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舞红尘 作品

第一百四十八章劈腿的男人!

    “出来了,出来了……快,唐允泽出来了。”

    电视台的门口,挤满了记者和一群唐允泽的影迷朋友,一时间将电视台的门口是堵得水泄不通。

    “唐先生,请问为什么拒绝接拍陈导演的戏?难道是因为先前你和陈导演先后传出绯闻,现在是辟谣吗?”

    “还是唐先生您现在越来越红,根本就不屑拍陈水晶导演的戏呢?”

    ……

    记者们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开始轰炸着唐允泽。而颜语汐虽然也是拿着话筒,对准着唐允泽,但是,此时,并没有像其他记者一样“虎视眈眈”,“咄咄逼人”,反而有一种静观其变的态度。

    这些问题……的确,一定是大家所关心的话题,但是,依照现在唐允泽的态度来看,根本就不可能回答这些问题,颜语汐带着审读的视线打量着唐允泽。

    听说,唐允泽出道至今,绯闻极少,然而,前段日子却是传出他和陈水晶导演的绯闻……这是不是说明唐允泽对陈水晶导演真的动真情了?还是,这其中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颜语汐暗自思索着,双眼不停的在唐允泽的脸上打量。

    一副偌大的墨镜遮去了他的大半个脸颊,然而,却掩饰不了他的邪肆和冷傲。唐云泽也似乎察觉到有那么一双眼眸正好整以暇的盯着他。

    果然,一回头,颜语汐便是与他的视线四目相视……

    虽然隔着墨镜,颜语汐不难感觉到他的那股狠戾,但是无妨,在她颜语汐当记者的时候,早就已经练就了一副厚脸皮,既然目光已经转移到她的身上,她不问一个稍微有点爆炸性的问题,就愧对他的目光了。

    “唐先生,您的沉默,是否在默认你和陈水晶导演其实就是男女朋友关系?或是,唐先生劈腿陈水晶导演,找上了另外一位红颜知己?”她不疾不徐的问道,相对于其他记者快速的语调,她则是显得十足的沉稳,凝望着唐允泽的眼神也是无比的认真。

    看在唐允泽的眼里,似乎她就是在刻意的挑衅他,唐允泽微微的勾了勾唇,睨着她,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眼神转移到她的话筒上……

    他是在记住她是哪一家报社的吗?

    见此,颜语汐有些紧张的拽了拽了话筒,“唐先生,请您回答这个问题。”颜语汐镇定的说道。

    “对,唐先生,请您回答……”

    其他的记者也开始追着这个问题。

    “对不起,大家请让让,今天我们不会回答任何这些无聊的问题,允泽之所以不接拍陈水晶导演的戏,完全是因为档期的原因,根本不是大家所说的绯闻,甚至劈腿的荒谬言论!”

    此时,唐允泽的经纪人出来解围,并且眼神狠狠的瞪视了一眼颜语汐,仿佛是在做警告。

    而越是这样,颜语汐就越是激发了她的好奇心,“所谓无风不起浪,为什么别人不报道唐先生和其他女星的绯闻,独独追踪唐先生和陈水晶导演的新闻,这说明其中一定有蹊跷,根本不是荒谬的言论。”

    唐允泽听闻着,唇角勾出的弧度更邪肆了,仿佛并不算太生气,只是一瞬不瞬的注视着颜语汐,最后摘下墨镜,睨着她话筒上“展飞”两个字,一个完全不知名的报社或者杂志社公司。

    “这位记者朋友,你想要用这种张扬的方式来打响你公司的知名度……恐怕,已经落伍了。”

    唐允泽瞅着颜语汐,脸颊上闪现着浓郁的鄙夷。

    “大家是不是很想知道我和陈水晶导演的关系?”此时,他倒是成了主导方。

    “是。”

    “当然。”

    ……

    记者们争先恐后的回答。

    “我和陈水晶导演的确有关系,不过,仅仅止于导演和演员的关系,之前的绯闻,不过只是为了剧组的宣传而制造的一点新闻而已。这一次,没能和陈水晶导演合作,只是我个人认为我不适合她戏中的男主角,仅此而已。下一次,陈水晶导演若是有适合我的角色,我一定会出演。”

    唐允泽淡淡的回答,目光扫向颜语汐时,有一抹挑衅。

    “好了,允泽已经回答了你们的问题,大家让让……”

    经纪人奋力的挤开人群,和唐允泽一起散离记者的包围。

    颜语汐没有挖到她想要的新闻,自然是不甘心,看着唐允泽和经纪人一同没入车内,也是急急匆匆的开车,紧跟在他们的身后……

    其实刚才颜语汐并非想要开口刁难唐允泽,她真正的目的是能够为唐允泽做一个专门的个人采访。

    唐允泽的绯闻少,而且除了上电视节目之外,对于报刊,杂志社的采访,他一律拒绝,若是她能说服唐允泽接受采访,“展飞”拿到独家,那么“展飞”的业绩势必会看着上涨。

    所以,对唐允泽这个“大人物”的追踪报道,颜语汐是势在必行,非要拿到不可……

    唐允泽和经纪人上车之后,经纪人不禁在发牢骚了,“刚才那个女记者,简直太欠揍了!分明是在挑衅!”即便是现在甩开了记者的追踪,经纪人是满脸的愤怒。

    “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而已,为了出名罢了!很正常,别太气愤。”唐允泽不浅不淡的说道,显然现在已经对颜语汐已经不那么气恼了。

    经纪人自观后镜里睨了睨,“咦?后头有人在跟踪?难道又是刚才那位女记者?”

    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