琦筱涵 作品

第一百六十一:怼天怼地怼父母

    无名一顿,当即满目怒火地瞪向了土擎。

    “不、不关我的事!是她自己要自杀的!是她自己找死的!她自己笨,难道还是我的错了?”

    这……说辞,是个人都不会相信吧。

    本来好好的人会想着自杀?

    “自杀?叶柔自杀了?”

    无名忽觉有点小晕,脚下隐隐有些不稳。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非常不详的感觉,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浮出水面了一般。

    叶柔…她怎么会自杀?

    她是那么自信、温柔、阳光的女子。

    她为什么要自杀?

    土擎心虚地转动着眼珠,正打算趁着无名失神之际,悄悄地爬下擂台。

    “想逃?”

    无名掐诀一甩,两道厚重的土墙就阻了他的退路。

    “说!她为什么会自杀?”

    “她、她……”

    土擎紧张地吞了吞口水,硬着头皮道:“我、我怎么知道?你想知道?你想知道自己去阴曹地府找她去啊!”

    “你真当我没法子让你说?”

    无名的脸色立马又阴沉了不少,他现在身上就有一些安宝儿研制的毒药,这些毒药不会毒死人,却可以让人生不如死,用来逼供什么的再合适不过了。

    “你!你想干什么?这里有那么多人在,我就不信你敢对我怎么样!”

    土擎觉得自己貌似逮着了张不错的保命符,于是他的气焰慢慢回来了。

    “卑鄙、无耻、下作!我小翠今天就算不要自己这张脸,我也要在大家面前拆穿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不及土擎多得意一秒,先前那道女声的主人就挤出了人堆,走到了擂台边。

    她红着眼,先是看了眼变了样的无名,“无名师兄,原来你还活着,可惜叶柔师姐她再也看不到了,如果…如果她再多熬一段时间的话,或许、或许……”

    “小翠?”

    无名愣了下,他认得小翠,她在土门里很不受待见,亏得有叶柔罩着她,所以她和叶柔的感情很好,如同姐妹。

    小翠点点头,蓦地神色一变,怨恨地指着天擎道:“他根本就不配做人!

    他残害了一直袒护着自己多年的好兄弟,还以此要挟叶柔师姐,让她、让她必须承欢于他!可怜叶柔师姐生性善良,落入了他的圈套,最终不得善终。”

    “……”

    无名绷着唇,脑海里闪过了最后一次与她相见的场景。

    “无名,你现在是个废人了,你觉得我还会跟你好么?”

    “柔儿,你在说什么?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对不对?是他逼你的,对不对?”

    “无名,你走吧!我现在和天擎好上了。你走吧,从此以后,你我再无瓜葛。”

    那次,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的土门。

    小翠的诉说并没有结束,她将自己从叶柔那里得知的所有,一件一件地说了出来。

    无名由于时不时出神,所以听得并不完全,但这并不影响他了解真相。

    “住口!你这个贱女人,你给我住口!你以为你说的话,大家会信吗?”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土擎抓狂了,他来参加青蓝大会是来扬名的,可不是来自毁前程的!

    要不是他眼下内伤较重,他早就飞身下去,一掌拍死那贱人了!

    这个贱人,她怎么敢?

    “呵?我冤枉你!我告诉你,我肚子里现在就有你的种!叶柔师姐才死没多久,你就因为没了发泄对象,心痒难耐,强行要了我!

    相信有一点,不用我说,只要是万象门的,大家都知道。

    每个女门徒入门前都是完璧之身!门内有规定,男女之间没长辈的许可,不得行苟且之事,也不得擅自结为双修伴侣,触犯本条门规者将被逐出万象门!”

    ***

    小翠的话让原来还动不动窃窃私语几下的现场彻底安静了下来,就连在擂台上僵持不下到现在的安宝儿一行也不由得停了手。

    一女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口说自己被强了的事。

    这种事,若不是真的豁出去了,谁会随说说?

    很快,小翠就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各种眼神,有同情的,有冷漠的,有嘲笑的,种种。

    其实,门规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一回事。

    大家都正值青春,有时冲动下,偶尔擦枪走火的事,肯定是存在的。

    只是谁也不说破,上头也无心去查,这种事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再者又不是什么长脸的事,无论男女,发生这种事后,大家都会很默契地选择忘记或者永远地隐瞒下去。

    所以,当小翠在众人面前揭露这档子事的时候,在场的人各自都起了各自的小心思。

    不过,有一点倒是很统一,大家都觉得这姑娘是彻底给毁了。

    小翠深呼吸了口气,还想举证的,可是想到牺牲自己一个人也就够了,至于其他一样受了迫害的同门师姐妹们,还是不要误了她们的人生才好。

    “天擎,为什么?”

    一直处于沉默状的无名,冷不防地开口道。

    “什么为什么?”

    “我待你不好么?”

    “呵。”

    土擎冷笑一声道:“好?什么是好?你哪里是要对我好?你根本就是借着对我好去博得别人对你的好感!

    你把自己弄得那么伟大,那么无私,很有意思?你一次次在别人面前,变着法子地告诉别人我比你弱,这样很有意思?”

    无名静静地看着他,面无表情,看不出是喜或悲。

    对于土擎,他大概是做错了。

    对于叶柔,他终究是错过了。

    “好兄弟,我送你。”

    无名一瞬不瞬地直视着土擎,他将全身上下的土元力凝于右掌间,直接一掌拍向了他的脑袋。

    土擎还没来得及眨眼,就直直地倒了下去,再也没了生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