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舞红尘 作品

第四十二章会呼吸的痛

    “什么?你要请我们喝酒?”陈贝贝惊讶出声,飙高的分贝快要震聋了眼前白贤畅的耳朵。

    白贤畅略显优雅的掏了掏耳朵,“是的,两位美女有意见吗?”他的视线在陈贝贝和颜语汐两人之间来回的扫视着。

    而陈贝贝则是用着她犀利的眼神在白贤畅身上来来回回,左左右右的审视着,微微的吸了吸鼻梁,仿佛嗅到了白贤畅身上不安好心的味道。

    “你……”陈贝贝很大牌的指了指白贤畅。

    “我在呢,美女。”白贤畅油腔滑调的道。

    “给我闭嘴,我压根儿也不喜欢别人称我为美女。叫我的名字,陈贝贝。”很利落,豪爽的道,就跟她的脾气是一模一样。

    白贤畅这心底也不免有了一抹鄙夷,他还不愿意叫美女呢,也不看看她自己,和颜语汐简直是差远了。

    “白先生,谢谢你的好意,至于喝酒,我们暂时没有那个兴致,你还是回去吧。”开口的是颜语汐,虽然偶尔她也会和陈贝贝发神经,但是,相较而言,她还是更靠谱一点。

    “对,你不要来烦我们了,我看着你心烦。”陈贝贝说话从来不留情面,对待任何人都是这样,更何况是他……黎霆的朋友。

    “不不不……别这么说,今天我是诚心来邀请你们的,既然我们能够相识就是一种缘分,颜小姐,别这么拒我于千里之外好吗?就算你和黎霆之间真有什么过节,那是你和黎霆之间的事,我个人是很友好,是真心想要和你们交朋友。”

    白贤畅将目光转移到了颜语汐的身上,没有搭理陈贝贝。

    毕竟,他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和颜语汐多多接触,以便以后有更好的发展……

    “敌人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请问你是黎霆的敌人,还是朋友?”陈贝贝略显盛气凌人的睨着白贤畅,双目逼视着他回答。

    “这……陈小姐,非要回答这个不可吗?”

    白贤畅脸上泛出尴尬之色,心下则是大骂陈贝贝的神经病。这种女人……他敢打赌,未来的十年,甚至是二十年,绝对还是单身,典型一剩女。

    “当然。”

    陈贝贝点头。

    “好了,贝贝别说了。这样吧,白先生,今天的邀请我给你面子,所以我和贝贝都会去,但是,仅此一次,以后我希望白先生不要再来学校邀请我们做什么,因为不管做什么,我们都不会再赏脸。还有,喝酒可以,不过千万不要有黎霆在场,这样可以吗?”

    颜语汐的声音里格外的严肃,认真,一听就是格外的有气场。

    “行,可以,没问题……”

    白贤畅连连回答,一次机会,总比完全没有机会好,而且说不定就这一次机会,他们就可以擦出爱的火花。

    “那就这样说定了,我晚上八点过来接你们两位!”白贤畅甚是热络。

    “不必了,你告诉我地址,我们会准时到。”

    她就是不想白贤畅经常出入她的学校,才会答应他,好让他以后再也别来打扰他了。

    白贤畅甚欢的离开之后,陈贝贝就不解了,“你丫为什么要答应他?他这个人,一看就不像是个好人。”

    “算了,就这一次,我们有两个人在,他能奈何我们吗?再说了,我现在真想喝醉,醉得最好是一睡不起。”

    颜语汐突然之间说起丧气话来了,好似眉宇之间满是忧心忡忡……

    “哎哟,你个死丫头!说得是什么鬼话!喝酒就喝酒呗,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多难听。那么今晚看来我又要舍命陪君子了。我真是交友不慎啊,我本来说好了,这个月不喝酒,把我的啤酒肚给减下来,被你这么一闹腾,计划全泡汤了。”陈贝贝不满的在抱怨。

    “呵呵,计划啊……永远赶不上变化。所以,你就别再渴望你能瘦几斤了。”颜语汐调侃道,陈贝贝则是恨得咬牙切齿。

    笑颜,笑颜……

    她的脸上好似永远没心没肺在笑,在闹,可是,有谁知道她心底下有多痛?莫名的痛,锥心刺骨的痛,尤其是看见黎霆和孟情两人在试穿礼服的情景,他的眼神,他的温柔……

    每一个画面,都令她悲伤不已。然而,他对她不是龇牙咧嘴,就是冷冽如霜,从来不曾真正意义上的尊重过她。

    不过仔细想想,她颜语汐是他什么人?他又何必给她什么尊重?

    而颜康的事也让她烦恼万分,不可能让他就这样辍学了,可是,一时间又想不出其他办法来,所以,最终,她还是只能厚着脸皮去求黎霆……

    想想这些,她真恨不得几百坛酒把她淹死算了,死了一了百了,可惜,她不能……甚至连死的权力也没有,太多责任和义务积压在她身上了,也太多不舍和牵挂维系在心中。

    ****

    又是这个pub?颜语汐的眼神略微的扫了周围一眼,仿佛在看黎霆在不在?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她既想见到他,又不想见到他。

    想见到他跟她说有关于颜康的事,又不想见到那副讨人厌的脸蛋。

    “颜小姐,放心,今天黎少不会来,他最近没闲工夫出来喝酒,忙着订婚,够他呛的。”

    白贤畅看出了她的心思。然而,话一出口,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我是说他最近有点忙。”

    “他忙干我们屁事啊?见到他,让我反胃。我们能不能别提他?既然要喝酒就喝个痛快。”陈贝贝很豪爽的干掉了一杯。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