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扁舟(5)

    leduwo.com    黎秋每天都是在嘈杂而富有生机的鸡鸣狗叫声醒来的,在金陵时虽然从没有什么能扰了自己的清梦,但她觉得,乡下的生气与自在是最为难得的。leduwo.com

    李意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地走了,被褥上还有男人淡淡的气息。黎秋羞红着脸回想着昨晚的一幕幕,这是她十八年生命最大胆放纵的一个夜晚,她说不清心里的感觉,就是想把自己完完整整地给这个让她动心的男人。

    或许她是害怕吧,怕他们前途未卜的未来,这是自从她喜欢上李意期开始就有意逃避的事情。一段感情若是想修成正果,远远不是两情相悦就够了的,横亘在两人间的,还有彼此的家庭门第……对他们而言,还有一个周公馆。那回李意期问起,她也只是搪塞几句罢了,其间厉害关系,他们两人都是无可奈何的……

    “囡囡醒了?”黎秋的姥姥推门进来,慈祥地笑看着拧着眉头的外孙女,“一大早的,是谁惹我家小秋生气了?”

    黎秋叹笑一声:“哪有……”

    姥姥走过去坐在她床边,有些苍老的手拂过黎秋娇嫩的脸蛋:“囡囡啊,你和你母亲年轻时生得极像,性也像。你母亲当年也是什么心事都自己藏着……姥姥老了,也没什么别的指望,只要小辈们都过得好。”而后顿了顿,“小秋,你住在乡下到底不是长久之计,跟姥姥说说,你心里头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黎秋环着姥姥的腰,将头贴在她身上,闻着淡淡的肥皂味儿,轻轻开口:“姥姥,我只知道自己不喜欢他……可是父亲的意思是我该学着接纳试试,我也不想让父亲为难,但更不想对不起自己的心。”

    说着女孩儿就落了泪,双手缓缓攥紧姥姥的衣服,“原来我也想着,跟着谁都是一辈,况且周二少爷待我极好,感情这东西日后处处或许也就有了……母亲怕我受委屈,便让我来您这避避。可是姥姥……”黎秋睁着泪眼看着老人慈祥的面容,“现在我改主意了,我不想嫁他了……”

    姥姥摸了摸外孙女披在身后的长发,笑着开口:“可是因为李家那小?”

    “姥姥,您怎么知道……”

    老人点了点黎秋哭红的鼻尖:“我能不知道吗,那小天天在我家门口晃,还真当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昨天你这脚……怕是也和他离不开干系吧。”

    女孩儿羞赧地点头。leduwo.com

    “囡囡,告诉姥姥,他待你是否真心?你对他又是否真心?”老人认真地看着自家的小姑娘。

    “他待我很好,我也欢喜他。”

    老人微微一笑,抱着女孩儿开口:“意期是我和你姥爷看着长大的,他的为人,我很是放心。这孩也生得聪明通透,样貌也周正。你那周二少爷我不曾见过,但要姥姥说,只要你心里意,把你交给意期我也是放心的……”

    “小秋啊,这世上的事情,最忌讳的就是个十全十美,你看那天上的月亮,一旦圆满了,马上就要亏厌;树上的果,一旦熟透了,马上就要坠落。凡事总要稍留欠缺,才能持恒。”老人望着窗外的远山慨叹,“这两人的姻缘也是如此,周家看着是权财兼备的良配,而李家那小只是个河上的艄公。谁配不上谁也不过是爱得不够深罢了,意期这孩,往后会有出息,你若喜欢便听姥姥一句,握住了,往日才没了遗憾……”

    ***

    几天后,这小山村又迎来了一位西装革履的城里人。

    “小姐,请问你知道黎秋她姥姥家是哪一户吗?”问话的男人温尔雅,嗓音清亮悦耳,这被问话的姑娘早就羞红了脸,指着不远处的一进院落:“那……那里。”

    男人冲她感激地笑笑:“谢谢。”

    那姑娘只觉得如沐春风,连忙摆手想说不用谢的,可转眼那男人已经大步离开了……

    男人还没进门,就看见小姑娘蹲着身,手里拿着一把谷粒在那儿喂小鸡仔儿呢,“黎秋。”

    女孩听见这熟悉的声音,难以置信地回过头,见周泽宇活生生地站在院门口,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他怎么寻到这儿来了?本以为他对自己没用多少心,现下看来怕是有些棘手了。

    黎秋将手里的谷粒洒尽,几只鸡仔儿叽叽喳喳地凑上来啄食。女孩儿也顾不得看它们笨拙有趣的吃相,连忙迎过去,“周二少爷,你怎么来了?”

    周泽宇无奈地笑笑:“怎么还叫我周二少爷,也太生分了。我不是说过了吗,你唤我名字就好……”而后朝她走近了几步,“这回我来,一是看看你过得好不好……”

    黎秋不自在地把散出来的青丝拢了拢,“我很好。leduwo.com”

    “那便好……”周泽宇满意地点点头,看着女孩红润的面色,也知道她过得不错,“这二来嘛……我是来接你回去的。”

    黎秋闻言皱眉,脸色不佳地看着眼前满心期许写在脸上的男人:“接我回去?为什么是你来接我回去?况且我母亲也没有和我提过这事,”女孩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