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乎乎的老妖 作品

第两百三十一章 这是个陷阱!

    尤兰布莱士城的学院图书馆外面,数名大法师亲手将七颗龙珠带着,来到了广场中心,为在广场外围一圈,已经围满了上百个小妖精和铁人魔像,除此之外,还有数十名神灯怪精灵漂浮着,这些神灯怪精灵浑身蔚蓝色,秃头上扎着小辫,肌肉发达,然而他们却没有下身,因为他们的下身根本就只是一团雾气。

    这些神灯怪精灵,其实一种来自元素界的气元素生物,他们被法师们召唤出来之后,就将其封印在神灯之中,作为奴仆为法师们效力。

    掌握着魔法与咒语,法师们从来都是自大和傲慢的,或许在他们眼里,任何低等生物都是可以被奴役的……

    将七颗龙珠摆放在地上之后,大法师们却突然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地说不出话来。

    “咳咳!好了,谁知道召唤的咒语?”半晌之后,终于有人开口问道。

    “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该死的,难道大家都不知道吗!?”

    法师们懵逼了,他们这时候才意识到,在场的人当中,竟然没有任何有知晓那所谓的咒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气急败坏地问道:“难道你们派出神灯怪收集龙珠的时候,就没有打听一下这些龙珠的召唤咒文吗!?”

    “怎么能怪我们?你不也一样吗!?”另一个法师气哼哼地反驳道。

    “龙珠有召唤咒文这事情,到底是谁说的?”有人发问道:“这个传说最开始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咱们追本溯源询问一下不就可以了吗?”

    “没用!”一个法师叹气道:“我想起了,最初的时候,好像是某个路过的旅人,从一颗西莱纳古树那里听来的,据那颗西莱纳古树说,咒语好像失传了……”

    罗伊当初制造龙珠的时候,仅仅只是将其设置为定位信号而已,龙珠根本就召唤不出来任何东西,所以在和西莱纳古树提起这事情的时候,只能含糊地说失传了,他这么说不要紧,现在却把一帮银色城邦的法师们给害苦了。

    “没办法了,查!把所有有关上古的书籍文献都搬出来,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咒语可以用得上!”一名法师不甘心失败,跳着脚命令道。

    也是,收集这些龙珠,还是挺废了他们一番功夫的,这次托抢先一步的福,他们先把龙珠给集齐了,要是仅仅因为没有咒语就这么半途而废的话,传出去会被笑死的,到时候恐怕有的是人想要从他们手里接手这些龙珠……

    于是整个学院都忙碌起来了,大量的神灯怪精灵飞进飞出的,搬出一堆堆羊皮卷和泛黄的书页来,而大法师们则是就这么趴在广场上,开始搜寻有可能的咒文。

    不得不说,法师们的确有这个信心,因为银色城邦的学院城市,可以说是收集了整个大陆上大部分的智慧与知识的,想要借各种古籍文献之类的,来问法师们绝对没错,因为学院的法师们还掌握着一种很独特的能力,那就是【神秘全知】!

    当然,这是高阶大法师才懂得使用的一种能力,这种【神秘全知】可以让他们通晓某些失传的魔法,只要是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魔法,都可以通过这个能力来获得。

    除此之外,这个世界还存在着一些隐士,尤其是盲眼兄弟会的女巫们,她们是一群懂得使用预言术的先知,如果实在不行,法师们还可以求助这些先知们。

    所以他们深信,这个世界就没有他们不能了解的秘密……

    这数名大法师,现在就将目标定在一些有记载,但是却不知道具体用途的咒文上面。

    “你们看会不会是这一句……纯银之血,黑铁之心,对神不敬的罪人啊,在这无尽的迷宫中挣扎,知晓自身的无力吧!”

    “……没反应,不是这句!”

    “啊!有可能是这句:以虔诚吾身,渡英魂归来,降临吧,光与彼之影,守护世间之荣耀!”

    “白痴!那是守护天使召唤咒文,你到底在找些什么?”

    “吾乃连接星灵界道路之人,汝,回应我的召唤,穿越门扉。开启吧,巨蟹宫之门!”

    “还是没反应,再找!”

    “这句呢?恶梦之王的碎片,解放世界的戒令,冰冻的黑色虚无之刃,与我的力量,我的身体结合,一起迈向毁灭之程,共灭众神之魂!”

    “……混蛋,你们想召唤恶魔过来吗?”

    “隐藏着黑暗力量的库洛牌啊,请你舍弃旧形象重新改造,我以你的新主人小樱之名命令你!封印解除!”

    “……”

    “邪王真眼,启动,封王封阵轮!爆裂吧,现充!绽放吧,神经键!放逐这个世界!”

    “……”

    “巴啦啦能量,呜呼啦呼,黑魔法变身!”

    “……”

    “芝麻开门!”

    “……”

    “该死的,你们到底从哪儿找出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咒语!?”一个法师终于忍不住了,手中的法杖咚的一声砸在旁边另一个法师的脑壳上,于是下一秒,一群法师打起来了……

    旁边的神灯怪精灵们,面面相觑对对视了一眼,然后继续抱着双臂面无表情地旁观着,一群搞研究的法师们,经常会这样莫名其妙因为一点争执都动起手来,神灯怪精灵们早就见怪不怪了,因为对方法师们来说,直接动手反而是好事,因为以他们那可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