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哈利姆神杖 作品

第202章 抬棺闹事的家属

    “嘿,贝拉克,你的退休生活过的怎么样?”

    没错,眼前的黑人男子就是同样住在卡洛拉马社区的米国前总统贝拉克。

    贝拉克摘下墨镜笑道:“还不错啊,每天遛遛狗,打打高尔夫,做做演讲。”

    退休之后,贝拉克就开始到全世界各地演讲,凭着前任米国总统和首位非洲裔总统的头衔,贝拉克的演讲非常受欢迎,平均下来每场演讲能赚到四十万美金,要知道他当总统的年薪差不多就是这个数字。

    靠着演讲赚来的钱,他才能在卡洛拉马社区买下一栋价值几百万美金的房子,要不然一个以平民自居的前总统忽然住上了大豪宅,那米国司法部可不会放过你。

    有趣的是,退休之后的贝拉克和国内的微商也有很大的渊源。

    甚至可以说,贝拉克在卡洛拉马社区的别墅,有一半是国人贡献的。

    在前几年,微商纵横朋友圈的时候,许多微商都会在朋友圈发图,图片是自己公司的老板和贝拉克的合影,图片下面还配图,米国前总统贝拉克亲切会见了董事长,以此来证明自己公司的实力,自家产品的公信力。

    有些网友吐糟这些图片是ps的,或者是蜡像馆拍的,可实际上这些图片居然是真的。

    没错,有老婆孩子要养活的贝拉克同志自然不会放过钱多人傻的国人,握个手,拍个照,五秒钟诚惠三十万人民币。

    这么算下来一秒钟接近一万美金的收入,这特么比抢银行赚钱多了啊,而且还合理合法。

    两位总统站在大街上亲切交谈,负责安全护卫的特工却如临大敌,他们站在汽车的几个角落,禁止任何人靠近。

    一位现任总统,一位前总统,两人的见面充满了话题性,很快就有记者闻风而来,在经过层层检查之后,特工放进去一个记者,让他给两位总统摆拍。

    临别的时候两人还亲切的握了握手,这一幕自然也被记者拍下来了。

    贝拉克继续遛狗,金总统坐上陆军一号回到了白宫。

    ……

    过了几日,关于引进东方神药的事情还是没有进展,那些等着药救命的患者立马坐不住了。

    他们组团在‘白宫请愿网’上提交请愿书,质问政府引进药品的事情为什么到现在一点眉目都没有。

    这条请愿在二十四小时之内,获得了上百万人的签名,刷新了请愿网的记录。

    ‘白宫请愿网’是前总统贝拉克于2011年9月1日推行的请愿网站,类似于国内的信访办。

    ‘白宫请愿网’规定参与者必须创建一个账户,必须使用真实邮箱并注册登记,每个人只允许有一个账户,创建账户者必须年满1岁以上。

    白宫创建请愿网后,曾两次做出有关回复的规定,2011年10月日的规定为,在请愿发出后的0天内,达到150人签名的请愿可在白宫网站上进行搜索查找,这是第一道门槛。

    在请愿发出0天内达到25万人签名的请愿,可得到白宫回复,这是第二道门槛。201年1月15日,又改为在请愿发出0天内达到10万人签名的请愿,可得到白宫回复。

    对于满足条件的请愿,工作人员将会进行审核,确保它们被转交至政策专家,并向请愿民众发出正式回执,对于满足条件的请愿,官方必须在0天内做出回应。

    如果签名人数没有达到10万,该请愿将在请愿期满后将被取消。

    到目前为止请愿网达到回复资格的请愿有一百多条,可是大多数都是些恶搞性质的请愿。

    论恶搞,哪里少得了国人的身影。

    比如请愿米国政府取缔煎饼果子。

    比如请愿米国政府将豆腐脑定性为甜味,搞笑的是这个请愿获得了一千多人的支持。

    比如请愿米国政府取消国内的英语四六级考试。

    ……

    除了这些恶搞之外,请愿网也有一些正经的请愿,比如米国华人团体在1年曾请愿米国政府,要求白宫就1882年米国国会通过的《排华法案》进行道歉。

    然而从一些回复的内容上来看,不乏外交辞令色彩,如多次出现‘我们不能评价’的字眼。

    说白了,请愿网娱乐性质更强,远不如国内信访办实用。

    引进新药的请愿声势浩大,短短三天就有超过五百万人签名,白宫方面不得不站出来回应。

    然而,白宫发言人却把责任怪罪到了瑞清制药头上,指责瑞清制药胡乱定价损害米国人民的利益,为了对人民负责,我们将继续跟瑞清公司谈判下去。

    一番外交辞令说的很溜,普通民众自然相信了白宫的说法,毕竟他们对瑞清制药的定价也是非常的不满,然而那些病人却要气的骂娘了。

    肺癌晚期的活命时间大约在十个月左右,等你们跟瑞清制药谈妥了,劳资早就见上帝去了。

    可是无论那些病人怎么恳求,白宫发言人再没有出来回应过一次。

    ……

    把视角转回国内,自三个月大检查之后又过了一个月,国内的舆论已经完全倒向了瑞清制药,网络上再找不出一篇质疑特效药的文章。

    肺癌患者们对瑞清制药的好感度已经爆棚,每天都有数以千计的病人站在瑞清制药办公楼的下面,用嘹亮的歌声赞美瑞清制药的伟大。

    一千多人聚在一起还没有报备,已经算的上是非法集会了,可是政府乐见其成,不仅没有驱赶群众,还派电视台的记者去采访。

    瑞清制药是魔都的企业,自家城市的企业做了这么伟大的事情,政府可是里子面子都有了,面子自然不用说,这里子指的是领导们的政绩。

    还有许多病人给瑞清制药送了锦旗,因为送锦旗的人太多,陈雅又不好拒绝,于是单独清出一个仓库用来堆放锦旗,才过了一个月偌大的仓库已经快堆满了,制作锦旗的工厂笑开了花。

    瑞清制药的工厂在郊区,但是在魔都市中心还建了一栋写字楼,旗下还有十几家医院,这就是陈雅的全部家当。

    一般情况下,陈雅上午会待在公司总部,下午会去医院坐班,晚上去工厂视察,视察结束后回家睡觉。

    一天,陈雅像往常一样来到公司上班,写字楼的楼下依然聚集着大量的人群,来一波走一波,甚至有人不远千里赶到魔都,就是为了站在瑞清制药的楼下,感谢它的活命之恩。

    写字楼下的人群井然有序,一旁维护秩序的民警站在一旁闲聊,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

    就在这时,一辆老旧的面包车停在了写字楼楼下,一群披麻戴孝的人哭丧着从车里抬下一具棺材,棺材里躺着一具老人的尸体,隔着老远都能闻到棺材里散发的尸臭味。

    人群中有一位中年男人,看起来像是老人的儿子或者是直系亲属,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捆厚厚的白布。

    在另外一人的帮助下,他们将白布展开然后高高的举起,白布上写着一行字。

    ‘黑心商人制造假药,瑞清公司杀人偿命!’

    白布,血书。

    鲜红的字迹在白布的衬托下非常惹眼。

    一群人站好,在中年男人的带领下,大声吼道:“黑心商人制造假药,瑞清公司杀人偿命!”

    场上和谐的氛围立马被打破了,数百名患者看着这群人面面相觑。

    抬棺维权,这是什么操作啊。

    围观的患者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瑞清公司造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