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斯特帕列 作品

第890章 挟天子梁山掌朝纲

    “尔等……尔等竟敢惊扰圣驾,大胆!”这一声大喝顿时将赵佶和身边的内侍吓了一大跳,好一会儿才有内侍反应过来呵斥道。

    “嗯?”沈隆扭过头来冷眼看了那内侍半天,直看得他胆子发毛,这才缓缓说道,“我大宋落到如此地步,正是尔等和六贼蒙蔽圣聪、祸乱朝纲之故,某家今日就要清除旧弊,将尔等都处置了!”

    “来人呐,将此人拖出去严加审问,看看他与六贼有何勾结!”沈隆说道,六贼乃是是蔡京、童贯、王黼、梁师成、朱、李彦,这六人朝庙之上结党营私、贪赃枉法、荒淫无度、排除异己,私下滥使职权以鱼肉百姓为乐,将民间弄得乌烟瘴气,满目涂炭,是导致当时江南方腊起义和金国入侵中原的罪魁祸首。

    这些年百姓苦不堪言,在民间流传着这样的民谣,“打了桶,泼了菜,便是人间好世界。”

    天下人对这六贼的痛恨由此可见一斑,如今这六贼已经先后被处置,宣和七年,李邦彦遭赐死;靖康元年,其馀五人先後伏诛:王黼安置永州,途中秘密处死;蔡京贬於儋州,途中被梁山所杀;梁师成贬为彰化军节度副使,途中赐死;童贯贬於吉阳军,途中赐死;朱贬於循州,不久斩首处死。

    但六贼虽死,他们的党羽却没有清除干净,而且此前金兵围城之时,朝廷上下为了搜刮给金兵的财帛女子,早就把东京百姓得罪的精光,处置他们不仅可以让沈隆迅速掌控朝纲,还能赢得一波民心,原本想着等赵构登基之后再办这些事儿,没想到却有人主动送上门了。

    “是!”蔡福、蔡庆闻言立刻上前,不由分说将赵佶身边的内侍、宫女尽数拿下押了出去,待仔细审问之后,由铁面孔目裴宣按律法处置,无罪的赐金放出宫去,今后这皇宫之中肯定要全换成梁山的人手。

    到时候让顾大嫂当个宫中女官的头子,和柴进一起看守宫中,至于御前班直侍卫么,就交给徐宁来统管好了,他原本就是干这个的,熟悉得很。

    “官家!如今奸佞尽已被我拿下,官家要何时才肯册立新君?”将赵佶的亲随全都带出去之后,沈隆又看着赵佶追问道。

    赵佶原本就是性子柔弱之人,要不然也不会在金兵压境之时就吓得赶紧禅让了,眼见对方如此凶恶,马上就怂了,连声应允。

    这一幕看得梁山众好汉连连摇头,这就是我大宋的官家啊?怎生如此怯懦?就连跟随沈隆一起进宫的那些文官也是叹息不已,有这样的人当皇帝,大宋怕是药丸啊!

    “你,不是翰林出身么?还不去帮官家起草旨意?”沈隆一指某个跟进来的文官,对方赶紧找了笔墨,略一思索就龙飞凤舞地写了起来。

    待稿子写成,沈隆取过看了,指出了几处疏漏,王安石当年也是帮朝廷起草各种诏书的人,对这里面的门道清楚地很。

    “元帅大才!学生佩服佩服!”这几处地方改得极为精妙,那几位进士出身的文官见了也是大为佩服,连带着对沈隆的印象都好了不少。

    然后赵佶签名画押,盖上玉玺,这封册立赵构为新君的旨意就这么成了;不过沈隆没急着放赵佶去休息,而是让他再起草一封旨意。

    “定王出城请降,实在是有损大宋威仪,兼之又被金人带走,如何还能做得我大宋的官家?太上皇还不速速起草旨意,罢了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