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 作品

惜别离(8)【H】

    leduwo.com    “说说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胤祥闭着眼坐在书案前,骨节分明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桌面。leduwo.com

    “王爷……”魏央欲言又止,着实不知如何开口。

    “你对她动了情。”胤祥睁开眼,不错眼地看向这熟悉又陌生的属下,“本王说得对是不对?”

    “奴才罪该万死。”

    “哼……”胤祥轻哼出声,下跪着的人与自己的相貌有四分相似,所以他才出此下策,让魏央代自己与兆佳氏行了周公之礼。只是他没想到,这木头似的人竟然动了情,“倒也没什么……只一事你且牢牢记住,切莫露出什么端倪来。”

    “奴才不敢。”

    “下去吧……”胤祥头疼地按了按眉心。那日应下四哥的赐婚,他就做好了如此打算。生在皇家的孩,自小看惯了这无情与无奈,皇阿玛后宫佳丽无数,嗣众多,才有了这王夺嫡的荒唐事儿。

    他本以为自己不登五便没了这烦恼,谁知到底避不开……可这世上,便是天,也绝无可能逼他碰自己不爱的女人。如今这般,虽说不是长久之计,也没什么更好的法,走一步算一步吧……

    ***

    “四哥,没别的事,臣弟就先告退了。”

    “老十三……”胤禛叫住他,“秋儿自那日从你府上回来就不见好,太医院那些个老东西半点用也无有……”

    胤祥闻言眉心微动,了然垂眸,静静听着皇帝的后。

    “朕想着,秋儿自小与你亲厚,不妨你去瞧瞧她,她定然宽慰些……”

    “臣弟明白了。”

    ……

    胤祥一路上健步如飞,这几日的思念都化作了此刻双腿上的气力,转眼就到了长宁宫。leduwo.com

    一路进去,一众宫女太监都格外奇怪,怡亲王一个外男怎就进了格格们的居所?但就是借他们一百个胆也不敢质疑什么,自是恭恭敬敬地朝胤祥行礼。

    男人推门而入,竟是连个通报的人也没有。不由暗自嘀咕,春画那丫头哪里去了?几经辗转,终于在黎秋的寝殿里瞧见了她。唔,原来是睡着了……

    胤祥本想就此作罢,改日再来,可又觉着机会难得,看看小姑娘的睡颜也是极好。

    这般想着,便轻手轻脚地在女孩儿床榻旁坐下,细细打量着她纯净的睡颜。一双娇小的玉足从锦被探出来,格外诱人。

    胤祥似是鬼使神差地,缓缓重了鼻息……

    见女孩儿尚在熟睡,大着胆,颤抖着修长的指节,轻轻掀起黎秋身上的被褥,两条修长玉雪的腿儿,立时呈现他眼前,叫他不由暗赞一声。强忍着悸动的心,将被褥提到她的腰肢,一条褶皱的亵裤正紧紧地裹住一团饱满,直瞧得他心迷目荡,涎液暗吞。

    胤祥艰难地闭了闭眼,将锦被放下。却见黎秋嘤哼着翻了个身,薄薄的寝衣一时向一旁滑落,露出女孩儿稚嫩的一团乳儿。眼前的光景,胤祥不看犹可,一看之下,方知世间竟有如此娇嫩的玉乳,粉红色的奶尖儿,香娇玉嫩的乳肉,一切的一切都让人叹为观止。

    下身因亢奋而昂起的阳具见了眼前的美景,正直挺挺地把朝服撑起,胤祥只觉口干舌燥,夜里的绮梦霎时翻涌而来。已经不知多少回,晨间醒来时亵裤里大片湿黏的精浆,而梦里与他翻云覆雨的女人,无一例外,都是眼前俏生生的女孩儿。那每每望着胯间的濡湿怅然若失的感觉,似乎在这一刻得到了满足。

    胤祥认命地暗叹一声,双手着了魔一般,穿过朝服下摆,攥住下裤往下一扯,青筋环绕的巨龙倏地弹跳而出。着实是好大一根肉棒,尤其是那个龟头,棱深肉厚,肥硕得吓人。

    胤祥怔怔地望着黎秋的娇容,心头开始前所未有地剧烈跳动,侄女儿真的太美了,当真难以用笔墨形容,但单看着这张绝美的容颜,便足以让他魄散魂飞亦无怨无悔了……想到此处,胯下之物不由跳了几跳,更加硬了几分。leduwo.com

    胤祥有些迫不及待地圈住自己的阳具,乌黑的肉棒在五指构成的环钻进钻出,两个大囊袋完全露在外面,随着手指来回晃动。男人的呼吸越来越快,手指的节奏也越来越快,自虐似的紧紧盯着那团俏乳,铃口出淫液源源不断地吐出。发亮怒张的龟头缓缓向女孩儿纯净的睡颜靠近,阳具直直的指向黎秋嫣红的双唇。

    硕大的龟头将将蹭上女孩儿的樱唇,晶莹的前液便滴落在她的唇角。胤祥双目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