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长卿 作品

第六百四十八章 襄阳不弃

    ();

    玉琛第一时间就传音通知了玉瑢,然后,五天之后欧阳幻祎和玉瑢夫妻就出现在了玉琛的面前。

    玉琛:……

    如此迫不及待吗。唉,家中之人都是这么不按常理出牌,本座心好累想退休怎么破。

    欧阳幻祎对于南宫望辰这个人是很不爽的,因为这货害得他没有了国家,还让自己成了他的打工仔,幻月亲王心里能舒坦才怪。

    不过对于宋远文,他真的是没有什么能多说的。仅仅是在对待玉小白的问题上,他就已经能够拿到超过满分的成绩了。

    现在的安长宁,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复杂的人了,而是一心一意对玉小白好的人,这对于欧阳幻祎和玉瑢来说就足够了。

    有神机侯这个后台,有紫阳宫的的娘家,有天下武功第一又宠她上天的男人在身边,玉小白这一生都注定是平安顺遂的。权势地位易,一世长安难。未来如此,又有何求。

    所以很顺利的,安长宁和玉小白的亲事正式提上议程。

    鉴于婚姻大事需要双方长辈同时出面商议,紫阳宫这边人齐了,安府这边安国维老爷子和大哥安长元、二哥安长信也必须需出面。同时,上官亦枫和百里晴还在安府,于是,安府的最后一层马甲也终于掉了。

    上官亦枫、百里晴:……

    可以把郁志超这货给乱棍打死吗,不知道九州初立人手不够吗,坑走了多少贤才良将啊!

    与此同时,安长墨和欧阳洛元这边。

    总算,他们两个不再继续一个追一个逃了,终于能平心静气的坐下来好好说话了,只是这位置实在是诡异,青楼。

    要不是欧阳洛元依旧是一身男装,并没有砸场子的嫌疑,估计早就被鸨母给撵出去了。或许安长墨就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才敢明目张胆的带着穿男装的欧阳洛元到这里。

    两个人在雅间里,谁都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喝着酒,看着外面的歌舞,看着无数娇媚的女子和男人进入一个房间之后关上门不出来,没有一个字出口。

    “郡主,我就是一个常年流连于花丛的浪荡公子,还一度是一个断袖,究竟何德何能,你会一直追着我到现在。”

    郁志超看着外面,仿佛呓语,可欧阳洛元听得真切。

    放下酒杯,看着对面那张雌雄莫辨的脸,那张令她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的脸,不知道怎的,居然生出一股陌生的勇气。

    不由自主的俯身向前,捧住他的脸,在他错愕的僵硬中缓缓转向自己,直视着他的面容,仿佛被蛊惑一般,忘记放下手,像是情侣一般亲密。

    “我欧阳洛元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真真切切,不掺水分。从见到你第一眼起我就动了心,慢慢的开始了解你、接近你,直到这份喜欢变成了爱。你有缺点,有黑历史,但是我都已经接受了。没有人是完美的,你也一样,你不需要妄自菲薄,因为我爱的是你的一切。”

    坦坦荡荡,明明白白。这就是欧阳洛元,就连正儿八经的告白都没有太多华丽的辞藻,正如她本人,男儿般爽朗,一如他昔日摄政襄王的风采。

    不知道是被欧阳洛元胆大的行为镇住了,还是被这一番情真意切的表白吓住了,郁志超没有任何的反抗,任由自己和欧阳洛元以这样亲密的姿势面对着对方。

    “我……”张口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说不出口。

    真的对欧阳洛元一点都没感觉吗,这不是在骗自己吗。

    结束了那段注定无疾而终的断袖,他的世界中总是有一个人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