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未饮酒 作品

第四十五章 悍然

    花师只想安安生生的带着弟子们面圣,去宗门。他争的不是朝夕,而是未来。

    但是,怕什么来什么。

    刚进城不久,一行人就拦在了车前。

    为首一人青衣素带,却是帝国言官打扮。

    “来者何人,不知道融合期进京需要提前报备么?引动礼剑示警,却不老老实实待在城门口等待盘问,尔可知罪。”

    嗡!一声隐隐的剑鸣从花师体内传出。李悠就感觉浑身一寒,花师变了。

    在衡建城的花师,是位名师,一身也都是名师做派。他温润但也严厉,他耐心,他平易近人,他也严苛,也不苟言笑。但总的来说,花师身上有李悠两辈子遇到的所有好老师共同的那些优点,无人可以质疑花师名师的身份。

    但现在,就像一把在鞘中深藏多年的利剑,出窍了。锋芒毕露,寒锋让人心寒。这一刻的花师不再是名师花师了,而是剑修花佩理。

    “滚!”

    没有争辩,没有解释,就是干干脆脆一个滚字。

    “大胆!尔等可是要谋逆。”

    花师低啐一句,白痴。双眼一眯,浓浓地杀机深藏眼底。

    “再多说一句废话,我就直接干掉你,你可以试试。”

    “呵呵,还是那么认不清形势。无调入京,就剩开光期修为了吧?还以为你是那个融合巅峰的大高手呢?我也就融合初期,你来试...”

    昂!

    一声龙吟,花师的游龙戏珠剑,化作一道白芒,一闪而逝。只在空气中留下了久久没有散去的龙吟之声。

    滴答,滴答,几滴渗出的鲜血滴在青石路面上。微弱的声音却在此时那么刺耳。

    一剑入脑,花师竟然刚到帝都,就悍然当街杀人。李悠的脑子已经转不过来了,这太颠覆他的认知了。

    前世在帝都,你别说当街杀人了,拎把菜刀上街溜达溜达试试,分分钟就被请去喝茶了。知道这个世界能修行,自古侠以武犯禁的道理李悠也明白。如果在城外,如果对方先动手,花师反击,下手多狠李悠都还能理解。但现在,不过三两句话,一条人命就没了,看样子还是个官,是个融合期的修行者。李悠凌乱了。

    出乎李悠的预料,对方身后还跟了不少人。这会儿不但没有群情激愤,反而瞬间作鸟兽散。

    一队穿着银盔银甲的军队模样的人路过,领队打量了一下谢卓远的飞车,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一挥手,几个士卒上前抬起尸体,也就这么走了。

    一切的一切,完全超出了李悠的理解能力。花师反而一副拍死只蚊子般无所谓,驱动飞车继续前行。

    “哈哈,卓远,给你师弟解释解释。看把你师弟吓的。”

    花师的口吻,也少了一丝往日的内敛,隐隐多了点张扬。

    谢卓远微微一笑,显然也没当回事。

    “师弟啊,别怕,死个人罢了。将来上了战场,生死也就那么回事,你要提前适应适应。”

    李悠摇了摇头。

    “帝都,礼剑大阵,不该是法治之地么?师父怎会如此冲动。”

    “因为合礼啊。那人就是来找死的,某些耐不住的人派来的问路石。师弟,你要知道这是我的飞车,帝国律法,无礼阻拦皇室车架者,死。干扰剑宗弟子入门者,死。两条他都犯了,不杀,我的威严何在?皇室威严何在?剑宗威严何在?”

    “但他不是,有理由么?师父,无调入京。”

    “师父无调入京,不管原因如何,确实是个问题。但有问题也是吏部,礼部,巡查司的事,区区一个言官,风闻奏事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