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舞红尘 作品

第二十章家的温馨

    深夜。

    颜语汐在门外等着颜康回来,不管他心中有多大的怨气,或者心中有多少不满,每逢周末,他都会准时回家,这一点他一直没有变过,只是每次回来,身上总是会有不同程度的伤出现。

    他虽然好打架,脾气冲动,但是,颜语汐知道,其实,他心地是善良的。

    倚靠在略显老旧的墙上,颜语汐思索着,待会他回来时,她该怎么跟他说……

    然而,正当她陷入沉思中时,颜康早已从她面前经过,没有给她半丝的理会。

    “喂……颜康……”

    幸亏她反应还算快,及时的抓住了他的衣角。颜康对她的动作显然是不悦,回过头,稍显暗沉的眸子注视着她,“什么事?”从他的喉间冷冷的逸出三个字,仿佛不夹带有一丝温度。

    颜语汐瞥见他这等神色,而且他也停下了脚步,自然松开了他的衣角,刚抓过他衣角的手,有点尴尬的交叉在一起,显得很无措。

    “颜康……我们能谈谈吗?”

    她的声音有点低,好看的美眸悄悄的望着他,好似在观察他此刻的神色,是喜?还是怒?

    “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谈的。”

    颜康耸了耸肩膀上的背包,不让它掉下,语气依然是无比的冷淡。

    “颜康,你别这样好不好?其实……其实我知道你是关心我的,只是,不擅于表达而已。我可是你姐姐哦,你有什么话不可以跟我说的呢?”颜语汐努力在他面前摆出一副乐观,微笑的面庞,然而,心底下却是羞愧的。

    “少说这些话,我不想听。从今天开始,以后请你再也不要多管我的闲事了,而且,周末我也不会回来,有时间,我会直接去医院看妈。”颜康认真的道,仿佛这个决定他已经想了很久了,今天恰好碰见颜语汐,所以就告知一声。

    “颜康,你真的要和我们脱离关系吗?”

    不回家代表是什么意思?表示永远不要这个家了?

    颜语汐脸颊上布满了惊愕的神情,眼眸不停的在他脸上搜寻着。

    颜康沉默,片刻之后,他试图进去里面的房间,却再次被颜语汐拦阻了,“颜康,你这个家伙给我说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就算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又怎样?最重要的是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妈妈爱你,我也爱你。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难道还敌不过一层血缘关系吗?”

    霍然间,颜康的身体有些僵硬,眸子里仿佛在不知不觉中也染了一丝丝水雾。

    和她们在一起,他不曾为她们做过什么,连母亲动手术的医药费,也是颜语汐卖身才凑齐的。他对她们来说,就好像一个累赘。没有他,她们可以有更好的生活……

    “颜康,不要这样好不好?你是我和妈最亲最亲的人,我们不能没有你。你是我们家的顶梁柱啊,你走了,我们怎么办?你舍得丢下我们不管吗?”

    她似乎察觉到了颜康眉梢之间的变化,他也在纠结,也有浓浓的不舍在他脸上划过,所以,颜语汐的语气霎时间糯软了下来。

    “你需要我管吗?”而颜康的一句反问,顷刻间问得颜语汐咬口无言。她咽了咽喉,显得有些不自在,“这……我是姐姐,所以,多半情况下,是我来管你。”

    在思索半天之后,她还是搬出了姐姐的头衔压住他。

    “就因为这样,你可以不问家里人的意见,擅作主张和别人交易,成为他们的玩物?这样没有自尊的颜语汐,我不认识。”

    颜康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挑明了来说。不过说完之后,他就后悔了,虽然气她,但是他能理解她爱妈妈的心,为了妈妈,她做什么都愿意。不光是她,为了他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她也同样是心甘情愿。

    “对不起……”他道歉,声音显得格外的沉重,胸口处更是揪心的疼痛。

    此时,颜语汐的泪水也落了下来,“我是没有自尊,可是自尊值几个钱?自尊在当时能救妈的命吗?如果是因为你瞧不起我,怕我的丑事影响到你,你以后可以不回家!”

    颜语汐原本挡在他身前的身体偏开了。

    她也不想成为别人口中的“玩物”,谁不想活得有尊严一点?只是那时候,她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迅速弄到十万块……

    悲伤在两人之间流转,颜语汐的泪珠在两颊恣意的流淌,可是,唇角却微微漾着一丝丝笑意。

    颜康的四肢百骸仿佛被抽空了一般的生疼,“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们。”话语里有着浓浓的自责,亏她刚才还说他是家里的顶梁柱,他根本就不配!

    他只有在发生事情之后,极其的任性,试图让颜语汐彻底的放弃他,不要再管他任何事……却没有想到反倒是给她惹来更多的麻烦。

    “我从来没有看不起你,是我感到内疚,你们为我做了这么多,我却什么都不能为你做……”颜康的言语也越来越哽咽了。

    “颜康……”

    颜语汐上前紧紧的抱住他,泪水不断的流淌,“什么都不要说,因为是一家人,不存在谁为谁做,我们大家都是在为这个家。”

    颜康也揽住了她的纤腰,成年后,两姐弟第一次如此亲密的靠近。

    昏暗的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在月色的掩映下,一点也不感到孤单……

    翌日。”咦,你一大早在看什么?”一大清早,颜语汐就瞥见颜康在不停的用笔画着什么,无比的认真。

    “兼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