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4章 趣谈

    白羽连营,当程文鸢率领三百白羽登上天台的时候,眼前,除了遍地疮痍和一道深深的裂痕之外别无他物!

    “人呢?”

    身材不算高大的女将摸着背后的长戟,凝视眼前。

    紫燕摇头,莫说程文鸢弄不懂,她才是最疑惑的人,下山上山不过片刻的时间,没道理呀!

    若是老怪物有秒杀叶逐风的实力又如何能够放她下山,若是叶逐风有力反击,何必要拼命!

    “搜!”

    程文鸢一如既往的果断,散开白羽营以天台为中心开始搜索。

    反倒是最后上来的狐裘老头冷眼看着不远处低声私语的十三十四闭目摇头,这两个女娃娃也真是的,他们都不着急你们急什么!

    说到底,程文鸢着急是因为她把叶逐风弄丢了,虽然按照大将军的意思叶逐风必须要死在冀州,可是,这不是原定计划呀!

    至于紫燕为什么着急,呵呵,或许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看着白羽营搜索了一个时辰无果之后狐裘老头难得开口下了一次命令,程文鸢沉思片刻,整理队伍下山。

    离开王府的时候大将军有令,轻易不要拂逆这个老人的话。

    程文鸢只忠于大将军陈奇,说是愚忠也好,说是没有主见也罢,这就是她!

    一行人马继续朝着冀州前进,只不过,速度比起原来快了不少,本来么,没有叶逐风这个想一出是一出的人在,训练有素的白羽营自然行军如飞!

    狐裘老头倒是不担心如何,虽说这些人入冀州有些招摇了,弄不好,冀州王一狠心把他们都留下,狠狠扇西凉王一个嘴巴也不是不可能,可是那又怎么样,就算冀州城内三万甲士尽出,他要走谁能留下,至于这些人,既然当了棋子,就要有棋子的觉悟。

    叶逐风,想起那个在马车里读书的少年,走了也好,总比丢了性命强,自己和吟霜阁也算有些渊源,能不杀他还是不杀要好,再者说,万一燕国真的有没死绝的高手,他也不想去碰,只是,西凉王府这个人情,不能不还罢了!

    “这是哪里!”

    灯火摇曳,房间里唯一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看不出男女年纪容貌的人,他整个人藏在唯一没有被灯火照亮的地方,静静的坐着,仿佛一座雕像!

    床上,叶逐风有些吃力的做起来,浑身酸疼,感觉好像经过了十几年一样。

    瞄了一眼周围的环境,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天台上和那个老怪物的战斗,自己最后一刀找到了那只怪手的间隙,割断了天台上那个老怪物聚集气运的地脉,可是,貌似也惹怒了那个老怪物,只是听到他怒吼一声,然后自己就失去知觉了,后面的事情倒是想不起来了,不过,对于屋子里这个人,叶逐风知道是他救了自己,不过也没什么感谢,和他打交道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第二次了!”

    房间角落的那个人并没有回答叶逐风的问题,只是没头没脑的说了四个字,声音异常动听,是个女人,却冷的可怕,虽然只是短短的四个字,却让人不寒而栗,是一种说不出的惧怕。

    “知道,还有最后一次!”

    出奇的,一向玩世不恭的叶逐风很正经的回答,言语中还有一些恭敬!

    这个女人,叶逐风算上这次见过五次,可是每一次听到她说话都会不由自主的浑身一颤,仿佛,怀里抱着一块寒冰一样。

    “事情有些眉目了!”

    事情查的怎么样了。片刻的沉默后,两个人几乎同一时间开口,靠在床上的叶逐风耸耸肩继续说道:“不出意外陈奇应该没有反大秦的心思,不过,他那个女儿倒是说不准,暗中网罗了一批高手,似乎不想成为政治婚姻的牺牲品嫁人想要自己继承西凉!那边的消息应该就是她自己送出去的,似乎,她和长安那边的某人有联系,还有”

    “笑话!若是没有西凉王的应允她一个女孩子能做这些事情!”

    角落里的女人冷哼一声,叶逐风只能无奈苦笑:“未雨绸缪也是人之常情,要不你也不需要让我做这些事情,既然你要我说,那我的看法就是陈奇是不会反的。语气提防他,倒不如想想他死后西凉应该怎么办!”

    似乎同意了叶逐风的话,角落中的女人变得安静。

    “小兵仙你怎么看!”

    片刻后,女人再一次开口!

    “躺着看!”

    叶逐风随口回了一句,却忽的感觉屋子里的温度骤然下降,赶忙改口道:“现在说不准,不过,按照手头的资料分析,陈奇一死,若是即位的人不是他,一定会反出西凉就是了,倒是可以在他身上做点文章!”

    女人不屑一笑:“又要用什么阴谋诡计!”

    叶逐风同样冷笑回应:“这可不是什么阴谋诡计,不过是过去所需的阳谋,上面那位这些年不都这么谋划着呢么?这天下你*什么心呢,稳稳当当争你那个天下第一不是挺好么?”

    不好!女人的回答依旧让人无法继续聊下去,不过叶逐风也不是第一天认识她,武道一途上哪个高手没有点脾气,哪个天才不带着一些匪夷所思的习惯,何况是她这个年纪轻轻却已经能角逐天下前十的奇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