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舞红尘 作品

第二百三十二章成年人玩得起!

    空气里还弥漫着浓郁的酒味,厚重的窗帘遮掩住房间里所有的氤氲,暧昧,静得出奇。

    “老爸,头痛得快要裂开了,全身也痛……给我弄一点吃的行不?”

    熟睡中的陈贝贝嘀咕着,她的双眸紧闭,话语说得是含糊不清,慵懒的身体翻转了过来,却在翻转之余,突然之间发现有一个极重的物体横压在她的腿上。陈贝贝无力的蹬了蹬脚,“多多……别闹了,我快要累死了。”

    多多是他们家狗的名字,陈贝贝母亲死得早,家里就只有她和老爸一起,所以后来陈贝贝养了一条狗叫“多多”。

    她不断的在唠叨着,双眸始终是紧闭,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不对劲,然而腿上的重物依然存在,此时此刻,别说是重物,恐怕连盖在身上都嫌它太重了。

    丫的,真不该和白贤畅拼酒……

    看来,她也老了,不中用了,以前几瓶酒,根本不在话下,小事一桩,没想到这一次竟然变得柔弱不堪,就是一现代版的黛玉妹妹。

    “死多多,给我滚下床去!”

    陈贝贝的声音黎依然还是显得有气无力,不过不耐烦之意格外的明显。

    此时迟钝的陈贝贝自始自终没有发现床榻上的另外一个人……而白贤畅似乎耳畔也传来吵闹声,睡梦中的他不由自主的拽了拽眉心,这声音……貌似是陈贝贝的?这个女人真是犹如瘟疫,如影随形,连他睡觉也不放过,魔音竟然出现在他的梦中。

    白贤畅很自然的揽紧胸前的棉被,试图去遮住自己的耳朵,但是,这一扯……就扯动了陈贝贝,她的身体被牵动,“死多多……你不想活了啊!”一声怒吼,陈贝贝反怒的坐了起来,惺忪的眼眸低垂着,只觉得全身上下犹如被卡车给狠狠的碾过,痛得快要支离破碎了。

    这一次宿醉,咋就那么奇怪了,以往只是头痛的快要炸裂开来,现在竟然是身体痛……

    陈贝贝缓缓的抬起双眸,试图要拧住多多,非得好好的教训它一番不可,可是,当她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白贤畅时,她的脸色立马傻愣了下来,惊讶的愣在那里。

    眼前的一切,似乎太不真实了,白贤畅居然光溜着身体匍匐在床上,还一脸睡得香的模样,好吧,就认为是在做梦吧,甚至可以认定自己眼眸底下出现了幻觉,但是,再看看她自己,她也是赤裸着上半身,而下半身虽然被棉被遮住,此刻,她却能够感觉到下面亦是空无一物……

    “啊……”

    好半响之后,陈贝贝回过神来,尖锐的惊叫声,几乎快要将屋顶给掀翻了。她的全身犹如烈火一般在剧烈的烧灼,面容上全是火辣辣的绯红。

    白贤畅就算是再能睡,再累,这巨喊声,也能把他唤醒来,“吵什么啊?”他有起床气,很不悦别人把他吵醒了。

    然而,在他睁开眼的瞬间,瞅着陈贝贝那么清楚的立在他的前面,还有他们两人……这个时候极为暧昧的场面,周遭全是散落着他们的衣服。

    “这……这……”白贤畅的惊愕一点也不亚于陈贝贝,“这”了好半会之后,也没有“这”出个所以然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两个明明就是在pub喝酒的,怎么就现在在床上了?

    陈贝贝的双眸里满是嗜血的殷红,她的模样像是一头吃人的小老虎,随时随刻准备将自己尖牙利齿扑向白贤畅,但是,她现在却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的腿间在泛着剧烈的疼,全身上下仿佛没有哪一处是不疼的……由此可知,他们昨天晚上……

    该死的白贤畅,原本还以为他不是一个太坏的男人,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下流坯子。陈贝贝忍不住的拽紧了拳头,她若是和以前一样生龙活虎,现在白贤畅根本就没有机会还能活生生的在他面前,早已经被打得进医院了……

    “贝贝……不,陈小姐……应该叫贝贝姐才是,我……我……”一时间,白贤畅全然是慌神了,连称呼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陈贝贝她不比一般女人,遇到这等事情,即使大家都不是出于自愿的,完全是稀里糊涂就这么上了床,但是,她绝对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女人。

    “我们……我们应该没有什么事发生吧。你……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即使我们没有什么事,我也会尽量满足你。”白贤畅先发制人,试图尽早的撇开身上的责任。

    富家子弟从来只玩一夜情,什么样的女人他们没有见过,所以,即便是再美丽,身材再好的女人,都不会留恋。

    而黎霆却也算是一个例外,原本也是和颜语汐一夜情开始,却没有想到到后来竟是一发不可收拾,完全被虏获了。

    陈贝贝是颜语汐的好朋友,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好惹的苗,再加上,他和黎霆,颜语汐是朋友关系,这些牵扯,使得现在白贤畅的心里就好似打翻的五味瓶,胡乱的陈杂在一起,异常的混乱,当然也不可否认这层层叠叠的害怕是那么如影随形的紧跟着他而来……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