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蓝姑娘 作品

第522章 同账

    ();

    “你是谁?”孔兰听声音是不认识的,警惕问道。

    “秦辛姑娘别怕,我是你隔壁村的,就在京城东郊住的。你看这儿这么多人,我能起什么坏心眼呢?”

    “不好意思,我要睡觉了……”孔兰听他说自己是京城东郊的,心道想必是来闲聊的,更加不会让他进来了。毕竟自己的身世经不起旁人推敲,和人聊天必然露陷。

    “秦辛姑娘,我真是你同乡,就在你隔壁村住的,我叫二峥,不知你听说过没有?”

    “不好意思这位大哥,我真要睡觉了……”

    “秦辛姑娘,我有哥们在你们村,叫陈汉的,你知道他不?”

    这二峥早听说过秦辛姑娘大名,又听说她就在他隔壁村,今日有幸遇见,说什么也要会会她。毕竟明日那么多人,便不方便和她交谈了。

    因此,不管孔兰怎么婉拒,他还是赖在她帐蓬边不走。

    正在孔兰想着该怎么让他离开时,只听帐蓬外陆岩的声音说道:“这位兄弟,你大晚上的不去睡觉,站在人家姑娘账蓬面前干什么?”

    “我是她隔壁村的,只是来叙旧的……”

    “人家姑娘不同意,你也不要强人所难了。”

    “是是是,我这就回去睡觉。”

    只听外面的脚步声响起,不久便听不到了。

    孔兰这才重又安心躺下。

    没多久,她又听得账蓬外窸窸窣窣的声音,又再次惊起,问道:“谁?”

    没有人回答她。但账蓬很快被人掀开一点空隙,一个人影钻了进来。

    “你谁……”她火气一下上来,没来得及多说上一句,突然感到自己被人捂住了嘴巴。

    正因气愤及惊慌而心跳不止时时,只听陆岩以极低的声音对她说道:“是我。小点声。”

    “你现在来干什么?”听到是他,她松了一口气,但想到周围这么多士兵,他还要进来,她心里怪他太鲁莽了。

    陆岩对她低声道:“我也来找你叙旧的,我在秦辛姑娘隔壁的隔壁院里办公,秦辛姑娘可曾听过陆岩此人?”

    他之所以过来,是因为刚才的事情引起了他的担忧,想到她一个弱女子,周围全是身强力壮的男子,军中的汉子见了女人什么样子,他比谁都清楚。

    所以,他责怪自己开始时太大意了,竟然进了账蓬不久就睡着了,还是那个二峥的声音将他惊醒的。

    二峥离开后,他本来又回了自己账蓬睡觉,却是无论如何睡不着了,仿佛不呆在孔兰身边,她便夜里一定会有危险似的。听到附近账蓬里个个都响起了呼声,于是才决定到孔兰这账蓬里来的。

    孔兰自然知道他是担心自己,但见他一句不提这种担心,反而说什么要和自己叙旧,于是回他刚才的话道:“什么,你也来找我叙旧?你的名字是陆岩?你在我隔壁的隔壁办公?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么个人?”

    怕惊扰众人,她的声音也极低,只陆岩能听到。

    “秦辛姑娘可知道广陈城?我曾经去过广陈城,听闻那里有个姑娘叫孔兰,她是世上最独一无二的姑娘,陆某心里甚想和她结识。秦辛姑娘可听过此人?”

    “陆公子,你在一个女子面前赞美另一个女子不怕被人打吗?”

    “如果你觉得实在心里不适,你可以打我解恨……”说话间,他躺了下来,并用胳膊揽住她,让她依在自己身侧睡着。

    “真的可以吗?”她抚摸着他的下巴说道。

    “可以。”

    “你让我打,我偏不打。”

    “是你自己放弃机会的……”

    孔兰道:“以后有的是机会……”说到这儿时,她心里却想着,谁知道明日会发生什么事情,现在他们是带了军队去打仗的,只要打仗便有危险。

    也说不定,她和陆岩都会在这场战争中灰飞烟灭。

    想到这儿,她才意识到战争离自己已经这般近了,而自己似乎一直都未做过这种心理准备。

    只要战争还未开始,仿佛便还遥遥无期。

    见他未再有回应,于是问了句:“你在想什么?”

    陆岩道:“我在想,明日该如何攻破城门,对方必然会对城门严防死守。而我们又没有可以攻城的工具。”

    虽然他想过不少攻城武器,但是很遗憾,他很快发现几乎所有的攻城武器都不能被利用,因为没有任何一种攻城武器不是行进缓慢的,若从柽州或当州调用,皇上寿辰早就过了。

    而虽然他想过到了京城附近后让人制造,但他又想到,等待制造的时间里,只怕皇上的寿辰也早就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