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斯特帕列 作品

第230章 临检

    ()        “写得不错,先放在我这儿吧,回头我先调研下看看再说。”高育良一时很难做出权衡,他决定先暂时不考虑这个问题,起码现在他和这位学生的合作还算不错,不仅本职工作干得好,还能及时给自己提供很多有用的信息,让自己能够逐渐在吕州站稳脚跟。

    需要头疼的就是祁同伟和梁家的关系了,之前去京州找梁群峰汇报工作的时候,梁群峰虽然没有明说,但是高育良完全能领会到那个意思。

    哎,多聪明的学生啊,以他的情商就算不喜欢梁璐,也可以相对圆润的处理好这个问题,为什么要傻乎乎的激怒对方呢?高育良有些搞不明白,但是他知道以他的身份不太好和学生说这些话,或许可以寻找合适的时机让老婆出面?

    以师母的身份和他谈谈这些事情,如果能让祁同伟给梁璐道个歉,再让吴慧芬在梁璐面前帮着说说好话,矛盾是否就可以化解呢?

    不不不,梁璐没有那么好说话,就算她同意原谅祁同伟,开出来的条件也一定十分苛刻,说不定还会激怒祁同伟,这件事必须慎重考虑才行。

    “来给我说说那位易学习县长吧!”高育良将这件事放到一边,转而问起沈隆易学习的情况了,他也需要组建自己的班底,还是先前那句话,他在汉东大学教授的学生多在法院、检察院、司法局等机构,其它领域的人才储备不多,如果能掌握一名有能力主政一方的人才,对他的事业大有好处。

    “易县长对基层的认识十分出色,是个实事做事、一心为民的好党员,说老实话、做老实事……”沈隆对易学习不吝惜溢美之词,他和高育良提起易学习未尝没有像帮他一把的心思,“曾经有这么一件事,我觉得从中可以看出易学习的品行。”

    “哦,什么事儿?你说说看。”高育良问道。

    “几年前易学习在金山县当书记,李达康当县长,李达康刚到任之初就决定在金山县修路…….”沈隆讲起了这段刚过去没几年的往事。

    “李达康?是曾经当过立春高官秘书的那个李达康?”高育良打断了沈隆的话,相较于易学习,他对这个名字更熟悉一些,或许是因为李达康有政治资源的缘故吧。

    “是的,李达康曾经当过立春高官五年的秘书,那时候立春高官是京州市的市长,离开京州之后李达康当了两年副县长,然后去日本爱知县学习了一段时间,回来后就去了金山当县长。”沈隆介绍起了李达康的简历,同时在心里想着,恐怕高育良现在还没有意识到他将来会和李达康一起出国学习吧?

    “嗯,你继续说。”高育良又想起了刚才那件事,一个刑警队长对一个外市县长的简历都如此熟悉,他果然不甘于一直留在警察局啊。

    “李达康做事的手段比较激进,在集资修路的过程中闹出了人命,必须要有人来承担责任,易学习认为自己不像李达康背后有靠山,能从省里找到钱,能贷到款,要是李达康离开金山,那修路的事儿就前功尽弃了,所以易学习主动站出来承担了责任,从金山县的书记变成了道口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