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差一杯 作品

357.自己的选择

    人总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任,无论是对的还是错的。自己点的菜,含着眼泪也得吃完不是么?

    看到索妮娅出来的时候,黑胡子非常恼怒的道:“我不是说了让你藏起来吗?这里有我,你为什么要出来?”

    索妮娅非常平静的看了黑胡子一眼,眼里满是怜惜的道:“一直是你在保护我,现在还没有轮到我保护你了!亥登。”

    我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有那孩子……

    索妮娅左右扫视一圈,最后将目光放在我身上,不卑不亢的问道:“是我弟弟让你来的是吗?你是东方人?”

    我沉默着,她却叹了口气方才继续说道:“我只是不想过那种被安排好的生活,为什么这么难?为了自由,我已经见过了太多鲜血,不该这样的!”

    我忽然用汉语说了句:“你听得懂我说什么吗?”

    索妮娅惊喜的望向我,着急的问道:“你是大明朝的子民?”

    说的赫然是不太标准的汉语,一看就十分生疏,但是语法语序上却绝无问题。

    这样一来,我基本上就可以确定她就是我要找的人!而且看她的脸型长相,与二叔祖确有几分相似,只是好看的多,看来她的母亲基因的确十分强大。

    见我不发话,索妮娅接着说道:“既然你为我而来,那想必是没有什么恶意的,对吗?”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她见状一喜,接着恳求道:“那么请你放了我丈夫,可以吗?”

    说着指了指黑胡子,转而又渴盼的望着我道:“看在孩子的份上,拜托!”

    我抑制住内心的激动,继续问道:“你是自愿的吗?”

    当然,我指的是嫁给黑胡子一事。

    索妮娅温柔的看了黑胡子一眼,方才认真的道:“是的,我是自愿的!”

    我不由得摇了摇头,示意手下的人放开了黑胡子。我看着这位纵横地中海多年的中年海盗,淡淡的道:“希望你能配合一些,不要逼着我再开杀戒。”

    黑胡子瓮声瓮气的答道:“只要你们不伤害索妮娅。”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却转而看向索妮娅道:“我见过你弟弟,他人不错。我也要感谢他提供了你的大概行踪,我才能找到这里。”

    索妮娅先是叹了口气,紧接着又十分疑惑的道:“不是他?那是谁?别人不应该这么关心我的。”

    这话一出,黑胡子顿时又警觉起来,唯恐我对他的妻子不利。

    我抬头望向天花板,心中感慨万千,我来欧洲,主要的目的就是找到她,完成对二叔祖的承诺。

    可是自从起行直到今天,我的世界早已物是人非,更是彻底失去了鸢的消息,可是如今这个情况……

    见我默默不语,索妮娅也有些紧张,正在想着怎么询问我的真实来意,却听我突然问道:“你知道你的父亲是谁吗?我是说,亲身父亲!”

    这话一出,索妮娅顿时脸色大变,随即又缓和下来,低声问道:“是他……他让你来的?”

    我点点头,却没有说话。

    索妮娅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情绪之中,过了一会儿她才抬起头道:“上来说吧。看来这并非三言两语的事情。”

    说完,带头向着楼上去了。黑胡子自然不放心,要跟上去,我没有阻止,而我也只带着九鬼政孝一个人登上了楼梯。

    楼上是一件布置的很别致的屋子,看起来倒是很有明朝的风格。坐定之后,索妮娅将哄睡着的孩子放在摇篮上,随即给我们一人倒了一杯茶。

    我抿了一口,轻声问道:“这个学自母亲,对吗?”

    索妮娅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我妈妈去世前常说,她不怪我爸爸,是她自己要走的。后来遇到了我的继父克里森叔叔,他对她很好,所以没什么遗憾的。”

    说完索妮娅继续说道:“妈妈说,父亲他是个好人,是个英雄!对吗?”

    我听到这里,只觉得眼眶发热,鼻子发酸。弥留之际的二叔祖念念不忘的就是这个孩子,而她也给了他公正的评价,我默默抬头望天,轻声道:“你听到了吗?二叔祖?”

    没有回应,索妮娅却奇怪的问道:“你在说什么?我的意思是,他……父亲他……他还好吗?”

    我只觉得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却强自忍了下来,稳定住情绪后方才望着索妮娅道:“二叔祖他已经去世了!”

    索妮娅闻言顿时楞在当场,呐呐的不知道说什么。良久才不信一般的轻声道:“他……他不是大英雄吗?怎么会死?还有,你叫他……叫他什么?”

    我叹了口气才说道:“严格意义上说,你是我的表姑,我是你的表侄。我在二叔祖弥留之际向他承诺,一定会找到你!尽一切可能帮助你!”

    索妮娅忽然问道:“你……你叫什么名字?”

    我答道:“我叫孙启蓝。我的外祖父姓叶,你想必知道的?”

    索妮娅闻言,默默地点了点头道:“妈妈向我讲过大姨的事。这一切都是因为爱!所以她并不怪他,也不怪叶叔叔的。”

    忽然之间,我有一种沧海桑田般的感觉。穿越几十年的无果爱恋,在这异国他乡却有了一个最终的评价,我该替几位老人感到欣慰,对吗?

    想到这里,我站起身道:“谢谢你能这么说,索妮娅表姑。这对逝去者和仍在世的当事人很重要!”说完,向她鞠了一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