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名 作品

第185章 复仇(五)

    第185章复仇(五)

    东关的海报被小黑扯下来,送到了穆老三的办公桌上,穆老三看着这张海报,只觉得自己浑身冰凉,尤其是脖子,冷嗖嗖的,总感到好像是有一把刀架在了那里一样。

    “不要理他!”穆老三故作镇静,在小黑和属下的面前装作不以为然地样子来:“这只不过是苏运昌的宣传攻势而已,没有什么好怕的!”

    小黑与其他人都面面相觑,也没有人最多说什么。

    穆老三说完,又发出一声冷笑来:“我就坐在这里,倒是要看看,十天里,他们是怎么来取我的项上人头的?”

    话虽然说得这么豪迈,但是穆老三还是一日三惊,连晚上睡觉都不踏实,一闭上眼就看到苏运昌提着枪,王大麻子提着刀过来找他拼命,便是连胡二刀等那些死去了的人,也会以厉鬼的形式出现。

    他不敢回家,只能以要以身作责为由,吃住都在治安一队的驻地里,并且把他的宿舍边又重点儿安排了许多的人巡逻,只要有一点儿的风吹草动,都要立刻禀报给他知道。

    有一次,他从梦中惊醒,发出一阵大叫,在门外值勤的一个卫兵听到声音,以为出了什么事,连忙撞开门闯了进去,刚刚被惊吓而醒的穆老三以为是有人来取他的命,顺手抄起他一直放在床头边的枪,便对着那个卫兵连开了三枪,将其打倒在地。等别人听到枪声冲进来的时候,这个卫兵已经死了。

    虽然明知道自己杀错了人,但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威,穆老三还是给这个卫兵罗列了几份罪名,其中一条持枪威逼官长,就足以判也死刑的了。

    经历了这么一个事件以后,治安一队里所有的人,都对穆老三异常得寒心,以后,就算是穆老三晚上清醒着,叫门外的卫兵给他送杯水来,都没有人敢进屋里来,若是他在屋里大喊大叫,门口的卫兵只当他又是在作梦了,然后装作没有听到,反而躲得远远。

    如此过了七八天,并没有什么事,便是县城里也异常得平静,再没有运河武工队活动的痕迹,那张海报,仿佛只是他们的一封恐吓信而已。

    穆老三也在庆幸着这么多天的无事,想着危险终于要过去,也不免有些放松,终于在第九天晚上的时候,好好的睡了一觉。

    的确,人的神经若是一直处在紧崩之中,总会有一天承受不了这份煎熬,总会有放松的时候,这也是人身体本能的调节吧。

    只是,穆老三还是在半夜里醒来了,他是被一根绳子勒得快要窒息,突然就醒过来了的。

    见到他醒了,那个用绳子勒住他脖子的人不由得枪了一下绳子,令他可以大口的呼吸。【¥# ~*最快更新】

    黑暗中,他想要大叫,可是刚刚喊了一声,便听到了一个熟

    悉的声音在取笑着他:“你就是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小黑?”穆老三认出了这个人是谁,不由得失声叫出来。

    “不错,就是我!”小黑依然勒紧了他脖子的绳索,让他气悬一丝,却又浑身无力。

    “为什么要杀我?”

    “老大和苏二哥都要我杀你!”小黑如实相告。

    老大,自然指的是王大麻子;苏二哥,肯定是苏运昌了。

    穆老三.不知道,小黑是从什么时候,跟苏运昌也攀上了关系,还二哥二哥得叫得这般亲切!

    “我对你不好吗?”他问。

    “你对我是不错,把我当成你的跟班,最少还让我活着!”说到这里的时候,却又有些悲哀,话音一转,道:“可是那些死去的兄弟呢?要是没有你当初的背叛,他们如今肯定也活得好好的!”

    穆老三无言以对,他也无法再说出话来,因为小黑已然勒紧了绳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