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舞红尘 作品

第二百二十二章再怀一个颜小君

    颜语汐的官司因为alex一口咬定是她杀害孟情,但是水果刀上均有颜语汐和孟情的指纹,法官也无法判定这一场杀害究竟蓄谋已久的杀害还是误杀,再加上许嫂被henry缠的实在是没有办法,不敢出场作证。

    所以,最初她一直坚称是颜语汐杀害孟情的言辞,也让法官不得不怀疑,不敢妄自的判定是颜语汐杀人。

    “许嫂……你竟然敢不出庭?”alex凌厉的言辞,吓得许嫂此时浑身打哆嗦。

    “大少爷……不……不是的,因为……其实,那一天,我根本就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我觉得……这样对大少奶奶不公平……大少爷,我们……”许嫂吞吞吐吐的说着。

    “不公平?那么许嫂,你告诉我,什么是公平?这些年来我一直坐在轮椅上,就公平了?有没有谁真正考虑过我的想法?”

    alex的神情十分拧巴了,眼眸里是明显的怒焰,在“嗤嗤”的燃烧着,那一抹神色好似恨不得吞噬掉许嫂。

    许嫂自然是惊吓得浑身都毛骨悚然,“大少爷,您别这样,您冷静一点!大少奶奶……其实她也是个好人……”许嫂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安抚alex,但是就好像henry所说的,若是她污蔑颜语汐坐牢,肯定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许嫂,我不想听你说这些风凉话,总之,你给我记住,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你若是不给我出庭作证,你给我小心一点。”alex狠戾的神色之中透着他的冷情。

    “大少爷……您……您这是什么意思?”

    “许嫂,你也算是聪明人,我是什么意思,你会不懂?听说你家里有一个很可爱的孙子吧。”alex最后一句话暗示性已经足够明显。

    “不……大少爷……您不能这样做!”许嫂的脸上面色在一点一滴的褐去,惨白的吓人!

    但是alex却是不搭理她,嘴角敛出的笑痕充满了邪恶,令人惧惮万分!

    ****

    颜语汐的官司一直悬着,但是她也被限制出国,所以,她原本打算和颜小君一起出国的念头也被打消!

    黎霆的重心也开始更多的转移到颜小君和颜语汐身上,然而,对于颜语汐来说却是一种沉重的负担,他在周边转来转去难免会有尴尬出色,最受益的就属颜小君。几乎天天被黎霆解放,不用练钢琴,不用做作业,自由的快要飞上天了……

    “大叔,什么时候跟我妈咪求婚呢?”颜小君嘴里咬着冰淇淋,冷不防的道出这么一句话。

    这话无疑是给黎霆莫大的鼓励,“儿子,你也认为我该向你妈咪求婚是吧。”黎霆蹲下身体来,与颜小君平视,他的脸上也显露出连日来的笑容,仿佛看到了希望,毕竟,这些天来和颜小君关系的进一步转好,所有的事情都表明他们一家人生活在一起不远了。

    但是,至始至终颜语汐对他还是不冷不热的态度,只要她一天不松口,他只能在旁边干着急。

    “呵呵……你自己看着办,我妈咪这个人呢?不是一般人可以搞定的。其实嘛……我觉得允泽哥哥也不错,你们谁来当我的后爸,我都欢迎。”

    颜小君小小的舌头不断的舔着冰淇淋,眼珠子翻着白眼睨着黎霆,看似神经很大条。

    “黎小君,我必须非常认真的纠正你的错误,我不是你的后爸,我是亲爸!什么允泽哥哥,有那么老的哥哥吗?”

    他和唐允泽几乎是同一个年龄阶段,凭什么他是哥哥?

    “他嘛……还是比你年轻那么一点,你也不想想,人家是大明星哟,万千少女的偶像哩。当然,也是我的偶像。”颜小君故意说到,对着黎霆是眼睛眨巴眨巴,坏坏的咧嘴笑道。

    干嘛钻这种空子呢?他都是有孩子的人了,比唐允泽老一点就老一点,没有什么好生气的,黎霆在心底暗暗的安抚着自己。

    “你觉得我跟你妈咪如何求婚,才算有诚意,且一定要让你妈咪答应我的求婚。”

    黎霆的目光里对颜小君是充满了期待,好比现在颜小君就是他的军师,他说的话,他一定照办。

    “这个嘛……让我想想……”颜小君歪了歪头,好似真的有在非常认真的思考,片刻之后,瞠着黑亮的眼眸审读着黎霆,伸出略显胖乎乎的小手。

    黎霆对他这个举动表示不解,什么玩意?这算是什么办法?

    “什么?解释解释。”

    颜小君一听这话,原本坏坏的脸上瞬间紧绷了起来,“你让我想办法,多少要有点表示吧!这是江湖规矩,你怎么一点也不懂事呢?”颜小君对黎霆的行为异常的不满。

    这家伙……

    怎么好似很缺钱的样子,每一次见到他,从第一次的相遇,直至今天,他开口闭口,时时刻刻就把钱挂在嘴边,看来……以后黎氏交给他,他一定吝啬得跟欧巴桑似的。

    “多少呢?你说说看,要多少才算是表示,才能让你替我出谋划策。”黎霆紧握住他另一只手,一本正经的说着,并且还仔细的打量着颜小君。

    “呵呵……”

    又是颜小君习惯性的笑,笑得看似天真无邪,实际上包藏着无比的邪恶。

    “笑什么?”既然能开口,难道还怕说出数字,且他什么数字出不起?

    “那我要说了哦。”颜小君不动声色的叹息了一口气,宛如这个数字是无比的大。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