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 作品

.试春盘(12)【H】

    被李意期抱在怀里的黎秋瑟缩了一下,粗砺的指腹碰到花户后带来的刺激让女孩儿轻哼出声。而这个动作只是一个开端罢了,紧接着,男人分开了她的腿,跨坐在坚实的大腿上,粗黑的大肉棒直直抵上女孩儿的粉丘。

    李意期的举动让黎秋忍不住打了一个颤栗,此刻没有那层布料的阻隔,两人的性器就这么紧紧贴合着。女孩儿甚至能感受到龟头上残余精浆的黏腻感,如此兵临城下,吓哭了这娇娃娃。

    “你不能这样……呜呜……”豆大的泪珠顺着小姑娘白嫩的脸蛋儿滑下,湿毛巾早已掉落一旁,粉拳用力地捶打着李意期的胸膛,“内裤脏了,我穿不了……你就是故意欺负我……我讨厌你,讨厌你……”

    女孩儿抽抽搭搭地控诉着,嫩穴儿被坚硬滚烫的大肉棒杵着,很快又泛起湿意。

    李意期忍得脖上的青筋都暴了起来,龟头顺着那条细缝来回摩擦,小花瓣保护着娇美的嫩穴,迟迟不肯打开,他也不敢冒然顶进去:“阿秋,你都湿了……就让我进去一会儿可以吗,我保证,不射在里面。阿秋,你就听我一回,好不好?”

    “不好不好!”黎秋高高抬着臀儿,躲避着那危险的阳具,两排齐整的贝齿陷进男人肩膀上的肌肉,“我害怕,你不能这样……”

    李意期当真是没了脾气,胯间那根巨物不再抵着女孩儿的羞花,而是让她握在手里:“阿秋,你在怕什么?男女之间的事你迟早都要经历的,我也会一辈对你好的,如果你愿意,我明天就和你登记结婚!还是说……你不喜欢它?”

    黎秋泪眼婆娑地看着手里粗大灼热的肉棒,龟棱丰厚有力地突张着,龟头上的精液已经看不见了,想是全又抹在她的腿心,只衬得他酱紫色的大龟头油光发亮,黝黑的棒身上经络分明。这种年代,黎秋不可能没见过男人的性器,即便她有心不去看,也避免不了室友的荼毒。

    可不管怎么说,她知道李意期的阳具生得实在是好,硕长挺直,甚至大得有些吓人。但要说不喜欢,哪里谈得上呢……

    黎秋摇摇头,小手被男人牵着地套弄起来:“可我只认识你这么几天,我不了解你,你也不了解我。难道,你和别的女孩做这种事,也那么草率吗?”

    在黎秋的思想里,早已下意识地把李意期划分为拥有过无数红粉知己的有钱人。毕竟过了三十岁的男人,还是处男……未免太可笑,也太稀有了。

    “你说什么?”李意期冷下了声音,攥握着女孩儿手腕的大手忽而收紧,“你觉得,我以前和别的女人上过床?”

    女孩儿吃痛,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他,委屈地哭喊道:“不然呢?要不是你在别的女人那里尝惯了顺从你的滋味,哪里会这样强迫我!我讨厌你,也不要做你一夜情的对象!”

    一股脑倾泻出肚里的话儿,黎秋就愣在了原地,眼前是男人冷若冰霜的俊脸:“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

    说着,女孩儿捂着脸痛哭出声,这样口不择言的黎秋,不像她。

    “阿秋……”哭得发颤的娇躯被一团温热拥住,李意期低头亲吻黎秋的发顶,涩声道:“没有别的女人,只有你,一直只有你。要是你没准备好,我可以等的,只是你别再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