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 作品

.同根生(11)【H】

    黎秋这小日足足缠了七日才干净。这七日里,李意期变着法给自己做各色吃食,又绞尽脑汁地哄自己吃药。倒也不是她存心要折腾这老实巴交的男人,真是她不爱吃那苦药啊……

    其实这小姑娘自己也没发现,她心底里头是格外受用男人那无微不至的关怀,和软了声儿哄着她的模样。

    不过有一事的确让她难以启齿,那男人对自己也太不避讳了,每日里沾了红的亵裤都被他寻了出来,还颠颠地拿去洗了。小姑娘晨起时望着在风摇摆的洁白亵裤,真是又羞又恼,可又不知道如何跟大哥开这个口。

    如今身下总算是干净了,也不必再麻烦那不知礼数的糙汉忙里忙外地照料自己了。

    ……

    这日李意期早早吃过了早饭,就扛着锄头出了门。黎秋则是收拾了碗筷,打算团了昨日换下的脏衣服,去河边洗洗。

    才刚一脚踏出门,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前些日大哥把自己的里里外外的衣物都洗了个遍,她总该投桃报李吧……况且男人忙碌了一天,夜里还要回来清洗衣物,也着实是太累了。

    这般想着,黎秋就摸进了西屋。

    自她与李怀璟成婚后就再没有踏入这间屋了,如今进来倒还是当初的陈设,只是多了一阵属于男人的阳刚的气息。

    李意期昨日换下的衣物正凌乱地堆在床角,女孩儿也不在意,一同放进了篮里。正打算出门时,却瞥见床上一道熟悉的粉色的布料……

    黎秋狐疑地走近,心暗道:这不是大哥夜晚歇息的地方吗?怎的有这样女儿家的衣物出现?莫非他与哪个女……不对啊,瞧着大哥不像是暗地里有相好的样啊……

    女孩儿虽然觉得这样不太好,但还是没忍住好奇心伸出了手——

    指尖一触到那布料,小姑娘就心尖儿一颤。这不是她的小衣吗!这样贴身的衣物,还是那日从京城逃难出来时随身携带的,更是府里独一无二的好料,不必细看,只需稍一碰触即可知晓。

    黎秋的心怦怦直跳,隐隐猜到了为什么自己贴身的小衣会出现在大哥的床上,她是知道大哥对自己的心,可一直以为他是发乎情,止乎礼的……

    女孩儿双手微颤地拿起皱巴巴的布料,扑鼻而来的是一股浓重的腥臊味儿,她展开一瞧,粉嫩嫩的小衣上沾满了白浊的液体,一部分已经干枯了,还有一大滩倒还是有些湿热,黏黏稠稠地糊在衣料上,分外打眼,该是男人方才射上去的……

    黎秋的脸红得发烫,这是什么东西她也不是不知道。早年在京城时,那些个所谓大家闺秀聚在一块儿,谈罢了琴棋书画并风花雪月,就羞答答地取出各家压箱底的宝贝,神神秘秘地指着图画儿上夸张露骨的物件谈论。她虽不会主动去寻了春宫图来瞧,但听她们说得多了也便知道了,偶尔又瞧上一眼,还能有什么不知道的呢……

    这回算是见到男人那不为人所知的实物了……那么黏那么稠,又那么多……原来就是这东西让女人怀上小娃娃的吗?

    黎秋只觉得自己的心从没跳得那么快过,手上沾满精浆的小衣像是充满了某种特殊的诱惑……诱惑着她去更近地闻上一闻……

    女孩儿这么想着,也的确这么做了。那些个尚未凝固的精液还富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彰显着主人浓郁的雄性气息。小姑娘颤抖着手将小衣凑到鼻尖轻嗅,男人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