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朵蝶恋花 作品

第669章不是猪头

    ()        这时候那么大家陈述这个事情的重点就非常重要的。

    谁阐述的清楚谁阐述的表达更清晰,就意味着这个事情的可能得到成功的机会你就会更大。

    那么就看每个人在这个过程之中所表达出来的一个观点的一个特性。

    安娜首先侃侃而谈。

    “大家非常不好意思,这是烤鱼,其实还是我第2次才做的烤鱼,这烤鱼应该算是我们家乡的味道,我们家乡也曾经也会喜欢,像您这样在户外自己旅游,在户外进行全家的一个互动,那么烤鱼也是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但是我们的烤鱼跟你们的烤鱼可能不太一样,虽然都是用火烤的方式进行,也是在火外的方式进行,但是我们制作的功力和手法跟你们这边确实有些不一样,那么我今天带来的烤鱼是我们家乡的味道,希望大家能有一个喜欢,接下来我给大家认认真真的阐述一下。”

    今天还没说出这话,就有一个非常牛气唱的一个开场白,把这句话说得一愣一愣的,我们听得也是非常的心服口服,这么好的口才,这么好的口才,开场白,你说这事情我们还有反转的余地,还有反转的空间吗?这很难。

    安娜笑了一下,然后接着对我们说。

    “我们这个考虑应用的原理很简单,就是运用得大自然的一个味道,在这个考虑的过程之中,我们首先是选择这个深水潭的老农深水潭的老鱼,这些鱼它经过在这个深水里面有没有没有经过任何一个杂质的污染,完全是吸水的,它的肉质很鲜嫩,最重要的他是大骨头很少吃,所以话你们吃起来的口感,到时候并不因为这个刺而影响到你的一个口感的一个发挥。”

    “其次我们还在制作的过程之中,我们一定会把这些调料会放进去,当然我们这些调料也是来自于我们大自然,我们大自然的调料,我们可以找到一些花椒,再找到一些清香的薄荷花叶,把这些调料全部放到这个鱼的上面的皮肤,把它洗净之后不断的运动,花椒和薄荷花也不停的在上面进行包裹着,让这些味道尽有可能地侵入到鱼肉的里面去,大概这个过程持续了一个半个小时。”

    小马六对烹调是非常有内行的,而且他听说已经这条鱼用调料来只有半个小时之久,这对他来说这个时间节点好像是很惊艳的样子。

    “天哪怎么调料放进去都要半个小时时间,你们怎么能在一个小时之内又完成这个事情,而且又能保证这个鱼肉的鲜美度,这个事情好难。如果用钓鱼竿去钓鱼的话,如果在10分钟之内没有钓到这条大鱼的话,那你们的时间不是损失了蛮惨重的吗?你们怎么进行这个时间上调配?”

    小马六的问题其实也是我们所有人的问题,约半个小时时间,在一个小时的时间根本来说应该算是比较紧的,而且刚才他们到学校边去采野花,那么这个时时间节点他们是怎么实现的?

    所有人都很疑惑的看着他们,觉得这个时间节点确实是很难去实现,根本上是我没办法去实现的,而且这个半个小时的时间对他们来说应该是很难的。

    我自己都没有办法,他们怎么去在这个时间上进行一个合理的调配,或者说在这个时间上进行一个合理的安排,就算是我我觉得我做不到这一点,打死我也做不到。

    安娜她笑了一下。

    “其实这个事情一开始我们第1个事情做的就是钓鱼这个事情,我们运气还好,这个钓鱼竿也非常的不错,我们迅速找到这个深水老潭之后,我们直接就在钓鱼速度因为也许很少有人在这里钓鱼。所以这个时间上高速大概需要五分钟时间。”

    “所以在5分钟时内,范先生并没有去耽误这个时间节点,在我钓鱼的时候,约翰先生他已经在附近找到了一个足够的花椒和足够的薄荷叶,当我把这个鱼钓上来之后,我们就迅速的把它洗净,然后进行这些调料的腌制,所以话我们在调料腌制的同时,我们其实已经再去做别的事情,等我们回来的时候提升好这个时间节点,也就是半个小时时间,我们就把这个事情做好,所以话这个对我们来说并不冲突,我们在腌制这个半小时的时间之内,其实已经就去完成别的任务,当然我们整个烤鱼的过程之中只需要10分钟的时间,也就是我们这个事情只需要40分钟时间就能完成。”

    我们大家都恍然大悟,原来他们做了个事情确实是非常高效高效的。

    让我们觉得非常吃惊一点一丝不苟的,任何一个环节都是带着一个时间去计算的。

    并没有任何一次拖沓,完全就是按照这个时间秒表掐点去制作。

    终于体验到什么叫做高效率,带来了高效率,高质量的那种可怕,刚才我出发之前还洋洋得意得对我们的东西完全是了如指掌,认为我们是在深山老林长大的孤儿。

    这怎么可能会跟他们这些在城里面喝着牛奶长大的人比起来会丢这个脸呢。

    看来并非如此,他们生存技能并不比我们差,而且他们是高效率的一种节奏去做这个事情完全是超出你想象。

    所以我不合时宜的咽了一下口水,我对安娜的这一个逻辑和他们的安排的一个顺序,已经强大到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

    安娜继续非常微小的说到这个事情。

    安娜继续去作为这方面的表达,她的表达还没完全结束。

    “这个事情其实也不是特别难做的事情,这一块我们在这个半个小时的腌制过程之中达到了这个味道的一个完全能融入到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