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25章 一直都是

    怎么聊!

    当然不可能是大家坐下来把酒言欢。

    最终,暗算得手的叶逐风被扔到山洞的深处,不过相比之前绑在刑架上的待遇,这里已经很不错了,当然更主要的是有紫燕这个丫头陪着,现在两个人应该算是患难之交了。

    “就没什么想要问的。”

    靠在墙壁上的叶逐风兴致勃勃的研究着石壁上的泥土,倒不是他不想休息,只是,这几天浑身上下被皮鞭修理的到处是伤口,别说坐下了,动一动都疼。

    摇摇头,此刻紫燕的心里有太多的事情,对于叶逐风的话,她不懂,也不想懂。

    本以为离开西凉王府就能远离勾心斗角的日子,可是,谁能想的到,这外边的世界比起里边更加的艰险,陈奇凶悍,不忤逆他就好,二小姐任性,顺着她也罢!

    但这外边的人与人何曾能有一刻放松,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这洞中又如何,不多短短几个时辰,紫燕便从生到死再到生走了一遭。

    叶逐风呢?

    紫燕不明白,到了这个地步他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

    “别哭丧着脸,这不是还没死呢么?”

    本应该最艰难的叶逐风反倒是安慰起紫燕来。

    紫燕抬起头,尽量让自己平静,可是眼中的惶恐却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你还有办法,那女人身上的毒真的是无药可解。”

    叶逐风摇头:“是有一些计划,可是,不知道还来不来得急,秦王妃苦心孤诣二十年的谋划断然不会让我随意破坏,加上龙城那边的隐患陈奇并不知道,哪怕这个时候萧翎凤已经出了祁连山,可是,一旦真到了需要刀兵才能解决的时候咱们恐怕也看不到了。”

    “那怎么办?”

    “不知道!”

    听到这个干脆的回答,紫燕的脸色终于暗淡下来,微微低着头,他都已经这样说了,是真的没有办法了,“燕儿!”

    忽的,一双温柔的手轻轻捧着紫燕的脸颊,微微仰起头,紫燕看到面前精致如画的脸庞上一双温柔的眸子注视自己。

    “我从来不说对不起的,但是,这次让你陪着我一切走到这里是我的不对。”

    紫燕张了张嘴唇,可是,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其实,从西凉离开的那天我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局,只是,没有想到陪着我在地牢之中的人是你。虽然,我知道,你我之间说这些太早了,也有些不明所以,可是,如果这次我们能出去,和我一起去见见爹娘好不好。”

    “我……”

    叶逐风这番突如其来的话让紫燕不知所措,这是要干什么,这是为什么,他们之间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已,不应该这样的,这不是她思考的结局呀!她想要拒绝,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好!”

    紫燕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样的答案。

    “记住了!不能反悔哦!”

    长发俯下,叶逐风在面前那张美艳的脸庞上清浅一吻。

    雪花落唇的感觉瞬间夹杂着幸福席卷了紫燕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她抱紧了眼前的男人,不是她第一个,却一定会是最后一个的臂膀。

    只不过,她并没有看见,这个一只微笑着的男人这一刻,眼中闪过的阴霾。

    “睡吧,睡醒了,一切都好了!”

    沉浸在突如其来幸福中的紫燕不明所以,却看见叶逐风微微一笑,一股倦意涌上脑海,席卷了整个身子,眼睛便再也睁不开了。

    轻轻抱着怀中的爱人走到门口,牢门咔嚓一声打开,紫燕被温柔的放到地上。

    “带她走,然后你和十三十四会和,去龙城。让萧翎凤派人将冀州城所有送到龙城的消息都拦下来,这边的事情交给我。”

    “值得么?”

    黑暗中,一个分辨不出男女的声音传来。

    叶逐风冷笑道:“有什么不值不值得,我不想在这样被动了,深藏功与名是那群老不死的该干的事情,这一次,就让天下都知道,叶逐风不好惹。不跟他们一般见识,还真以为是个人都能把我怎么样了。”

    “放屁!”

    黑暗中的人直截了当的回道“为了这个女人放弃这么多年的隐忍,你还真是爱美人不爱江山!”

    叶逐风呵呵一笑,豪气道:“江山美人,那个能跑的了!”

    沉寂片刻,黑暗中的人再次开口:“看来,她注定要成为第二位阁主夫人了,不过,吴情来了怎么办,你不怕她吃醋破坏计划!”

    摇摇头叶逐风叹了口气说道:“那倒不至于,估计到时顶多拿我撒撒气,你快走吧,约莫着引开老剑神那位快要回来,他见过你,本事也不弱,到时候你带着紫燕不容易离开,我还要跟秦王妃好好聊一聊。”

    “好,你小心!”

    话音落,地上的紫燕诡异的缓缓上升,在空中漂浮着,向外飞去。

    “放心,圣贤庄的人又如何,只要没有大皇级在场,我想走还没有人能留得住。”

    仿佛是回答叶逐风的话一样,牢房的门咔嚓一声,再一次锁上,叶逐风微微一笑,继续靠着牢房的墙壁,闭目沉思。

    要玩,就要玩个大的!

    深夜,山洞中防守最松懈的时候,秦王妃将叶逐风关押到这里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理由就是这里分辨不出白天黑衣,按理来说,从昏迷中醒来就在山洞里的叶逐风是不可能分辨出对方的作息时间,可是,当暮色降临,叶逐风睁开闭着的双眼,眸子里透着一股冷冽和微微扬起的嘴角对比分明。

    尽管身上的上滞碍行动,可是,扬手,一道真气将牢房的锁打开。

    用的正是先天的手段。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打开牢房,叶逐风点点头,他临走的时候并没有解决守卫,很好,上一次这样潜行偷袭是什么,叶逐风忘了。

    忽的,眼前一亮,一柄明晃晃的短刃插在石壁上。

    流苏!

    握着自己最熟悉的武器,叶逐风仿佛回到了刚刚加入吟霜阁的时候,挑战一个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刺杀一个个守卫严密的重要人物!

    无声无息的接近眼前的两个守卫。

    刀光闪动,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