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舞红尘 作品

第二百七十六章难伺候的主

    “小君……颜小君……”

    黎霆的脚步已经火速的跃至颜小君的身边,颜小君耳畔隐隐约约能够听到有人在唤着他,双眸无力的撑开,凝视着黎霆,他小小的唇瓣张了张,没有声音,但是,黎霆却能从他的嘴形可以听出,他在叫“爹地”……

    “小君,小君乖,跟爹地说说话……”

    焦灼的声音里布满了黎霆的恐慌,他体内的血液仿佛也在顷刻间凝结了,静止不动了,不敢碰他的身体,仿佛这个时候,颜小君只要稍许的一碰触,他就会虚弱的立马消失不见。

    颜语汐几乎是攀爬过来,来到颜小君的身边,喉咙里好似有异物在哽住是异常尖锐的疼,她连唤着颜小君的力气也没有了。

    然而,她的手却抚了抚颜小君的身体,掌心下还能感受到颜小君温热,粘稠的血液,“小君,是妈咪!妈咪在叫你,你听到了吗?”颜语汐好不容易已经找回了自己声音。

    “快……快去……那里好像有新闻。”记者们敏锐的看到了颜语汐和黎霆的身影,扑越而来,快速的摁下快门,照着这一幕幕情景。

    颜语汐鹅黄色的礼服上,沾满了鲜血,看起来是十分的惊悚!心下在不停的祈祷着,千万不能让小君有事,如果小君有事,她也活不成了。

    今天小君会发生意外,全是她一手造成的!心脏在急速的跳跃,宛如要在这一刻将一生的心跳在这里跳完,停止……

    越是看着颜小君不动不响,她的恐惧就越来越浓了,终究承受不了这个事实,昏厥过去……

    一场订婚仪式,因为这一场意外不欢而散,好似上天真的不看好她和唐允泽,所以,也在冥冥之中增加了其坎坷和不顺畅。

    而媒体记者更是逮到了更好的新闻,不枉这一次的前来。

    其实,媒体记者要乱写什么,唐允泽不在乎,他现在在乎的是,若是颜小君真的有什么意外发生,颜语汐恐怕和他……也是一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会了。颜语汐一定会深深的自责,进而拒绝和他继续在一起……

    ****

    “妈咪……拜拜……”

    “妈咪……是你害死我的!是你自私的不要我……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以后,你再也别想见到我了……”

    昏迷之中的颜语汐噩梦连连,额头上渗出了厚厚一层汗珠,“小君……小君不要走……对不起……是妈咪对不起你……你等等妈咪……”

    她说着梦话,脸色苍白的犹如枯槁,异常的吓人。

    “语汐,你醒醒!我是允泽,你醒醒!”唐允泽知道她一定是在做噩梦了,守在她的身边,轻轻的拍着她的脸颊,脸上充斥着对颜语汐的关切。

    “小君……”颜语汐睁开眼眸的瞬间,嘴里依然还是在念叨着颜小君的名字。

    她的双眸已经褐去了平素的晶亮,璀璨,现在也灰白的令人心痛,好一阵,她才适应周遭的环境,“小君,我的小君怎么样了?”

    颜语汐猛然的坐了起来,情绪较为激动,唐允泽则是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心疼不已,“别担心,医生说小君没有什么大碍,他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

    耳畔听着唐允泽的回答,颜语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积压在心底的石头总算是放松了不少,“小君现在在哪里?我要去看他。”她急急忙忙的从病床上下来,恨不能立马飞到颜小君的身边,好好的看他究竟是伤到哪里了……

    然而,她一急,晕眩感就频频的来袭。

    “你别那么着急,先担心你自己的身体,你本来就贫血,再加上心里急切,很容易昏倒,先休息躺一会,待会我们再去看小君。”唐允泽望着颜语汐此时虚弱的模样,切实的心痛。

    而且,越是看着颜语汐对颜小君的担心,他也泛出了极度的恐惧感。

    因为小君是她和黎霆之间的纽带,若是有一天,颜语汐看在儿子的份上,重新回到黎霆的身边,他该怎么办?

    唐允泽的恐慌也是遍体的在渗透,凉意更是从脚底向身体每一个角落在乱窜开来,恐惧也在悄无声息的加深了……

    “可是……你知道吗?他留了很多血……”颜语汐似乎有点不相信唐允泽的话,她一定要真真切切看到了颜小君没事,她才能放下心来。

    “医生说了,脑部的神经血管很多,所以,轻微的擦拭都会引起血流不止,小君只是手有点骨折,在医院住几天就不会有事。”

    当时,幸亏车主刹车及时,否则,若是从颜小君的身体上碾过去,恐怕他真的就没命了……

    “真的?”

    “若是不相信,就去看看他吧。”颜语汐对他言语之中的不信任,迫使唐允泽感到万分的无可奈何,倒不如让她自己亲眼去看看。

    她醒来的第一时间,想得只有颜小君的安危,这一点,唐允泽还是很能理解,毕竟自己的孩子有事,谁会不担心?可是,这么久了,她对他们订婚的事情,只字不提,显然订婚的事情对她来说完全不重要!

    即便,他知道颜语汐并不是因为爱他才会和他订婚,只是却没有想到,她是真的那么不爱他,不在乎他……

    唐允泽的心底下泛出浓浓的酸涩和苦痛……

    ****

    “颜小君,吃饭了!”陈贝贝的声音不改她的洪亮,端着手中的一碗饭,完全没有把颜小君当成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