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3章 弱点

    汇聚天时地利的一击完全没有造成应有的效果,叶逐风也不生气,只是微笑着注视面前的老头。

    说来也奇怪,被叶逐风一个后辈如此羞辱的老头竟然也不动怒,只是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人!

    最终,叶逐风打破僵局!

    “想要我叶某人身上这点气运恐怕没那么容易!”

    说话间,面对这名实力深不可测的老妖怪,叶逐风倒提流苏竟是要死战不退!

    “不自量力!”

    先前被叶逐风一击得手的老怪物此刻已经冷静下来,虽说没看懂他是如何瞬间出现在自己身后的,但是白老鬼据说是寂灭谷的传人,寂灭谷号称鬼域死地有些神奇的功夫倒是意料之中,不过也无妨,功法不论如何神奇两个人之间也有着境界上不可忽视的差距,相对来说,此刻是老怪物不能杀叶逐风!

    自家事自家清楚,老怪物虽然境界奇高,但是仅限于这雪峰之上。

    多年之前老怪物和一位精修魔道的高手对决最后虽然杀了那人可是身上也留下了难以治愈的暗伤,多方医治无果老怪物无奈之下为了保命选了一条近乎不可能的道路,他放弃了自身修为自困在这天台之上汲取气运化解身上的魔气。

    这祁连天台地处西凉冀州交接,地脉之中的气运虽然比不得复原深厚的风水宝地,可是有剑仙一剑斩断地脉在前,自己又用血祭之法凝聚气运,十多年的艰辛好不容易造就出了紫气东来的景象,再有个三五年估计就能脱困。

    而此刻正巧赶上了叶逐风由西凉入冀北。

    叶逐风虽然不是身负五国气运的贵人,可是身上的福源却比一般人好上太多,若是能吸收了这人的福源老怪物脱困的时间至少要缩减一半,因此他才动了心思!

    这些年老怪物也降服了一些手下,虽说这些人本事不算高,但是老怪物自认对付一个后天一品的小子不成问题,也不用杀了叶逐风,只要将他托在天台附近就好,自己就能用秘法汲取这人的气运,反正是水磨工夫,这些年都是这样过来的,可是没想到,这个看似普通的少年身边有高人护持,自己无往不利的秘法竟然收效甚微,老怪物才不得将紫气东来的景象外放希望能吸引这人上山,却不料,来的不单单只有这个少年还有那个书生摸样的高手,这些人若是以前老怪物自然不放在眼里,可是如今,虎落平阳蛟龙浅水,老怪物也只能躲躲藏藏,毕竟,好不容易脱困有望不能功亏一篑。

    本想着,避过那名书生找机会专心对付少年就好,却不想,这少年竟然看出了自己秘法的门道,挑了这个子午交替,自己实力最弱的时候上山,眼前这两个人老怪物自然不放在眼里,可是他却怕山下那道若隐若现的气息,虽说感应不真切,可是,老怪物却莫名的想起一个多年前名动天下的高手,这样一项自负的老怪物踌躇不定。

    叶逐风是肯定不能杀的,一身气运自己一定要得到,可是,就怕一个万一,山下真的是那人,自己怕真是要交代在这里。

    思量再三,老怪物一狠心,还是决定不能放过叶逐风,先抓到手再说,那人江湖上的对头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就算能活到现在也未必能被自己碰上。

    想到此处,老怪物盯着叶逐风的眼神越发的阴森!

    敌不动我不动,叶逐风也在冷静的看着老怪物。

    看样子,自己的猜测八九不离十,这老怪物却是是在打自己气运的主意。

    天下之大,对于气运看的最重的人莫过于帝王世家,看的最通透的莫过于求仙问长生的人,这二者叶逐风都沾一些所以他虽然不精通望气之术对于自身气运的感应却清楚异常!

    叶逐风身上的病是天疾,也是人祸!

    叶清流只身转战六千里,叶夫人一剑能挡百万师。

    他们是人杰,也是杀神,天道无情一饮一啄都是定数,杀人因果报应,杀人多了自然最终也要死于非命。

    他们身上的这份因果也缓缓流转到叶逐风身上,叶逐风的天疾按照医仙的话说就是报应,父母的报应。

    不过好在叶清流在草原杀人无数却是为了中州的气运,天道最公平,叶逐风身上的报应沉重却也有一线生机,加上母亲出身道门,嫁入叶家之后便放弃了苦修数十年的问仙之剑改修济世救人的入世剑道聚沙成塔积少成多以诸般善行化解叶清流的杀孽。

    叶逐风最后的结局没有人知道,本该出生就夭折的他活到如今,一线生机,能不能把握住那是以后的事情,眼前,还是需要拼命!

    趁着子午交替上山叶逐风倒不是如同老怪物想的那般看透了他的秘法,而是他打上了紫气东来气运的主意,先前遇到那名书生说此刻有五国后人,叶逐风想了想觉得若是真能将这人找到带在身边对于自己也有莫大的好处,毕竟,已经有珠玉在前,多一个虽然风险大,可是好处也多。

    因此,他才没有知会其他人孤身上山,带着紫燕也单纯是以防万一,毕竟,真要是有五国后人,程文鸢是西凉人,第一件事情就是干掉他。

    叶逐风不想去赌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谁知道,上山之后,一切的事情发展和预料都不一样,五国后人没有,老怪物倒是有一个。

    失策失策!

    不过,此时此刻,叶逐风已经没有时间总结自己的错误和后悔,因为,对面那个半人半鬼的老怪物似乎已经做出决定悍然出手!

    和先前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