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将芜 作品

第1046章 灵蝶喋血。6

    ();

    寝殿大红的蜡烛在风里不住地摇晃,相思的心也跟着晃,极为紧张,身后一双蝶翼又没控制住跑了出来。

    她探过脑袋,定睛往屋内一瞧,只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笔直地伫立在床侧。

    居然是容烬。

    相思压抑不住欣喜,她立时就想跃下房顶,去问问他过得好不好,问问他云织是不是云妃,问问他魂灵石……是不是他拿走的。

    可只是片刻,她就听到容烬就开口道:“我终于做了皇帝。”

    相思一怔。

    “你看看,你穿龙袍的样子是不是很好看?”

    容烬又接着道,语气隐约有些狠厉:“可现在身着龙袍的是朕,尽管朕现在披着你的皮囊,但以后坐拥江山的是朕,扬名史册的还是朕,朕才是最后的赢家!”

    他双手撑在躺着的容轩两侧,嘴角勾得狠厉:“我容轩才应该是真龙天子,容烬,你真该醒来好好看看,我现在有多么至高无上。”

    他是容轩!

    相思双目盈泪,紧紧捂住唇,生怕露了一点声息。

    待到出了王爷府之后,相思才抱紧双肩瘫坐在墙边,泣不成声。

    夫罗魂灵石,蝶灵取之长生不老,凡人取之可移形换魂。

    被拿走的魂灵石,无故消失的云织,莫名昏迷不醒的‘容轩’,登基为帝却立云织为妃的‘容烬’。

    相思全都明白了。

    所有的真相是一颗颗散落的珠子,只差那个人来把它串成一条完整的链子。

    是以相思从第二日凌晨起,跪在了宫门口,只为了求见云妃。

    她执着地跪在宫门前,怎么也不肯走,所以侍卫不得已入了内宫传话。

    而宫内。

    宫女来唤的时候,云织堪堪醒来,她听见天空中一声闷雷,炸得人莫名心慌,她揉了揉睡眼,声音有些哑:“是不是要下雨了?”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