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斯特帕列 作品

第28章 三元纸币

    李奎勇家其实还没到十分缺钱的地步,自从李顺发死后,国家可是按时给他们家发抚恤金,而且是按人头发的,他们家人多,抚恤金加起来维持家里的正常开支差不多够了。

    再加上李奎勇以前跟着小混蛋一块儿吃佛,也就是拿扒手的上贡,京城的扒手自称“佛爷”,他们有手艺却没有战斗力,一般都需要找个名声大的混混上缴扒窃所得,以换取混混的保护,平时不在家里吃饭,也不花家里的钱。

    不过这些钱大多放在小混蛋那儿,李奎勇身上没几个,现在小混蛋死了,之前“吃佛”的积蓄应该还没花完,沈隆就琢磨着是不是能把这笔钱给找出来。

    家里吃喝虽然够了,可接下来就要去陕北插队,钟跃民他们落得断粮去县城乞讨的地步,想来自己要去插队的地方粮食也不宽裕,得提前做些准备;另外,家里几个小的读书学习也要花钱,练字做习题可以用木板炭笔来代替,可购买教材总是要花钱的。

    藏钱的地方应该不难找,建国十几年来,京城的房子没盖多少,人口倒是翻倍的增长,对小混蛋、李奎勇这样的底层百姓来说,能找到的落脚地就那么几个,之前他们就是因为藏身之处太少,才被钟跃民和张海洋轻易找到。

    将李奎勇和小混蛋藏身的几个地方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沈隆梳理了一个先后顺序,迈步向小混蛋被杀前一晚上他们过夜的地方走去。

    那是离这儿不远一处简易楼三楼的小房子,这类楼房一般三层,每层都有公共卫生间和厨水房,甬道两侧是住户的房间,住的一般都是社会底层。

    这套房子是李奎勇和小混蛋一个手下亲戚家的,这家人现在都在外地,家里没人,沈隆轻而易举就摸了进去,屋子里没什么家具,李奎勇和小混蛋当时还是打地铺睡的,地上乱七八糟扔着他们抢来的将校呢、军帽……和钟跃民、张海洋围堵小混蛋时候那套房子差不多。

    沈隆仔仔细细摸过每一件衣服的口袋,甚至连帽子内衬都没有放过,可惜只找出来几张毛票,加起来也就两三块钱,和小混蛋平日的收入非常不符。

    因为敢动刀子,小混蛋在京城的混混里可是数得上的人物,找他上供的“佛爷”为数不少,不可能只有这点;虽说平日里小混蛋一拿到钱就带着大伙儿去老莫、新桥等大饭店潇洒,可在他死之前那段时间,一直躲避李援朝等人,没机会去挥霍,所以按道理说应该还有一笔为数不少的钱藏在那儿。

    又去翻了翻墙角、砖缝儿等有可能藏钱的地方,依旧一无所获,沈隆坐在地上,仔细回想着和小混蛋在这儿度过的最后几天,这几天时间里,小混蛋到底有没有藏钱的举动?

    沈隆的眼神无意间扫过窗户,脑中灵光一闪,还真被他找出个可疑的细节来,记得那天晚上,小混蛋专门打开窗户趴在窗沿上抽了一根烟,那

    时候李奎勇还以为小混蛋嫌屋子里气闷就没多想。

    现在想来似乎完全不是这回事儿,他们这种逼仄屋子住惯了的人,那有钟跃民他们那么娇气,平日在家的时候屋子里的人更多都不觉得什么,现在屋子里才他们俩,完全没开窗户的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