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 作品

.同根生(32)【高H】

    “啊……大哥……要……”

    “要什么,嗯?”男人粗喘着问她,欲火旺盛的黑眸紧紧盯着黎秋汗湿的脸蛋,“是不是要我大肉棒里射出来的精液?”

    李意期一边问着,一边扛起了女孩儿两条发颤的玉腿儿,黝黑结实的屁股放慢了动作,犁地似的一下一下扎扎实实地夯下去,好像身下的女人就是那块肥沃的水地,而他的孙根就是最有力粗硕的锄头。肉与肉亲密地相贴,男人每落一下劲臀,就发出“啪”的巨响,大的不像话儿的阳具抽出时,不知带出多少粘稠的汁水。

    “呜呜……大哥……秋儿要死了……要被肏坏了……”女孩儿咬着唇儿,颤着声哭了出来。男人的大龟头次次捅向穴心,还钻进娇小的宫,那又酥又麻的感觉她如何受得住。

    李意期闷笑一声,一点点加快动作,“肏不坏的,弟妹的小屄屄厉害着呢……又湿又紧……嘶……把大哥的肉棒吸得那么狠。说,是不是想吃大哥的阳精了?”

    男人炽热的汗水顺着他冒出青黑色胡茬的下巴,答滴答滴落在黎秋嘴里,女孩儿意乱情迷间下意识咽下这咸涩的体液,心里只盼着男人赶紧结束,“想……啊……秋儿……秋儿……想吃大哥的……阳精……”

    李意期听到身下的女人那么听话,越发来了兴致,那驴样大的物什霎时又粗了一圈,涨得发黑发紫,在黎秋的穴里进出地越来越快,“秋儿真是个小骚货,竟要吃大伯的阳精……啧啧……果真是浪荡不知羞……”

    女孩儿哪里听得这样淫秽的侮辱,有气无力地狡辩着:“呜呜呜……秋儿不是骚货……”

    “好好好,秋儿不是小骚货,是大哥的淫娃娃……日日要吃大哥的肉棒,小屄屄一日不被大哥灌精,就馋得流水儿,对不对啊秋儿?”这男人的野性算是彻彻底底放出来了,若说前几回交合还有所顾忌,如今放下了心那点忌讳,直把乡下粗人床笫间的荤话儿都往外蹦,“告诉大哥,是不是要天天吃大伯的肉棒,是不是小穴儿馋大伯的精液馋得不行,嗯?不说就今晚就一直肏你,把你的小屄屄肏松肏坏……”

    黎秋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让男人赶紧射出来完事儿,权衡下自然顺着他的话说:“嗯啊……大哥的肉棒秋儿每日都要吃……秋儿的……小穴穴……要吃大伯的精液……呜呜……大哥……求你快射给秋儿……”

    李意期得逞一笑:“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今后弟妹的小穴儿可是要每日都给大哥操弄的,记住了吗?”

    “记住了……秋儿记住了……”

    “记住了就好,”男人总算是满意地点点头,坐立起健硕的身,粗糙黝黑的大手握住黎秋娇小的屁股,发了疯似的快速抽送起来,“来……弟妹……大哥马上就射给你,射到你的小宫里去……”

    黎秋此时连句话儿也说不出了,只剩下有气无力呻吟的劲儿,这男人,此回真是要要了自己的命啊……

    “啊……”男人低吼一声,“来了,秋儿,把腿张得开开的,大哥要射了!”

    话音未落,李意期猛地将整根大肉棒送进女孩儿红肿的花穴里,黝黑结实的屁股倏地绷紧,大股大股浓稠的精液岩浆似的射进黎秋的宫,边射边激动地在黎秋耳边粗喘,“弟妹,把大哥的精液都含住了,含住了才能生小娃娃。”

    女孩儿却是听不得这淫言浪语,嘤哼一声,春水兜头浇在男人尚在喷射的龟头上。

    李意期这水儿一烫,敏感的大龟头又是一阵酥麻,粗壮的阳具忍不住地再往里深挺一截,粘稠的精液一股又一股地打在宫壁上:“秋儿……好弟妹,大伯的精液射给你,全部射给你……给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