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道士 作品

第三0一章——认祖归宗 各揣心事

    白无悔的出现很意外,而且她的身份也不应该坐出租车啊!我怔了一怔还是坐上去,“姑姑,你找我有事儿?”

    “嗯,一会儿到地方再说。”白无悔头也不回的说道。

    肯定是不方便出口的事情,我只好当自己是闷声葫芦,心中乱七八糟的琢磨着空空老道和丹丘子。

    偶然扭头现车子是往北郊方向去的,奇怪了、这是要出城啊?

    我正纳闷呢车子忽然拐进一条斜街,停在一家不太起眼的茶楼前。白无悔也不说话,付了车钱下车,我跟着她走进茶楼。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那些服务员只是远远的看着也不过来招呼,白无悔也不问什么,径直上楼来到一间包房门口。

    我这才明白她事先就订好了包房,白无悔在门上敲了两下才推门而入,走进房间我不禁愣住了、因为里面坐着一个老道。

    靠!这是什么情况啊?怎么老道跑到天都来开会呀!

    这个老道六十多岁年纪、不胖不瘦的,长着一张方脸、眉毛淡、鼻头大、目光炯炯,坐在那没动拿眼睛上下打量我。

    奶奶的,这又是什么人啊?还这等高傲自大,没有礼貌?

    “行健”白无悔说道:“这位是我师伯司徒南,龙虎山天师道大弟子,也是我父亲的师兄、你应该叫师叔祖师伯,他就是雪凌红的儿子天行健。”

    又是师叔祖,怪不得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子;我点了点头,叫了声师叔祖。

    司徒南似乎对我有些不满拿鼻孔出了口气,再扫了两眼才说道:“倒是跟他父亲长得很像本门功夫练得怎么样?”

    靠!怎么像是在审犯人似的?我心里不觉有气,装作疑惑道:“什么本门功夫,我没学过什么功夫呀?”

    “咦?”司徒南惊疑的看向白无悔,“你不是说他?”

    “行健,”白无悔低声说道:“我爸爸不是教过你道术嘛!司徒南师伯问的是你道术练得怎么样?”

    “哦稀里糊涂吧!爷爷去世早也没教我什么。”我淡淡的说道。

    “是吗?”司徒南问道:“那你驱鬼、跟妖人打架、毁僵尸都用的什么功夫?”

    “有些是道术,但是道术作用太小、我用的是别的功夫。”

    “你还会别的功夫?”

    “当然,”我故意气他,“如果我指着道术的话早被鬼掐死了,所以必须学些有用的东西。”

    司徒南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白无悔在后面捅我,“行健,别那么说、我爸爸没能好好教你但是师伯可以啊!天师道的道术比茅山、终南山强多了。”

    他教我?这是什么意思?我摇一摇头说道:“不需要了,我没有师父,也不想认师父。”

    “你说什么?”司徒南的手掌重重落在桌子上,“难道你不想认祖归宗吗?”

    奶奶的!果然是这个意思,我冷冷的看着他,“我的父亲是天瑞安,还认谁?”

    “可是你妈妈是我天师钟馗弟子,你也学了我天师道的法术,你就是龙虎山弟子。”

    “嘿嘿,谁规定的?爷爷教我时可没说那是天师道道术,否则我才不学呢!”

    “放肆!”司徒南猛然站起来,“既然学了我天师道的法术就是天师道弟子,这事儿可由不得你了!”

    “哈”我冷笑一声说道:“学了怎么样?我出生时我母亲已经死了,我便跟天师道没有任何关系,至于爷爷教我一没说是天师道道术、二也没让我认师父”

    “行健师伯,你们都消消气,”白无悔劝道:“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事情坐下慢慢说嘛。”

    在她的劝说下我和司徒南才坐下来,白无悔继续说道:“行健,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我知道这些年你过得很苦。

    我爸爸为了你的安全不敢暴露身份、更不敢说出你的真实身份,并不是师门不帮助你们。”

    司徒南也降低了音量,“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