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山浅陌 作品

第五百二十八章 马踏鳌拜

    雄阔海也懒得跟鳌拜浪费更多的时间,于是他舒展猿臂,打算将鳌拜直接给擒过来。

    不料平躺在马上的鳌拜见到了这一幕后,发起了激烈的挣扎,竟是不惜坠马的代价,非得自己把自己摔下战马。

    雄阔海见此也是心生恼怒,给脸不要脸?非得要摔下马?行!那老子便送你一程!

    想到这雄阔海提起了沙包大小的拳头,直接锤在了鳌拜的肋骨处。

    “噗!”

    鳌拜直接被雄阔海的这一拳打的口吐鲜血,但同时,雄阔海的一拳也是加快了他坠马的速度,鳌拜受了一拳后,迷迷糊糊的摔下了战马。

    鳌拜魁梧的身躯重重的摔在地上,掀起了一片尘土,倒地后鳌拜脖子一歪,便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雄阔海见此冷哼一声,随即拍马向前,欲纵马直接将鳌拜踩死。

    雄阔海胯下的战马长嘶一声,随即迈开四蹄直奔倒地的鳌拜而去。

    金兀术见此,急忙给巨毋霸使了个眼色,巨毋霸心领神会点点头,催动黑斑豹直奔雄阔海而去。

    离得远远的,巨毋霸对着黑斑豹嘀咕了几句,黑斑豹张开血盆大口直接怒吼一声。

    即便雄阔海有所注意,但也还是被这声兽吼吓的一激灵。

    雄阔海胯下的战马更是被吓的六魂无主,低鸣一声便扬起前蹄,欲将雄阔海掀落战马。

    雄阔海见此眼中充满了怒意,他将右手的熟铜棍转移到了左手,然后右手发力,死死的摁住了战马。

    但即便如此,惊慌失措的战马也还是跳动不止,欲将雄阔海掀落。

    雄阔海眼中凶光大绽,提起拳头狠狠在战马的脖颈上砸了两下,战马发出了一声哀鸣,这才老老实实的立住了身形。

    此时巨毋霸已经挥舞三股托天叉杀至,就在这时,斜里杀出一将,龙且提着方天画戟横在了巨毋霸的身前,口中冷冷的喝道“你的对手是某!”

    巨毋霸冷哼一声,催动黑斑豹迎向了龙且,龙且不甘示弱,同样催马向前与巨毋霸战作了一团。

    龙且手中一杆画戟全力施展开来,只见银光闪烁,刚猛异常,声如霹雳,势若雷霆!

    巨毋霸舞动三股托天叉,所用的招式尽是大开大合的刚猛招式,将龙且攻来的杀招一一化解。

    一个错身后,二人拉开了距离,都是目光炯炯的盯着彼此,二人的眼中尽是战意。

    “战!”

    两道虎啸,异口同声的从二人口中吐出!

    战马飞驰,龙且和巨毋霸好似化作两道绚烂的流光,猛烈的撞在了一起。

    流光之中,杀机弥漫,周遭狂风突起,凝聚的战意使得周遭的空气都是一阵的嗡鸣。

    二将一个是霸王帐下第一大将,另一个是王莽手下第一猛将,二将的战斗,仿佛天雷勾地火一般,打的极其焦灼,难舍难分。

    龙且难住了巨毋霸,巨毋霸脑子又不是那么灵光,碰到了龙且这样的对手,自然满心都是一决高下的想法,所以巨毋霸竟是将倒地的鳌拜忘在了脑后。

    金兀术见此嘴角一抽抽,他接连向巨毋霸喊了几嗓子,但巨毋霸浑然不知,依旧与龙且战的火热。

    金兀术身后的厉天闰开口道“大王,要不然让儿郎们上吧!敌军兵力不多,断然不是对手!”

    金兀术却是摇头道“不可!修书之人竟敢如此羞辱本王,本王必要生擒这厮,让其受尽折磨!若是大军压上,他死在乱军中岂不是便宜他了?”

    顿了顿,金兀术接着说到“你去吧,将鳌拜救回来即可,不必恋战,本王观那紫脸汉子的招数刚猛,你未必是其对手。”

    “诺!末将去去便回,大王稍歇!”

    说罢厉天闰拍马舞刀直奔雄阔海而去,寒光闪烁的大刀,令人不寒而栗。

    此时的雄阔海刚刚更换了战马,还未等他纵马踩死鳌拜,厉天闰便已经拍马杀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