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斯特帕列 作品

第218章 临时借调

    ()        沈隆打听过了,梁群峰除了梁璐外,还有两个儿子,一个叫梁瑜,在京州市法院上班,副处级干部,一个叫梁瑾,先前在司法局上班,现在辞职下海做生意。

    像梁群峰这样的老政客,轻易不会露出什么马脚,然而这两个孩子可就不一样了,按照电视剧里的描述,梁家在梁群峰退休后就一蹶不振,全靠祁同伟撑着,现在梁瑜就是副处了,有这样的家庭背景,但凡有点能耐,梁家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

    所以梁瑾和梁瑜身上肯定有很多问题,要是能找到严重的爆出来,恐怕就够梁家喝一壶的了,坑爹这种传统可不是打李刚那儿开始的。

    当然,实际操作并没有那么简单,就算要曝光也得找到合适的人,而且就算爆出来也不一定会对梁群峰造成致命打击,但是提前做些准备总是没错的,沈隆也需要给自己积攒一些弹药,总不能光承受梁家的打压而不做任何回应不是?

    梁家在吕州市的安排被自己轻松化解,其后也没什么动作,但是沈隆可不认为今后就平安大吉了,一旦有合适的机会,梁家肯定会发动进攻,自己应对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

    沈隆将目标放在了梁瑾身上,梁瑜在体制内多多少少会懂得收敛一些,而那些体制外的公子哥是什么德行,从赵瑞龙身上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梁瑾要是敢和赵瑞龙一样无法无天,沈隆不介意给他点厉害的看看。

    带上从京城买回来的相机,沈隆来到了梁瑾的公司外面,在对面找了家茶馆耐心地等候着,才下午三点多,梁瑾就从公司出来,带着商业伙伴去保龄球馆应酬,然后去京州最好的酒店吃饭,去ktv嗨皮,日子过得可谓是异常潇洒。

    到了晚上十点多,醉醺醺的梁瑾搂着两个浓妆艳抹的姑娘从ktv出来,这俩姑娘可不是公主,而是白天那位商业伙伴带过来的,这会儿直接就跟着梁瑾回了家。

    梁瑾住在一处环境优雅的别墅当中,进出都有人看着,不过这难不倒沈隆,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借着筋斗云的帮助就翻了进去,在窗户外拍下了他们放纵的照片,按道理说梁瑾这样算是翻了聚众淫乱罪,哦不对,眼下还没有修改刑法,应该叫流氓罪才是,只要公正执法,梁瑾怎么也得进去待几年。

    不过这点事情还不够,等他们筋疲力尽的睡去,沈隆又悄悄摸进房间,找到梁瑾的保险箱,戴上手套用阿星的特异功能打开,现金珠宝什么的维持原样不动,拿出文件笔记本仔细研究起来。

    这里面的确有一些问题,但是依旧找不到关键的证据,不过沈隆也没有着急,只要发现梁瑾行为不端就足够了,眼下没犯致命的错误并不代表以后没有,保险箱里找不到不代表别的地方没有,他有的是耐心和时间。

    小心翼翼将东西放好,沈隆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找到墙角的文竹,轻轻捏着它的枝干进行了一番交流,然后起身在书柜的背后找到了一个隐秘的保险箱。

    担心吵醒梁瑾,他先没有急着打开,而是用透视眼观察一番,在里面发现了一些白色粉末状的东西,这玩意儿可比刚才那些照片还有文件严重多了,但是如何采取合法的手续拿到证据呢?沈隆陷入思索之中,这恐怕得自己到京州市或者结识京州市公安系统和梁群峰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