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石本尊 作品

第235章 不留余地

    “撤?我打的正爽呢。”邵晓东东蹦西跳的,跟着手下兄弟一边打一边骂,李天成这几人气得呼呼的,满身臭汗,腿肚子转筋,而骨头节像是针扎一样难受。

    “行了,打这几人没啥意思。”陈楚撇撇嘴,露出一丝鄙视的表情。

    李天成气得大叫:“混小子,陈楚!有本事你来啊,你别跑,你来啊你?”

    陈楚面容倏地冷了下来。

    冲准备要撤退的差不多二十个兄弟喝道:“他们现在就四个人,大家五个揍他一个,给我往死里踢,不踢成猪头不走人!”

    “知道了楚哥!”邵晓东等人一股脑的冲了上去。

    而打头阵的那是那七八个特种兵,两两扯住一个,其他人冲上来开始狠踢。

    李天成这几个没了老墨就像是没了主心骨,而且刚才跟着奔袭了一阵,浑身是汗,体力有些透支。

    别说打了,就是跑的力气都没有。

    抵抗了几下,被踢的有些晕头转向的,干脆两手抱头蹲了下去,被砰砰砰的全踢。

    陈楚也过去叉开腿踹了李天成两脚。

    这小子被踹的滚了几滚,看着陈楚踹他,他脸都青了:“小子,有本事单挑,以多胜少算什么本事?你算什么英雄好汉?”

    “我呷?我陈楚本来就不是什么英雄,再说都尼玛什么社会了,你还跟我玩英雄好汉的套路?跟我俩扯哪……”

    陈楚说完又踢了李天成屁股两脚。

    正开心着。

    这时,电话响了。

    陈楚接听道:“喂,谁啊?干啥?我正忙着呢!”

    那边声音磁xing而xing感:“哦,忙着呢?对了,你跟李乡长谈的生意咋样了?刚才那个收购豆子的厂家给我打来电话,人家都在饭店等着你们呢,你们人呢?去哪谈去了?”

    “我……去……”陈楚咧咧嘴。

    这才想起,自己是来谈生意的。

    忙嘿嘿嘿笑道:“亚楠姐,你放心吧,我跟李乡长谈的很好,很融洽的。”说着话忙堵住了电话。

    冲邵晓东使眼色,低低道:“别打了,行了……”

    邵晓东等人停住手。

    陈楚看了看李天成,被揍成熊猫眼了。

    王亚楠此时红唇蠕动道:“谈的很好就好,快去接待那个采购的厂长吧,今天你得把这件事办好。”

    陈楚嗯嗯两声。

    随即挂了电话,笑嘻嘻的走到李天成跟前道:“李乡长,那个……问你个事儿,一会儿咱签合同,那个……”

    他旁边一个战友吐出一口血水道:“签合同?你们把我们打成这样?还签个屁啊!没合同了,告诉你,我们这几个战友也准备弄一个厂子,投资也已经差不多了,就来和你谈谈,那个厂子的采购豆子老板也是我们的战友,只是还没来……”

    陈楚咧咧嘴,心想这事儿难办了。

    不过转念一想也笑了:“多少钱的合同啊?估计没几个钱。”

    那个弥勒佛一样的战友哼道:“不多,也就五六百万吧,加上那个大老板的五六百万,也就一千来万吧,我们还得实地考察一下你们的厂子,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加工出来这么多钱的豆子……这他妈的考察的,都考察到这了……”

    陈楚挠挠头,觉得这事要让王亚楠知道,得扒了自己一层皮了。千万合同净收入也是几百万的,差不多是豆瓣厂一年的纯利润了。

    虽然现在投机取巧像是不差钱的样子,但豆瓣厂却是实体的企业,**的赚钱生意了。

    但把人打成了这样,基本上这个生意也毁了。

    这时,李天成呼出去口气道:“姓陈的,你看你把我给揍的,这次有是你仗着人多,你算什么好汉!至于豆瓣厂合同的事……”

    李天成哼道:“我这人公就是公,私就是私,咱们打架但和豆瓣厂签约是两码事,我要是不和你签约,这附近的老百姓就多了不少失业的,要是和你签了,就能又多了不少就业的,老百姓人均收入还是不高的,这合同必须签才行,不过你小子……”

    李天成指点道:“必须跟我单挑,不带投机取巧这样式的。”

    “撒,这样啊?嘿嘿嘿,李乡长真是深明大义的人哪。”陈楚拍了拍他肩膀,心想这下可以给王亚楠交差了。

    李天成一呲牙:“别跟我整没用的,我本来就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对了,我战友老墨呢?你把他给整哪去了?”

    老墨回来了。

    而且一阵的张罗着单挑。

    陈楚讪讪笑了笑,众人先到乡里把合同签了。

    老墨则又张罗单挑,众人忙劝慰了一番。

    陈楚讪讪笑着道:“行了,你们赢了。”

    “嗯?”李天成愣了愣,觉得陈楚这厮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竟然说自己赢了?

    “嗯,你们赢了。”

    陈楚随即领着众人离开。

    邵晓东一阵憋气的样子,等出了一段路程,邵晓东咧咧嘴道:“楚哥,这么说咱们打不过他们?斗了一年多了,咱们认输了?不能够啊,咱们明明是处处占着上风的,咋还能主动认输呢?咱跟着李天成这老货头死磕……”

    陈楚摇摇头,叹了口气道:“兄弟,别斗了,是咱们输了。”

    “嗯?”

    “晓东,我自认自己做不到李天成这样,不说他这人正直不阿吧,最起码他把公私分的很明白,虽然有时候刚愎自一些,或者说他装牛逼,但他这人是一心带动地方经济,想让所在一方的老百姓富裕起来。”

    邵晓东咧咧嘴道:“他应该是想提升自己的政绩吧?”

    “唉。”陈楚叹了口气:“就算是为了提升自己的政绩,但是每个官都能这样也不错了,咱们算是瑕疵必报,有些时候不择手段,而李天成算是公私分的很开了,所以这样一比,是咱们输了,真把李天成搞垮,换一个乡长,我想不一定是好事……”

    邵晓东吹了口气,他才不管这些乱糟糟的,今朝有酒今朝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