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斯特帕列 作品

第735章 晓霞那儿去了(1000月票加更)

    ()        省城和那座本省南部城市中间隔着一座巨大的山脉,就是韩愈那句“云横秦岭家何在”所说的秦岭,到了秦岭之上,沈隆脑海中飘过秦岭的影子,旋即又把注意力放到了车窗外。

    本省南部,夏季经常受西伸的太平洋副热带高压影响的康藏高压影响,地面则受黄河西

    部走廊、南方邻省盆地热低压影响,冷暖空气交汇而暴雨濒临;进入秋季时锋面活动更加繁

    密,常常形成连绵的阴雨天气;再加上秦岭的阻拦,阻滞抬升气流运行,秋夏必然形成暴雨区,随时都可能引出灾祸。

    云就是水蒸气组成的,其中含有大量的水分,当云遇到山峰或遇到冷空气或者遇到强对流气体时,云中的微小水滴就凝结成雨点降落到地面,就形成了降雨,这是基本的地理常识,现在冷热空气交汇,而这座城市又位于秦岭南边,在这场暴雨中,必然是全省最容易发生危险汛情的城市。

    等晓霞和沈隆到达这座城市的时候,沿江最大日降雨量的县份,已高达140毫米,第二天中午,副冷锋之旅掠过城市上空,大雨如注似倾,袭击了这座人口有十万之众的城市。

    入夜,该城上游一百多公里处江上最大的水电站,入库量一万六千秒立方米,出库量一

    万五千七百秒立方米,据水文部门预测,不久,该地区江段洪水流量很快将达到二万秒立方米!而且,这决非最高位数,接下来只会增加而不会减少!城市处于一发千钧的危急时刻!

    各级部门立刻行动起来,但是这一地区的一把手高凤阁,也就是沈隆之前干掉的那个包工头胡永州他家表哥,在这个时候竟然跑回临省老家去给儿子操办婚事去了。

    尽管其他领导马上做出反应,立刻开始进行全市广播通知市民撤离,但还是耽误了时间,而且巨大的暴雨声,还有救灾的车响声盖住了市区为数不多的几个大广播,现在可不是后世,电视还是少数人才能享受的奢侈络还不存在。

    市民们大都没有听见这命令,有些人听到了,又以为是吓人话,不予理睬,毕竟这座城市上次遭遇同样级别的洪涝还是明朝时候的事了,除了本地方志办的几名工作人员,谁也不知道本市还曾经遭遇过这么大的洪水。

    敬老院的人还在打扑克消遣,其中有倚老卖老者说民国,道清朝,明明水就要到来了,

    还在举例论证不会发水,他们实在是太麻痹了。

    更关键的是许多人不愿撤退,他们离不开自己的安乐窝,贪恋家里的那点盆盆罐罐,这并不能埋怨他们,现在的老百姓实在是太穷了,他们就算打算撤离,也要把家里为数不多的家当全部都带上。

    即是开始撤离的人群,行动也极其迟缓,甚至还有人不时转身回去,或许是他们看到别人带着盆盆罐罐,也想起了自家的那点零碎吧?

    然而大自然并没有因为他们可怜就放过他们,浪头很快吞没了堤坝,这座沿江而建的城市很快沦陷了,大水中到处都是呼救的声音。

    沈隆和晓霞两个拿着喇叭一路大声呼喊,把嗓子都喊哑了,以期能挽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