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9章 鬼手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女人是男人最喜欢却又是最头疼的。

    一种是情窦初开时遇见的那个女人,不是最美的,不是最温柔的,不是最爱的,单纯是喜欢,不带着一点杂质,似乎美好的只存在于幻想中。

    聪明的男人最终是不会选择去触碰那个女人,因为,那就好像是一层镜花水月,手指触碰,就消散的一干二净。

    那怕是最终能携手终生,多数也不会幸福,可惜,总是有一部分男人不懂这个道理,他们喜欢把好女孩变成坏女人,却又喜欢去感化坏女人希望他们变成好女孩。

    不然,这世间也不会多了一些青梅竹马却天各一方,情投意合最终不相往来的悲剧。

    另一种女人是没有野心的坏女人,她们会装模作样,会小心算计,却又知道适可而止懂得用最美的年纪为自己找到一个依靠。

    或许,这样的女人永远不会真真正正的爱上一个男人,她们最爱的,是她们自己。

    一个懂得用自己的优势换取生活的坏女人或许为人不齿,可是,相比之下,这样的坏女人才是最迷人,这样的女人懂得什么叫做知足。

    翻云覆雨之后,叶逐风的身边躺着熟睡中脸上还带着丝丝红潮的紫燕。

    不得不说,抛开那份宁静侍女的伪装,这个女人除了销魂两个字意外叶逐风想不出其他的形容词。

    对于她不是处子之身叶逐风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反正,她也不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也不是他最爱的那个。

    他们之间的事情和感情没有太大的关系。

    紫燕想要离开西凉王府,叶逐风想要得到消息。

    这是一桩你情我愿的交易,很多时候,越是聪明的人越是看不清事实,就好像,叶逐风这一次真的把紫燕看的太单纯了,他忘记了,女人都是善于伪装的生物。

    明明想哭的要死却能笑的如花灿烂,明明欣喜的要命表面上却是梨花带雨肝肠寸断。

    也许,不论男女都能做到这些,但是,大多数时候,男人是靠着理智来控制自己不表露感情,女人则是用伪装来掩饰感情。

    交易完成,刚才做的事情不过是为了这桩交易多做的一个保障罢了。

    紫燕需要用自己的行动绑住叶逐风的心,叶逐风则不介意身边多一个能脱衣服的女人。

    这桩交易到底值不值。

    叶逐风躺在床上盘算着得失,严格的说这桩交易不亏,但是做生意的人怎么都想着多赚一点不是。

    其实紫燕对于西凉王了解的并不多,如果一个被从小训练的死士都能将陈奇说的清清楚楚,那么,西凉也绝到不了今天权倾天下的地步。

    不过,那两条消息是最重要的。

    要不,再把她送回去,打乱陈奇的部署,忽的,叶逐风起了过河拆桥的念头!

    算了,摇摇头,叶逐风苦笑,看来自己还没有达到禽兽的境界呀,终究是不忍心还是,或许是在吟霜阁看了太多的悲欢离合,看过太多孤苦无依的女人,一个被彻底放到绝境的女人爆发出的力量往往超过任何人的想想,男人,大都是理性的,不论处在什么样的境地都有迹可循,可是女人,谁也不知道她下一刻想要干什么。

    女人不能轻易得罪,这是叶逐风觉得最有道理的话!

    “谁!”

    本来闭目沉思的叶逐风猛然坐起,随手扯过衣服月窗而出。

    客栈楼顶,放眼望去四周宁静如水,不见丝毫一样,可是紧咬着嘴唇的叶逐风却冷眼盯着前方。

    刚才的感觉不会错,那种妖异的气息虽然只是隐隐约约的出现,但,确确实实不像是人能够发出来的,虽然一闪而逝,可是,叶逐风确定,刚才有人,或者说有东西在监视自己。

    有些东西无关境界,作为一个杀手,敏锐的直觉是可以靠着后天锻炼出来的,何况,在这种保命的功夫上,叶逐风从来是不遗余力的!

    正当叶逐风还在探查的时候,脚下的屋檐忽然剧烈一颤,叶逐风感觉不好,翻身而退,而这时,脚下那件不算太大的客栈二楼生生被人掀开砸向半空。

    更加诡异的是,正在从空中下落的叶逐风清晰的看到,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忽然出现一双手,一双漆黑如墨的手,轰隆一声,将凌空而至的客栈二楼生生撕开两半。

    落在瓦砾和残垣当中的叶逐风还没有反应过来,空中又是黑色光芒一闪,一双鬼手再现,笔直的冲向地面。

    而此刻,客栈中两道峥嵘剑气浮现,一对飞燕成型,紫青两只由剑意凝聚的飞燕一左一右凌空划过,看似毫无轨迹可循的滑动却传来不绝于耳的乒乓声,半空中,那双若隐若现的鬼手所有的攻击系数被挡在外边。

    “小娃娃有点意思!”

    说话的人正是狐裘老头,用剑的人正是曾经的剑神。

    和白天远远看着元清扬和长生的战斗不同,如此近的距离观看剑神的燕双飞,叶逐风除了震撼只有震撼。

    也不见老剑神双手有什么动作,只是左右两只手食指微动,那双飞燕便仿佛真的通灵一边,控制于心。

    御剑的最高境界也不过如此,何况,狐裘老头此刻手中无剑。

    几番试探未果,那双鬼手似乎也知道狐裘老头不好对付,转而将目标对准叶逐风,鬼手一闪,消失不见,叶逐风却清楚的感到一股杀气扑面而来。

    而此刻,狐裘老头却仿佛对那双鬼手视而不见,双燕徘徊于空中,不肯落下!

    “开玩笑呢?”

    眼见狐裘老头对自己不管不顾,叶逐风也顾不得腹诽,脚尖一点,身形消失在原地,不退反进,虽然看不见对手,可是叶逐风还是能感受到那双凌厉的鬼手和自己擦肩而过!

    对方是什么人叶逐风不知道,对方是什么境界叶逐风也不清楚。

    不过,能和老剑神燕双飞缠斗对方实力不低,然而,狐裘老头放任对方攻击自己也能看出来对方强的有限,不然,有何陈奇交易在先,有长生讨教在后,老剑神虽说言明不会出手杀自己,但是也不会放任自己死在别人手里,重若如剑神,既然和陈奇说好断然不会反悔!

    对方功法身形都是诡异之极,看似占尽了优势,其实不然,叶逐风由老剑神护身没有后顾之忧,何况,生死之间月经较量叶逐风一向不缺少经验,吟霜阁战绩累累多少都是越境杀人,只要不是到了天下无敌那个地步都是弱点的,何况,揣测人心正是叶逐风最擅长的。

    鬼手攻势凌厉,可是叶逐风的诡异身法也不逊色,打不过,跑还是可以的。

    一边以诡异身法避开要害攻击,一边用藏在袖底的流苏试探,几番和鬼手擦肩而过虽然都处在下风,可是也没吃什么大亏。

    叶逐风也不着急,静下心来,捉摸着这诡异的功法。

    他不着急,倒是客栈里有人着急。

    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醒的客人早已经走得一干二净,连客栈的老板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如今,客栈里还在的人自然是狐裘老头,紫燕,程文鸢三人。

    “老前辈,叶公子他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