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荨 作品

第150章:化解心结,提升心境

    当天夜里顾青锋问了顾琇莹很多的事,顾琇莹也没藏着掖着很坦白的回答了她爸不少的问题,父女间的这次谈话还是非常愉快的,也让顾青锋对她的担忧少了很多。

    不管外人眼中的顾琇莹是何等的强大与神秘,但在顾青锋的眼里顾琇莹却是他捧在手心里娇养长大的女儿,他的女儿软软萌萌又纯真可爱的,哪里就如外人所说的那般无坚不摧?

    纵然顾琇莹在他面前表现出来的方方面面都向他证实了一个铁一样的事实,她早已经不再是需要被他护在羽翼下的小姑娘,可这对于一个父亲而言,甭管他的女儿多厉害,在他的眼里他的女儿都是弱小的,娇柔的,需要保护的。

    这就好比孩子不管长没长大落在父母的眼里都是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无论他们做什么,父母都会满心担忧是一样的。

    顾青锋对于自己的女儿顾琇莹便是这样一种矛盾又纠结的心情,一方面他清楚的知道他的女儿不是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而是一只凭借她的能力注定会翱翔九天的凤凰,她未来要走的路也注定与他为她规划好的完全不一样,可另一方面他又迫切的希望顾琇莹能普通一点,再普通一点,那样他就不会有操不完的心,也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护她一世喜乐无忧。

    毕竟前者顾琇莹要面临的危险不说次次都是生死之战,少说十次也有七八次会有性命之忧,这让他这个做父亲的如何能不担忧,而后者对顾琇莹而言即便普通平凡一些,至少她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无忧无虑的成长起来。

    大概但凡为人父母者,他们应该都会为自己的子女选择后面这一条路,哪怕平凡而普通,却至少平安喜乐。

    如若不是顾青锋当着顾琇莹的面对她说出了他心里的这诸多的各种担忧,顾琇莹又哪里会知道她爸心中的所思所想。

    此前,顾琇莹一直以为她爸就是个粗心大意的糙汉子,眼下,她才方知她爸原来是心思如此细腻的一个人。

    听完她爸说的那些话后顾琇莹就沉默了,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顾琇莹对她爸有心结,纵然抛去前世她这一世已然重获新生,但或多或少在她内心深处对顾青锋是带着几分恨意的。

    也正是因她心中对父亲带有的那几分恨意,从她睁开眼回来那一刻起,她虽说亲近顾青锋,接受顾青锋,也理解顾青锋,但到底心结尚未解开,那埋藏在内心深处的疙瘩也就挥之不去。

    说起来顾琇莹对自己落得上辈子那样众叛离离的凄惨结局是不怪任何人的,毕竟谁叫她心盲眼瞎有眼无珠的,谁又叫她轻信他人,偏听偏信还有错不改的,又是谁叫她蠢笨如猪别人怎么算计她,她就怎么由着他人算计的,那样一条道走到黑全然看不清人心的她,活着还不如死了干净。

    那样的一个她,明明眼睁睁看着自己身边关心疼爱自己的人一个个离她越来越远,她却仍坚持己见觉得自己是对的,别人都欺她负她,是绝对不能被原谅的人。

    又焉知他们先后离开她不是被她一次又一次伤到体无完肤,再没任何的精力来管她,这其中被她伤得最深的自然而然就是她的父亲。

    然而,饶是重新再来一次,那些曾经发生过,现在却还没来得及发生的事情,顾琇莹不一样记恨着,也排斥着么?

    即便上辈子顾青锋对她的那些伤害少不了廖红雪的从中挑拨,可根源却是在顾琇莹自己身上的,她自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又怎知身为她亲爸的顾青锋看不出她下意识里对他的防备与躲避?

    从顾琇莹坠崖到她醒来,再到她出国又回国这近两年的时间,别人兴许觉得顾琇莹跟她爸的感情非常好,也非常的亲近,但唯有身为当事人的顾青锋明白,他的女儿其实在下意识的避免跟他有过多的接触。

    这个认识不禁令顾青锋感到痛苦万分,他一遍又一遍的反省自己到底哪里伤了这个女儿的心,让她对他防备至此,心伤至此。

    顾琇莹也永远都不会知道,这才是最终让顾青锋下定决心送走廖红雪的主要原因。

    倘若他早知道廖红雪在顾琇莹成长的过程中扮演了那样一个角色,那他当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带廖红雪回到顾家的,他也绝对无法容忍一个外人那样伤害践踏他的女儿。

    只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顾青锋哪里知道廖红雪小小年纪就有那么深的心机,那么深的算计,他只叹自己眼瞎识人不清。

    随着顾琇莹的变化越来越多,能力也越来越强,顾青锋渐渐意识到他是真的要完全放手任由这个女儿去肆意的翱翔天际了,他知修行之人最忌讳的就是有心魔。

    他不知道他从顾琇莹身上感觉到的她对他的那些复杂情绪会不会成为顾琇莹的心魔,可他作为顾琇莹的父亲,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自己成为女儿心魔的。

    因此,经过这段时间的反复沉淀与思考,顾青锋到底还是将顾琇莹独自喊进了他的书房,然后关起门来跟顾琇莹推心置腹,直剖内心的跟顾琇莹深谈了一次。

    等顾琇莹从顾青锋的书房出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她只是沉着一张绝美的小脸什么都没说,那双澄澈的水眸也仿佛被层层迷雾所笼罩,任谁也无法窥探她的半分心思。

    自那夜书房谈话过后,顾琇莹将自己关在鬼瞳空间里面想了很多很多,她的脑子里一会儿是上辈子发生的事,一会儿又是这辈子发生的事,她爸对她说的那些话,她身边的人对她说的那些话,还有廖红雪高高在上看向她犹如是在看地底污泥一样不屑又轻蔑的眼神,以及她字字句句刺激她敏感神经,令她无比崩溃的话,一件接着一件直胀得她头疼欲裂,几番临近崩溃的边缘。

    好在顾琇莹是呆在鬼瞳空间里,有鬼瞳守护着她,否则谁也难保顾琇莹会不会就此陷入梦魇而不可自拔。

    待顾琇莹自梦魇中清醒过来,她豁然发现她的心境竟然提升了一个小等级,这不禁让顾琇莹生出了许多的感叹。

    是了。

    她早就应该明白上辈子已经过去了,她是活在当下的人,又岂可拘泥于上辈子而挣脱不出。

    她该珍惜她的这一世才对,至于上一世曾经亏欠过她的那些人,只要这辈子他们不再犯到她的头上,那么她不介意放他们一马。

    只愿他们这一世都不要跟她有过多的交集,否则只怕她仍是控制不住想要对他们狠狠的报复回去。

    她既对别人都能退一步选择放过给予他们机会,那么对于她的亲生父亲,顾琇莹又岂能不真正的理解与原谅。

    心境得到提升之后顾琇莹方知她爸对她的苦心,也方知她内心深处的那些怨恨有多可笑。

    她的爸爸一直都爱她,很爱很爱她,是她一次又一次伤了他的心,也把他推得离自己越来越远,最终让得她的爸爸彻底放弃了她。

    而顾琇莹也不知前世在她离开帝都,离开所有人之后,她的父亲又怎么样了。

    她似乎对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