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21章 爷孙

    小镇上的风波并没有将叶逐风一行人的脚步拖延的太久,本来也没打算在那个神秘杀手身上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叶逐风自己家事情自己清楚,树敌太多,想要杀他的势力两只手都数不过来,可是那又如何,就是这样才有挑战性。

    别看叶小七男生女相,容貌像极了母亲,可是骨子里的血性却比任何人都要来的浓烈,这江湖上学刀用剑的哪一个不想着登临巅峰,指点江山挥斥方遒,做出一番大事业。若非身体所限叶逐风有何至于此蛰伏,以他的智谋,若是配上魔道双修极致的功夫怕是年轻一辈的中州江湖,叶逐风三个字定然会名动天下。

    启程后,叶逐风总觉得这次的刺杀事件来的莫名其妙,有些匪夷所思,当下,更改路线,绕过县城,从山间直插冀州城,同时让程文鸢率领白羽营从县城穿过,在冀州城汇合。

    不管怎么说,真要是和冀州王起了冲突,能指望的还是这三百白羽营,倒不是说叶逐风打算拿着这三百人和几十万冀州大军拼命,不过,程文鸢的这三百白羽营代表着的是陈奇,是西凉,虽说真拼命这些名头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是谈条件的时候总归能让人忌惮。

    陈奇的人死在冀州,无论如何也要有个交代。

    “听说剑神顾笙箫南下了,老前辈,就不重出江湖,好教让天下人知道知道剑神风骨!”

    没由来的,叶逐风赶路的叶逐风忽然从嘴里迸出这么一句话,说完,盯着狐裘老头目不转睛。

    狐裘老头冷哼一声不屑笑道:“别指望老夫在冀州出手,到了冀州城,老夫看着你死就是了,至于什么重出江湖,老夫本就没有离开江湖何谈重出!再说了,天下无道,南有蓬莱岛那个打死不飞升的老怪物,北有李当归天下第二,不把他们拉下神坛顾笙箫的名头也就那样,西楚有几个不错的晚辈,顾笙箫此行不要阴沟里翻船就是万幸了。何况,真到了他那个境界,盛名,虚名都是幻影,但求一战罢了。”

    叶逐风点点头,对于这个结果意料之中,要是元清扬真为了什么天下第几的名头争勇斗狠,他便不是元清扬了当下抱拳道:“是晚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这番激将法确实用错了人。”

    似乎对他的态度比较满意,元清扬捏了捏胡须遥指远处层层叠叠的山峦轻笑道:“叶小子,你不专心武道是在可惜了,白螭龙的魔道双修最忌讳心思驳杂,你能在这般境地保持本心,殊为不易!只可惜,天道无情,你父母的罪孽何苦要你来背负呢!一报还一报,最不公的便是这天道。”

    仔细思量狐裘老头这番话,叶逐风却还是不能理解,或许是境界还没有到那个高度吧,当下开口问道:“敢问老前辈,都说天道无情最公平,可是老前辈为何说天道不公呢?还望前辈解惑一二!”

    这倒不是叶逐风溜须拍马,只是,如元清扬这般境界的人,早已经和自己的武道融为一体,超凡之人必有超凡之举,所思所言,数句之内必有惊人之言。

    却不想叶逐风这般言语狐裘老头反倒是冷哼一声:“你确定我跟你说不是对牛弹琴!”

    叶逐风无可奈何一笑,这前辈高人的脾气都这么捉摸不透。

    反倒是紫燕在一旁落井下石笑道:“老前辈这话说的在理,剑神的本事是你能学的,再说你练刀跟老前辈请教不是风马牛不相及了。”

    不敢和狐裘老头挑衅,叶逐风怎能容忍这丫头,刚想要反唇相讥,却发现紫燕对着自己眨眼睛,当下心领神会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老剑神的本事那是融汇武学大道,人家说的都是武道巅峰的大道理,用刀用剑在老前辈这样的高人眼中有什么区别,莫说老前辈用刀能杀人,便是摘叶飞花,弹指挥剑所到达的境界也不是咱们能看懂的。你忘了祁连山下,老前辈凝雪成剑了。”

    紫燕随声附和道:“那这么说,老前辈吐口唾沫你都能看出点门道了。”

    叶逐风犯了个白眼。

    反倒是狐裘老头哈哈大笑起来:“这研究过房中之术就是不一样,前些日子可不见你这么大胆。”

    一句话,说的紫燕脸颊通红,不敢在接话了。

    叶逐风倒是无所谓,脸皮之厚实属一绝。

    “你们两个也不用一唱一和的给我戴高帽子。”

    玩笑过后,狐裘老头看着紫燕摇头轻笑,这丫头,还真是像她呀。

    “叶小子,你算是沾了紫燕丫头的光,我就给你说道说道老夫眼中的天道。”

    也不等叶逐风回答狐裘老头便自顾自的说起来:“老夫持剑一生,杀人无数,年轻时也做过不少骇人听闻举世皆惊的事情,一直坚信,剑在手,天下无人不可杀,无事不可做。便是天王老子在眼前也是一剑的事情,总以为天下的事情便是我的事情,遇见了就要管,想到了变要做,可是到头来才蓦然发现,天下事,怎是我一人一剑能管得了的。万事万物都是因果,这剑,又怎么能斩断的了轮回。天道呀,就是一个漩涡,越想要弄明白,看清楚,就会被牵扯的越紧。”

    叶逐风挑了挑眉毛,试探道:“老前辈也困在漩涡当中!”

    狐裘老头黯然道:“是被自己困住。”

    叶逐风继续追问:“那前辈登仙台一败!”狐裘老头啧啧笑道:“你也不用套我的话,当年我确实是败了,不过,不是输给陈洞幽,也不是输给了李当归,是输给了她。花落人亡两不知,她用死告诉我,于我而言,有比剑更重要的事情。”

    听到这一句跨越了三十多年的倾诉,紫燕黯然。

    满目青山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眼前人,却不懂得珍惜。

    叶逐风初时震惊过后,随即便想到吟霜阁中记载元清扬和二姑娘的那些事情,看摸样,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元清扬五十年前入江湖,退隐也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那一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