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7章 青衣送白袍

    我说,许先生,你这是摆明了不想让我活着出西凉呀!“何解!”

    天香楼内,叶小七对面病怏怏的中年文士微笑着明知故问!

    两个人虽说是在下棋,可是这中间却谈了一笔交易,西凉可以替吟霜阁正名,但是前提是叶小七要杀一个人,三年为限。

    可是听到这个人的名字,叶小七的心脏不免迅速的跳动起来,杀他,难不成西凉王还真想把女儿变成女皇不成,女子世袭西凉王,这是要干什么?

    看着棋盘上黑白分明的落子,叶小七将手上白色棋子转了一圈又一圈却迟迟不肯落子,也不肯回答问题,中年文士却极有耐心一言不发的等着。

    良久,叶小七忽的将手上的棋子落在棋盘的角落,纵观棋局,这一手下的毫无道理可言,放弃了本可以和文士争锋的大好局面而剑走偏锋,须知,以中年文士的棋力一子差,便是满盘皆输的局面!

    岂料中年文士看到这一手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这般无赖,也不知道你是跟谁学的!”

    “没办法,谁让有些人欺人太甚呢!”

    叶小七笑着松开手,从棋盘上偷来的十几枚黑子悉数滑落到中年文士身前的棋笥里面,劈啪作响!

    中年文士轻轻咳嗽两声问道:“我的提议,你考虑的如何!”

    叶小七摇摇头:“你们西凉有的是高手能人,何必让我去杀他呢,一个差错不但我要死,恐怕西凉也要易主,何必呢?再者说,就为了一个模糊不清的保证我就要替陈二小姐做一辈子的保镖怎么可都不划算呀!”

    似乎对于这样的回答早有预料,中年文士轻声道:“你就没想过挥军西进去会一会草原王庭!”

    草原王庭,这四个字出口,叶小七的脸色变了变。

    中年文士继续说道:“王爷所求不过是小姐能安度余生,可是你看看,且不说外面对于西凉三十万铁骑的动作,单是西凉内,想要等王爷百年之后染指西凉的人就不在少数,二小姐终究是个女孩子,担不起抵御草原的重任!”

    “没有染指天下的想法!”

    叶小七撇了撇嘴,以西凉王的实力,如果想要自立称帝未必不能和大秦帝国分庭抗礼建立新的王朝,横扫四国的风光战绩振臂一呼想要当开国功臣的人必定不在少数!

    “民心!”

    许文和言简意赅的用两个字给出答案,战国乱世陈奇无双战绩的背后是累累尸骸,陈奇纵然是一代战神却始终不得民心,想要杀他的人多如过江之鲫!

    点点头,叶小七不再纠缠这个话题话锋一转问道:“小兵仙萧翎羽呢,*死陈国兵仙韩不归,当之无愧西凉军中年轻一辈第一人,老王爷百年之后他接手西凉正好!”

    “所以需要你!”

    许文和似乎存心考校,每次回答都是短短几个字意思懵懂!

    低头思量片刻叶小七抬头道:“你是说有人不想西凉强势继续下去所以需要有人站出来做靶子,让其他人有时间成长起来!”

    中年文士微笑道:“不全中,也差不多!”

    “好,我答应你的要求,不过,我有个条件,白羽营归我!”

    许文和笑着摇摇头:“你还真敢开口!就不怕躺着出西凉!”

    叶小七毫不退让:“替你家小姐走这一趟我也不见得有命回来,总该多要点好处,你放心就是,就算我死在冀州也不会让秦宿好过,只要好歹也能给西凉争取三年的缓和期。”

    许文和冷笑道:“这么自信!”

    叶小七嘴角轻扬:“许先生不是都谋划好了么!”

    听到此处许文和展颜一笑,这小子,有些意思“如此,你此去冀州还需要个名头,西凉王府的女婿如何!”

    叶小七犯了个白眼:“不怕我还没出西凉就被你家家二小姐弄死!”

    许文和摇头:“大小姐的夫婿!”

    啪啦,叶小七手上的杯子坠落在地“那我死的更惨!”

    许文和哈哈大笑,夹杂着咳嗽声响彻天香楼!

    许文和离开后不久,西凉,北洲,大秦,两条消息疯狂的传播,第一条是旧燕大将军叶清流独子叶逐风出现在西凉,第二条就更为震惊了一些,叶逐风成了西凉王的姑爷,而且,还是那个失踪了好多年的大小姐的夫婿!

    一时间,江湖上流言满天飞!

    有人说当年叶逐风和陈倾月都是被高人带走,两人同门学艺然后就在一起了,也有人说当年救走叶逐风的人就是西凉王,更有甚者言这些事情都是子虚乌有,西凉王找了个人冒充叶清流独子无非是想要招揽旧燕故人意图谋反等等!

    谣言传播的速度远远大于叶小七的想象,本以为能偷偷摸摸的离开洗凉城,等到有心针对西凉的人做好部署自己都走了一半了,那个时候多少还有些主动权,可是许文和,你大爷的!

    站在院子里叶小七对着西凉王府的方向破口大骂,如果不是忌惮王府里面高手如云他还真不介意去修理一顿那个文弱书生。

    摆明了是算计自己,别说活着到冀州了,估计能不能出凉州都是个问题!

    明知道自己着急走,还故意说什么要给他点时间整合白羽营,开玩笑,西凉军中训练有素的精锐如果还需要五天时间集合的话那还打什么了,直接出去投降算了。

    明知道被人算计又能如何,叶小七没办法还是老老实实的等着,本来就吃亏了,难不成还真把到手的白羽营让出去!

    开玩笑!

    南门出西凉,除开三百白羽营人马,算上马车里面那个邋遢老头这一趟随行的人有六个,。

    本想着将红鸾那丫头拉过来,不过陈思颖不肯,倒是许文和做了件好事,将西凉王府另一位侍女紫燕派来。

    西凉王府莺歌燕舞鸾凤舞鸣八位死士叶小七也听说过。

    兴许这些小丫头杀人的本事不如吟霜阁的精锐,但是这群死士都是一命换一命的主,必要时都能替主子挡刀,有这样以为死士跟着,叶小七怎么想怎么心安,虽说要是来的人真能杀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