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好感度为零

    晋江文学城, 购买率低于70, 72小时后看,码字不易珍惜正版

    她只是在心里感叹了一下自己的运气, 小金人就开始在她体内折腾, 看的出来很兴奋,用一种充满诱惑的声音引诱她:

    赖倪都不想搭理它, 不需要听她都大概知道它会讲些什么,无非要她多做好事积攒功德,这些常识她都是有的,她家亲亲师父几十年前就仔细叮嘱过她了。

    但是功德这东西,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积攒的,更加不需要急在一时, 更何况她这满身黑线,正常手段估计她不眠不休做到死都洗不干净, 想想都心酸。

    陈家三代五个人,见到赖倪全部是一脸震惊,两个老人家是反应最快的, 只是惊讶的问:“倪倪你不是在南方小城吗?怎么也到京都来了?”

    赖倪目光在一家人身上徘徊,哀伤的说:“前几天我见过弟弟了,那时候他说过两天就来接我, 结果原来爷爷奶奶都不知道这件事吗?”

    两个老人家看看赖倪,再看看自己的亲儿子亲孙子, 便明白了什么, 他们愧疚的看了赖倪一眼, 便相互搀扶着离开了客厅,回到他们自己的屋子里。

    赖倪脸上的表情更哀伤了,不过这个局面她早有所料,早在当初陈建国夫妇赶原主离开陈家的时候,两个老人家也是这样,缩在自己的世界里,等一切尘埃落定,他们再假装若无其事,假装陈家从来就没有过原主。

    陈家是什么样的人她大概知道,按照她的性格,她对这种人那是有多远离多远的,离的近了她自己都觉得不舒服,只是原主死前有强烈的怨气,希望问清楚,那么继承这具身体的她,自然责无旁贷。

    因果循环,这个词师父一直挂在嘴边,让她千万不要轻视这四个字,仿佛不多说几遍,她便会彻底变成坏人一般,但其实他说过的话,她都有放在心里,这么多年她也一直按照答应师父的那么做。

    陈家人当初虽然把原主赶出去,但作为被养大的一方来说,原主确实是欠陈家的,十八年的养育之恩,如果没有正式了结,将会永远压在这具身体上。

    然而她并不想被这么压着。

    “虽然你们赶我出去了,但对我来说,你们确实是养我十八年的人,我总觉得,既然大家有缘在首都再次相逢,应该是缘分未了的原因吧!”赖倪笑笑说。

    缘分未了四个字,仿佛是一锅滚烫的开水,陈建国夫妇当场跳脚:“什么缘分未了?你该不会是见我们过的好,所以要贴上来吧?我告诉你,养你十八年已经是仁至义尽,你现在已经成年,我们没关系了。”

    赖倪叹了一口气:“可是我好穷啊!我现在连城中村的地下室都住不起,昨天屋子到期就被赶出来了,我昨晚在破屋子里窝了一晚上,又冷又饿。”

    陈建国老婆刚想跳脚,被陈建国一把拉住,他好声好气的说:“首都生活不易,物价高租房又贵,倪倪你还是回南方小城吧,我和你婶婶在那里住了半辈子,其实最喜欢那里了,我们只是在首都住一段时间,过段时间后,我们也是要回南方小城的。”

    “真的?”赖倪十分惊喜,陈建国诚恳的点点头,“天才要在这里读书,我们只是过来陪他一段时间,等他适应,我们就回去。”

    赖倪看陈天才,仿佛是在跟他确认,陈天才并没有他爸爸那样面不改色说谎的本领,面色僵硬的点点头。

    赖倪高兴的说:“那太好了,那我就在首都多呆段时间,以后跟你们一起离开。”

    这话一出,陈天才和他妈顿时又是脸色一变,他们才不可能回南方小城!更加不可能跟她一起回南方小城!

    陈天才妈妈终于忍不住了,她寒着脸说:“我早就说过,我们已经没关系了,不管今后在哪里,我们都只是陌生人,完全不认识。”

    赖倪露出受伤的表情,陈妈妈步步紧逼:“你听懂了吗?我不认识你,他不认识你,他也不认识你,我们全家都不认识你,你是谁?为什么闯进我们家?是要偷东西吗?还是要抢劫?”

    赖倪抹了一把脸,像是心死了一般,她麻木的说:“我明白了,我马上就走,今后遇到你们,我也不认识你们。”陈家三人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不过,我今天来,有两个问题想问,问完我就走,所以这最后两个问题,你们可以好好回答我吗?”她这一说,陈家人又紧张起来,陈妈妈直接开口说,“如果你要问你的身世,我们不知道,反正我们是在路边捡到你的,肯定是被抛弃的,建议你也不要浪费时间找什么亲生父母了。”

    陈建国紧接着说:“当然,因为我们是在南方小城捡到你的,如果你想找父母,就回南方小城去碰碰运气吧!”

    赖倪忍住想笑的表情,她一本正经的说:“不,我的问题跟这个无关。”

    “那你问吧!”

    “你们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匆匆就来首都了?还有,这几天为什么没来接我?”这两个问题都是原主要问的,虽然赖倪觉得答案已经昭然若揭,不过她还是完整的把原主的疑问问出来,算是一次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