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池鱼 作品

第56章 余波

    那天的家宴可以说是匆匆结束。

    宋清宜有孕,早早离席。太后高兴得跟什么似的,非要亲自去落英殿去看望。

    太后要去落英殿,方雪羽这个落英殿的正主肯定要跟着去。方雪羽一走,祝采萱没了针对,自然也觉得没意思。

    更何况太后和方雪羽都不在,北溟晟也觉得没意思。几个人吃得兴味索然,也就各自散去。

    家宴之后,北溟晟叫住了十七王爷。

    “老十七,”十七王爷站住。北溟晟又道,“你不要走得这样早。”

    十七王爷回头,看着北溟晟。一个美若仙狐的男子,与一个凛然正气的帝王,四目相对。

    十七王爷开口说,“皇上,叫臣弟可是有事?”

    北溟晟眼神里很复杂。他其实很想问一问,你跟方雪羽到底怎么回事。可帝王家要有帝王家的体面,为了一个女人,也不能问出这么没体统的话来。

    北溟晟迟疑了一会。十七王爷也不再说话,歪头饶有兴地看着北溟晟。

    北溟晟缓缓说道,“老十七。朕,这同辈人里,就只有你一个亲人了。”说罢,他抬头,紧紧盯着十七王爷。

    十七王爷一点也没有慌张,反而迎着上前走了一步,“皇兄心怀天下,我这个弟弟,自然永远在皇兄心里。”

    北溟晟不悦,他作为一国之君,最讨厌这种话里有话,顾左右而言他的交流方式。

    但他也没有什么别的话好说,只好拿他最擅长的“威严”,企图震慑住十七王爷。

    “皇兄放心,臣弟是不会为难皇兄的。只是待有一日,臣弟若是向皇兄求助,皇兄可要为臣弟着想。”

    十七王爷说着,好看的狐狸眼笑起来,眯成一条线,任凭北溟晟瞪大了眼睛,也看不透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后来,十七王爷又陪着北溟晟在皇城里转了转。北溟晟跟十七王爷说的话越多,心里越是羡慕这闲云野鹤一样的状态。

    可这羡慕到了北溟晟这里,就成了控制不住的酸。一边酸,还一边拿话怼十七王爷。

    十七王爷也没办法,他再是“天子呼来不上船”,也不敢一次次顶撞北溟晟。心下觉得无聊得很,寻了个由头,也就早早告退了。

    北溟晟一个人就更无聊了。他心里想着十七王爷的样子,说过的话,是越想越气,很想直接去寻方雪羽问个明白。

    这样想着,脚下就不由自主的走向了落英殿。

    此时的落英殿,灯火通明。

    太后陪着宋清宜在床边坐着,方雪羽在一侧相陪,还有几个平时不太常见的才人婕妤,坐在一边的绣墩上。

    来的人里有个冯冯月修,冯婕妤。这冯婕妤进宫时间不短了,可说是全宫上下,数着她年纪大。

    可是来了这么久,却毫无一儿半女。这次宋清宜有孕,她便赶紧跑了来,说要沾沾喜气。

    方雪羽平日对这个冯婕妤也没什么印象,今儿一见她跟着平时相熟的妃子,带了好多礼物来看宋清宜,倒也心生好感。

    太后正说着,“清宜啊,这后宫生子,可是非比寻常。你年纪小,身子又弱,可一定要当心啊。”

    按理说,“年纪小”这三个字,在后宫里是有点忌讳的,尤其是当着这个冯婕妤。

    可一来这是太后说话,二来冯婕妤还真的不往心里去,还笑着应和,“太后说的是。妹妹,我们也曾经相熟过一阵子。后来你一直在楠竹宫养身子,这外面鸡飞狗跳的事儿,你知道的少。”

    冯婕妤说着,又看看方雪羽,“贤妃娘娘,宋婕妤在您这儿住着,您可要帮大家,照顾好她呀。”

    方雪羽笑笑。正这么个时候,北溟晟走了进来,“是朕的哪个嫔妃这么替人着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