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2章 天台之顶

    深夜,白羽三百扎营。

    除了留下守夜的一对人马大多数的人都已经进入梦乡。

    叶逐风和狐裘老头在一间帐篷,紫燕也在。

    所谓贴身侍女就是这个意思,这是紫燕不能选择的宿命,哪怕叶逐风让她和程文鸢住在一起,她却终究不肯。

    狐裘老头睡的很沉,仿佛天塌了都打扰不了他,叶逐风还在读书。

    紫燕默默陪着!

    这样的情形不是一天两天了,一路走来,每晚都是。

    书来自西凉王府,是临走的时候陈思颖送来的,大抵都是寻常人一辈子都看不到的秘籍。

    没有见过叶逐风之前紫燕对于这个名字很好奇。

    据说他很年轻,据说他的武道修为很高,据说他身高九尺拿人肉下酒。

    也是,六千里北上带着吟霜阁创下赫赫名声的吟霜少主神秘是必然,仰慕者有,憎恨的人更多,传说自然也多了!

    见过叶逐风,紫燕见到了这个比自己还要小两岁却已经名声在外的少年。

    许多好奇都解开了,温和,平静,坏坏的,很聪明,爱占便宜,还有悲哀!

    帐篷里的灯火忽明忽暗,紫燕原本垂下的双手动了动,又来了么?还真是没完没了。

    这几天那伙来历神秘家伙总是这样,偶尔发动袭击,但是更多的时候都是装神弄鬼扰人清梦。

    癞蛤蟆不咬人膈应人!

    似乎被这种无赖的方式也弄得心烦意乱,叶逐风起身,挑开帐篷出去。

    紫燕随后跟上,可是出了帐篷却发现叶逐风的身影直接扑向祁连山的顶峰。

    这伙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叶逐风掐着手指头算了算却没有眉目,特意让静静离开暗中打探消息得到的结果却让人有些意料之外,一路上找麻烦的这群人不是冀州,不是西凉。

    当初入西凉一方面是欠陈倾月人情为了报恩,另一方面西凉的局面对吟霜阁立足有利,或许,潜意识里,叶逐风还是对于这片昔日燕国故土有着难明的感情。只不过,西凉这招驱虎逐狼的棋不算高名,却很实用,意在拖!

    给了叶逐风身份,却把他推到西凉之外,里外里,叶逐风现在处在一个很尴尬地方,冀州一行,估摸着真有了什么大麻烦西凉王陈奇看热闹的可能性要大一些,说不准还会拍手叫好呢?

    至于冀州王的应对方式,叶逐风现在真心觉得这些王爷没有一个好对付的,他对自己西行置之不理放任自己却是借力打力的办法,既然不能和西凉明面抗衡,示弱总是可以的,你西凉王若真想要和冀州王一较高下冀州王肯定是处于下风的,但是人家背后是大秦帝国的皇室。

    一场不能撕破脸皮的暗斗,叶逐风能不能破局死的都会很惨。

    用着方式*着燕国故人悉数露头么,也太小看我了!

    微微扭头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紫燕,叶逐风冷冷一笑,这些天该做的都做了,虽说不能把这丫头拉到自己这边不过,总归还是有些交情的,不似一开始那般没有转换余地。

    倒是狐裘老头,猜不透他和西凉王的协定是什么,不过,能让这么厉害的高手出马付出的代价想必也不会小。

    转眼间,叶逐风的身影飘然落在祁连山天台之上,夜静月圆,一切静谧的有些唯美,只可惜,这样的景色下却是步步杀机,着实煞风景。

    举目望去,四周空无一人,叶逐风静静的站着也不着急。

    不多时,一路尾随他而来的紫燕也飘然落在天台上。

    “怕我跑了!”

    叶逐风头也不回随意调侃道!

    紫燕低着头,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自己,应该是怕他逃走吧,她如是想着!

    “尊驾弄了这么大的场面所图究竟为何,可否直言相告,叶某虽然人微言轻但能力之内,还是能做些事情的!”

    叶逐风一番话并没有用内力激发,很快便消散在风中,可是他却仿佛有极大的把握对方就在身边一样,脸色平静。

    片刻过后,天台上忽然响起一个嘶哑的声音,如鬼怪般出现在两人身后。

    “山下一路平坦,小娃娃怎么回来了!”

    背后的声音仿佛是雪地里车轮碾压过的摸样,刺耳异常,让人不安,厌烦。

    紫燕欲回头一看究竟却被叶逐风拉住。

    “阁下不希望我回来!”

    冷笑一声,背后那人阴森道:“自然是不希望!”

    叶逐风同样冷笑回应:“是不希望还是我来的不是时候!”

    紫燕有些诧异的看着身旁的人,有些弄不懂眼前的局势如何,而同时,叶逐风忽然暴起,拉起紫燕向前奔去,回身,袖中藏刀杀意弥漫,激起白雪数十层凝成霜刃笼罩整个祁连天台。

    一出手,便是酝酿已久的全力一击!

    越开三丈左右,叶逐风低声喘息,一品实力发动先天攻击看似威力不俗可是压力同样巨大。

    “咯咯咯!小娃娃有点手段,藏刀术,魔道双修,无字定风波,白螭龙压箱底的绝技都学到手了。”

    风雪散去,叶逐风突然一击之下那神秘怪人的身形也出现在两人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