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倾浅 作品

第465章 对薄公堂2

    花洛看着赵翠那副信誓旦旦的样子,不由得冷笑:“若是发誓管用的话,这天底下要死多少个男人啊?就连你的男人也不止死了一次吧?”

    赵翠闻言,眸光不自然地闪了闪。

    花洛看着赵翠夫妇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方才开堂的时候她就看到了,花明哲此时就在场下,她知道花明哲此次前来是来看好戏来了,不过,这一次他怕是要失望了。

    赵翠见花洛不说话,又重拾信心对京兆尹说道:“大人,民妇句句属实。再说了,民妇与那风月居的妓子又不认识,说起来我男人去风月居找她,我应该恨她才是。只是逝者已矣,民妇只是想做做好人,让那姑娘瞑目罢了!”

    花洛挑眉看着赵翠:“说的跟真的似的!”

    说完,花洛又对京兆尹说道:“大人,我又证据证明花泽是无辜的,还有杀害夏忆姑娘另有其人,还请大人要严惩此人!”

    “云安郡主,您说的这些可有证据?”

    “自然是有的。”

    花洛说着拍了拍手,很快一名身穿鹅黄色带着面纱的女子走上了公堂,此女向坐在高堂上的京兆尹福了福身:“民女见过大人!”

    “来者何人?”京兆尹声音威严的说道。

    “小女子夏忆。”说完,夏忆拿下戴在脸上的面纱,露出那漂亮的脸蛋。

    花泽见是夏忆,神色见竟显喜色:“夏忆,真的是你?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夏忆见花泽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心里十分的自责:“花泽,对不起,让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没事,只要你活着就好。”

    若不是有人在,花泽恨不得抱住夏忆。

    花洛见花泽满脸的喜色,不由得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笑意,他对京兆尹说道:“大人,夏忆本然就在这里,您大可直接问问她,当日是谁要杀她?”

    花明哲见夏忆还活着,满脸的不可思议,当时他试过了,夏忆已经没有了气息了,怎么可能活过来呢?

    不对,站在这里的夏忆一定是假的,真的夏忆已经死了。

    京兆尹盯着夏忆看了片刻,终于开了口:“你是夏忆?仵作验尸的时候你明明是没有气的。”

    “回大人的话,我当时也以为自己死了,当时民女看到了黑白无常,他们说我阳寿未尽,又把我送了回来。”

    “这……太匪夷所思了。”京兆尹沉吟了片刻,说道:“你且说说,是何人害的你!”

    夏忆闻言,眸光落在了台下花明哲的身上,很快又看向了京兆尹说道:“回大人的话,此人正是将军府的嫡子花明哲。”

    京兆尹皱着眉头,声音威严道:“传花明哲。”

    花明哲不相信夏忆还活着,他觉得这一切应该是花洛搞的鬼,所以花明哲有恃无恐地走了上来,他朝京兆尹作了揖,辩解道:“大人,我倒是觉得这女子甚是蹊跷,先不说我与她不熟悉,为什么要去害她了?就说,当初仵作明明验尸了,说人已经死透了,如今这人又活生生的站在这儿,这不摆明是有人作假吗?”

    “你的意思是站在这里的夏忆是假的?”

    “是,大人。我看着是有人与我有仇,专门找一个与夏忆姑娘长得像的姑娘冒充夏忆,她的目的就是要把杀人的罪名按在我的头上。

    花明哲说着朝花洛挑了挑眉:“怎么,花洛?若雨已经被你害死了,你还想害死我吗?”

    “站在你面前的人到底是不是夏忆一会儿不就知道了。花明哲,我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