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池鱼 作品

第66章 外出

    祝采萱斗嘴的乐趣当然不在于太后,她也知道太后不待见自己,也不去找那个没趣。

    她就是想跟方雪羽显摆显摆,虽然现在方雪羽是名义上“掌管六宫”,可土木这样重要的事,皇上却交给了她祝采萱。

    方雪羽当然没心跟她争这个,她现在一门心思都在宋清宜身上。北溟晟一周前就问过方雪羽,要不要来楠竹宫做个小监理,方雪羽一口回绝了。

    新的楠竹宫,更名为楠竹园。与御花园不同,这里以竹子作为主要植物,包含了许多品类。

    祝采萱也是被闲置了太久,终于有了她说了算的事情,还真是尽心尽力。

    她在美工建筑一事上,也倒还真有几分专业,有时候方雪羽也不得不认同。

    进入夏季,宋清宜越来越坐不住了。一天到晚嚷着要吃冰,可方雪羽就是不让,宋清宜每天都要跑到方雪羽房间里闹好几回。

    “贤妃娘娘,我真的热得受不了了!”宋清宜站在方雪羽面前,一个劲作揖。

    金烟在一旁也帮腔,“娘娘,您就赏给我们些冰吧,我们主子不仅在您这里闹,她回去也不安生。这天儿本就暖得人心烦,她在这一闹,我们绣活都做不好。”

    方雪羽瞪了金烟一眼,“你们主子身怀有孕,这节气也没到盛暑,太医也说过了还不许碰凉的食物,你们这就闹着吃冰?别说是我,就是内务府也不敢给你们!”

    金烟又想说什么,被方雪羽抢先,“尤其是你!也不劝着你们主子,万一身子有个好歹,你找谁哭去!”

    方雪羽这一正言令色,宋清宜也不敢再闹,撅着嘴坐在一边,故意在桌子上磕着茶碗的盖子。

    “清宜?”方雪羽叫了一声,宋清宜不说话,金烟像得了主子示下似的在一旁不服气的接茬,“太热了,我们主子听不清。”

    方雪羽又好气又好笑,“碧云做什么去了?”她随口问。“热得躺房间里动不了了!”金烟又接了一句。

    方雪羽抬头看着金烟,“你就这么热?”金烟被方雪羽这眼神吓了一跳,没敢再顶嘴。

    宋清宜坐在一边,依旧是夏天晒蔫的树叶一般没精神。

    “我们出去走走好不好?”方雪羽试着问。她看宋清宜坐在这儿不开心,也觉得不是个事。

    宋清宜摇头,“热,不去。”她望望外面一片暖洋洋的样子,就觉得心烦。

    “去御花园?”方雪羽不死心。

    宋清宜还是摇头,“天天御花园,那里的草有几棵我都快能数出来了。而且恨不得每回去都能碰见冯月修,问长问短,问得我头疼。”

    见宋清宜实在没有配合的意思,方雪羽心一横,“去楠竹园瞧瞧?”自从上次那事以后,她俩就好像有了莫名的默契,避而不谈楠竹宫。

    宋清宜睁大眼睛看着方雪羽,“去那儿做什么?”那言下之意,就好像要问方雪羽,“你打算回去?”

    方雪羽看看宋清宜,又看看一旁的金烟,道,“去那儿看看呗,反正好久没去了。祝采萱这几天,应该也热的够呛,去瞧瞧热闹?”

    不等宋清宜说话,一旁的金烟倒是很感兴趣的样子。祝采萱在宫里从来都是颐指气使,宫里哪个宫女不想看这种人的笑话。

    金烟站在宋清宜身边,一个劲点头,还推了推宋清宜。那迫不及待的样子,方雪羽看了直想笑。

    宋清宜回头看了看金烟,“你怎么了?热得身上起痱子了?那你歇在这里让碧云陪我去?”她跟金烟两个人,从来都是你怼我一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