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舞红尘 作品

第一百六十六章相夫教子

    “铃铃铃……”

    颜语汐的手机铃声是不曾间断过,一直在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而她则是有些尴尬的摁掉手机,面露出稍许不好意思的神情望着唐允泽,“对不起……”短短的几个字眼,透着颜语汐的惴惴不安。

    唐允泽却是淡淡的发笑,原以为他不会说什么,但是在迟疑片刻之后,他不疾不徐的开口,神情举止之中尽显优雅,“颜小姐,似乎……心多事多电话多……不如等颜小姐将事情处理好了,我们再进去也不迟。”

    这话听入颜语汐的耳畔是一种绝对的讽刺,他是在讥讽她。

    唐允泽挑了挑眉,实际上眼眸底下没有什么讽刺的意味,但颜语汐听来是格外的别扭!

    “不是……唐先生,我其实没什么事,我们进去吧。”颜语汐努力让自己保持很冷静,优雅的态度,当然心下更多的是期待着快点结束这什么宴会,以后和唐允泽好保持距离。

    她并不是有“过河拆桥”的意思,只是发觉唐允泽这个人……危险程度一点也不亚于黎霆。

    黎霆一开始也是这样给人以无比窒息的沉闷感,但是,后来彼此熟悉了,对他的畏惧感也逐渐在下降。

    唐允泽微微的抿了抿唇,“走吧。”

    而电话这一头,被颜语汐屡屡拒绝的黎霆则是狠狠的握紧手机,若不是有别人在场,他一定会狠狠的甩掉手机。

    该死的颜语汐……她竟然和唐允泽又扯上关系了,她一天不勾引男人,心头不舒服是吧?

    看到展飞杂志社上对唐允泽的采访,黎霆就已经约莫的猜测到唐允泽一定是有什么意图才会答应颜语汐的采访。

    想想看,国内有多少报刊,杂志想要给他做专访,他却最终偏偏选了这么一家快要倒闭的杂志社……

    颜语汐究竟是用什么方法说服唐允泽的?这不仅仅是黎霆的疑惑,也是同行业人的疑惑!

    黎霆的眼眸变得愈加的深邃,一副深不可测的模样里,辨别不出他此时究竟是在想些什么……

    “黎霆,你怎么了?现在是宴会的场合,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我们回去说好吗?”孟情小声的在他的耳畔提醒着。

    自从那天看见黎霆和颜语汐在游轮上出现的时候,孟情竟然表现得和平常无异,那么的平静。太过平静了一点也不像是她的作风。

    “我没事,别担心,我在这里一个人吹吹风。”黎霆虽然不想说话,然而说出来的语声还是那么的低沉,刻意的将他的怒气给压了下来。

    今天是唐允泽父亲的寿辰,黎家和唐家,两家人是世交,不来参加这个宴会说不过去,但是,他却十足的厌烦这样的场合。

    孟情站在他的身后,久久的望着他的背影,看不出她的神情,到最后,她的神情由苍白逐渐转到阴冷……

    其实,她能大致的猜测到他生气一定和颜语汐有关,只要是遇到和颜语汐有关的任何事情,他的心情和脾气就会很自然而然的变得糟糕透顶。不过也因此,她对黎霆的恨意加深了,越来越深……

    颜语汐和唐允泽步入宴会场,里面果然还是和颜语汐想象之中的一样,衣香鬓影,奢华气派,处处都在彰显着铜臭的气息,可以看得出来他们都是上流社会的分子,当然……这其中也有不属于这个圈子的人,只是在这里撑场面,刻意的将自己装扮成上流社会的人。

    比如她……

    她虽然不是刻意想要进来这里,但是,横竖都是来了,没有太大的区别。

    今天的颜语汐长长的秀发平整的盘在脑后,干练女强人的意味十足,耳垂两侧留下的几缕发丝,又平添一抹妩媚诱人的风情。

    黑色的晚礼服,搭配上她白皙透粉的肌肤,她一出现在宴会时,便是轻易的引发了一阵小小的轰动,在场男士的眼神略显虎视眈眈的在灼落在她的身上,那么炙热的光芒,让颜语汐还是很不习惯。

    而在她的心里,她并不认为是她自己而引起的轰动,全是因为她身边的唐允泽的魅力所在……

    “这种宴会……你不担心记者吗?”颜语汐突然之间发问,也顷刻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若是被别家杂志报刊报道有关她和唐允泽的新闻,颜语汐敢肯定展飞势必会有较大的波动,先前所有的努力也是白费了……

    一时间,在想到这些事的时候,颜语汐的身体情不自禁的在发冷,艰难的吞了吞喉!

    “你不就是记者吗?我现在给你机会写一篇报道,你应该高兴才是。”唐允泽睨着颜语汐的眼神带着点戏谑的含义,嘴角勾出的弧度,是那么的绝美,令人移不开视线。

    颜语汐一听,并且在心里仔细斟酌之后,发现并不是那么一回事,“你……你别拿我来开玩笑了。你应该清楚,我若是再发有关于你和宴会的报道,展飞杂志社一定会又再次面临关闭。”

    倘若她和唐允泽被拍到一起出席宴会,同行的人一定会拿来说事,说她是什么手段骗到唐允泽……紧接着而来的是各种对她的攻击,她若是受到攻击了,展飞的形象也会有很大程度的破坏。

    在说完这话之后,颜语汐的视线开始在会场里来来回回的搜寻着,若是真有记者的身影,她说什么都不会进去。绝对不会让他们抓到把柄……

    “喂,不会真的有记者吧?”颜语汐确认式的发问。

    “你说呢?”

    “我说?我怎么知道!拜托,我就是不知道才会问你。你难道就不怕别人炒我和你的绯闻吗?”颜语汐白了他一眼,真不知道他现在究竟是在想些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