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斯特帕列 作品

第405章 《我不是药神》

    这些都是生意人,生意场上为了利益,各种办法都想得出来,不过沈隆也不是白混的,在《教父》世界、《人民的名义》世界积累了太多勾心斗角的经验,在《血色浪漫》世界也曾纵横商场,这种对他来说只是小场面而已。

    没费多大功夫就打消了这些公司不该有的想法,让他们规规矩矩的参与竞争,等正式开始讨论价格的时候,候选公司比上次初见面的时候少了一两家,这两家都是做得有些过分,被沈隆排除出候选者名单。

    不用说,这两家公司现在肯定后悔得不行,然而后悔药可没地儿买去,他们就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竞争对手发达了。

    想必有这两家公司做例子,日后其它公司再参与下一轮竞争的时候,肯定会谨慎许多,再也不敢使出什么非正规的手段了。

    经过一番激烈地竞争,沈隆将这份资料交给了竞争的获胜者,这家公司不仅付出了相当大一笔钱,还给了少许自家公司的股份,以后沈隆就可以源源不断的从他这里拿到分红了。

    这倒不是这家公司一时半会儿抽不出这么多的资金来,实际上他们可是另有想法,沈隆那儿还有好多资料没拿出来了,如果成了自家公司的股东,以后是不是能在竞争中占据先机?只为这一点,他们就愿意多付出一些代价。

    沈隆也没有让他们失望,随后就拿出了第二份资料和样品,并明言会先和这家公司谈判,如果谈判不顺利再考虑其他公司的竞标,要是每份资料都要来这么一轮,沈隆就嫌太麻烦了,能有一家稳定的合作公司当然更好。

    “合作愉快!资金和股权转让我们会按照合同约定如期处理好的,您这份新资料我们也会拿回去好好研究,争取尽快给出一个结果来。”对方高高兴兴的离开了,不久之后,沈隆也拿到了自己的报酬。

    没等到第二份资料谈判结束,沈隆又收到了沈隆系统的任务提示,“来自《我不是药神》世界的程勇请求您帮帮那些可怜的患者…..”

    《我不是药神》啊,听到这个名字,沈隆的心情莫名有些沉重,当初这部电影热映的时候,他也曾经进入电影院刷过好几次,深深地被这个故事打动了,尤其是那些无辜的患者,还有那句“世上只有一种病没法治,那就是穷病。”

    这句话是如此的现实,深深触动了沈隆的心,那时候他还没有得到神龙系统,还是一名承受着高强度工作压力的码农,如果他一不小心生了什么重病,恐怕也会像电影的那些病人一般走投无路吧?

    可是要怎么样才能完成这个任务呢?如果仅仅是没钱吃药,那倒是简单了,这个故事发生的时间应该是2002年,自己很轻松就能赚够足够那些病人吃药的钱,但是没这个道理给他们白白送钱啊,而且全国病人那么多,沈隆要赚多少钱才能够?

    最根本的办法就是让诺瓦公司把格林宁的价格降下来,接近四万块一个月简直太贵了,你放到现在一般人都吃不消,更何况是2002年?

    又或者是自己研发新的、价格更低的药物?咦,之前马蔺院士不是说我上次从《笑傲江湖》世界带回来的昆仑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