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里 作品

第八十章 法国男孩Leo

    她是听干妈说过的,木子桉是自己的舅舅,她还有姥姥姥爷,只是他们都离了婚,不在一起。

    “诶!”木子桉也又些高兴,“你妈妈也是的,有这么大个女儿也不告诉我们。”

    他一提起妈妈,欧阳子杉一下子又崩溃了,哇哇的哭了起来,她的爸爸和妈妈都不在,他们是否还活着,谁也不知道。

    “哎呀,这是怎么了?”木子桉想要安慰她,“你不是还有我们吗?”

    她趴在沙发上,抹去泪水,显得坚强:“舅舅,我想留在北京。”

    木子桉看了看住卓墙,这个问题确实又些困难。王瑶养了欧阳子杉十多年,也算是她的半个女儿,更何况现在她还这么的小,不应该过早的接触这个复杂的社会。其实在木子桉看来的,和王瑶生活在一起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一个健全的家庭对她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成年之前的这个阶段。

    欧阳子杉看见他的犹豫:“我不是想要你们养我的,我自己可以养活我自己。”

    木子桉见她误会自己的意思,解释道:“如果想要留下来的话,一样得上学念书。”

    “我不想上学。”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木子桉担心道,“你这样的年纪就应该在学校里好好读书。”

    “可是我……”她并不想告诉他自己想要找爸爸和妈妈。

    卓墙出去抽了一支烟,等木子桉和她说完话出来,才掐灭了烟头。

    木子桉拍拍他的肩膀:“她不愿意的和我回去,这些天就麻烦你了,我会尽快帮她办好入学手续。”

    卓墙看了看他:“还是我来处理吧。”

    “这么多年了,你也该放下我姐了吧?”木子桉对她说道,“虽然她是我姐的孩子,但也是和那个男人的孩子,你有必要一直折磨自己吗?”

    “你就别管了。”

    欧阳子杉在里面听见他们又些生气的吵架声,趴在窗子上,看着舅舅离开四合院,卓墙又在外面点了一支烟。

    她光着脚,在地毯上走来走去,刚刚舅舅让她去他家的时候,他的眼角上扬,瞳孔放大,明明是又些惊恐她选择留下来。她能感觉到,妈妈和卓墙一定有一段她不知道的故事。她悄悄的去了西边的屋子,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走到书桌前,看见一张他和妈妈的合照,而且看上去非常亲密的样子。

    “谁让你进来的?”卓墙站在门前,大声的说道。

    “我只是好奇!”她指了指桌上的照片,“你和我妈妈是什么关系。”

    她被他推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这几天木子桉也都回来看看她,还带着她逛了逛北京的景点,买了些换洗的衣服。也带她去自己的家里坐了坐,虽然他住的地方不是很大,但房子是设计非常漂亮。虽然她没有问起自己的姥爷,但是木子桉也向她做出了解释:“你知道,舅舅的妈妈不是你妈妈的妈妈,因此她会又些介意。”

    “我知道。”她显得十分懂事,这是让木子桉没有想到的。也许她是从她妈妈那里继承了这些三善解人意的天赋,对她又多了几分喜爱。

    晚上,他开车把她送回了四合院,看见卓墙真在四合院的外面等着她。两个大人又在一旁聊了些什么,她提着刚买的蛋糕进去,让林姨也尝了尝。

    第二天,天刚刚亮,林姨就拿了校服站在她的房间:“小子杉,该起床了。”

    她揉了揉眼睛,说道:“林姨,你还是叫我欧阳吧,这样我习惯些。”

    “欧阳,欧阳,看我这记性,都被你说了好几次了。”

    她洗漱完,套上校服,走出房间。

    卓墙说道:“一会儿让司机送你上学。”

    她坐在一边,看着他严肃的样子,觉得有些可怕,小心翼翼的说道:“我可以自己做公交。”

    他抬头瞧了她一眼,他忘了王瑶告诉过他,欧阳子杉一直是被穷养长大,自理能力已经比同龄人要强。但是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有司机专门接送你上学。”

    “哦。”其实舅舅已经告诉了她,卓墙以前和妈妈结过婚,虽然后来离了,但他心里还装着妈妈,因此他才会愿意照顾自己。

    上课第一天,在重庆的干妈也给她打了电话,虽然电话的里说得非常着急,但还是掩盖不住她对欧阳子杉的担心。

    她上的是一所私立国际学校的,除了上国语课,其他的课全是全英文。她的英文能力一直不怎么好,所以一上课就开始打瞌睡。

    学校把她的情况转告给了卓墙,这样以来,会了四合院后,她又多了几门语言课。

    晚上十一点,刚上完课的家教老师才离开。林姨看了看东边的书房,欧阳子杉已经趴在那里睡着了。

    经过一个星期,欧阳子杉开始反抗起来:“卓叔,我能不能不学这么多语言?”

    “没有商量的余地。”

    “可是我正在长身体,每天这么熬夜会受不了的。”她埋怨道。

    “那只能怪王瑶过去对你太松懈。”

    “林姨!”在这个四合院里,就只有他们三个人,欧阳子杉抱着林姨的手臂,摇了摇,“你帮我说说。”

    “欧阳啊,少爷这都是为了你好,你们学校那么多的外国人,你多学几门语言不就多交几个朋友吗?”

    “林姨,你都不知道,”她说道,“人家都会中文,没必要学这么语言。”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决定以罢课来维持自己利益。

    “那就回重庆……”卓墙对她说。

    她一听要把自己送回重庆,赶快背上背包,拿了两块刚刚烤好的面包,到外面上了车,去了学校。

    从这以后,她开始认真学习,马上补课也不再打瞌睡,一个月下来终于补上了语言这块短板。但学校再次给卓墙打了电话,告诉她欧阳子杉在学校和同学打了起来。

    正在开会的他不能不停止会议,开车赶到了学校,看见欧阳子杉和几个男孩站在老师办公室的外面。几个学生的家长都到了,老师才把他们叫进了办公室。

    “卓先生,欧阳子杉这孩子……”

    “老师,我可看见外面站着的全是男生,这恐怕需要一个解释吧?”

    其他家长也觉得有些理亏,毕竟是一群男生对抗一个女生,他们怎么也不占理。

    “卓先生,是这样,欧阳子杉这孩子有些偏执,”老师尽量观察各位家长的表情,并注意自己的用词,“几个孩子在上游泳课时起了些冲突。”

    “游泳课!”卓墙马上站起来的看了看其他学生的家长,“他们把欧阳怎么了?”吓着了旁边的家长。

    “卓先生,你先冷静一下。”

    在外面站着欧阳子杉狠狠的看着旁边几个男人:“有你们好看的。”

    “欧阳,”一个法国孩子说道,“我们已经解释过了,我们只是想要和你交一个朋友。”

    原来是因为礼仪的问题,西方的孩子比较开放,看见欧阳子杉长得漂亮,就非得上去亲人家,当时她已经换了泳衣,觉得他们不怀好意。

    卓墙拍了拍桌子:“虽然这是一所国际学校,但这里还是中国,你们这是家长是怎么教导孩子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