犇命牛 作品

第五十八章 事故处理

    可是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呢?难道他们已经准备要对付自己了吗?自己到底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被对方发现了问题呢?

    这些个问题萦绕在脑海里,让种纬一时间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想得他脑袋都要爆炸了,可却依然想不出什么。

    如果对方真的准备出手对付自己了,那就是自己手里掌握的资料被对方发现了。可是那些资料都放在种纬自己的家里,藏在柜子里底下的位置,林萍一般又不翻找自己的东西,谁会发现那个东西呢?难道林萍会出卖自己吗?

    不对!还有一个东西自己忽略了,就是王春生的那封信!种纬忽然想了想来,自己把王春生的那封遗书放到了办公室的抽屉里。虽然抽屉日常是上锁的,可如果遇上有心人的话,那个锁绝对就是什么都锁不住的。至少种纬就有好几种不破坏锁,就能取出那封信的办法。

    遭了!得赶快回去看看那封信还在不在,如果不在了的话,恐怕自己家的那几本笔记也保不住了。那样的话,自己就剩下随身的硬盘里的内容了。虽然也算是证据,但它的效力和效果明显不如那几本笔记有效力了。

    想到这儿,种纬启动了车子,转头往市区开去。他想回交管局看看,看看那封信还在不在。可是等车子开出了一段儿,另一种想法又萦住了种纬的脑海。如果那封信已经被对方得到了,对方会怎么办?会不会真的像对付何朝阳那样来对付自己?

    很有可能!真的很有可能!不然的话肖妍刚才也不会通过刚才的电话来向自己示警。可是对方会在什么时间朝自己下手呢?要知道,只有千日作贼,没有千日防贼的。自己天天防着那些人,一旦稍有失误自己就完了。

    自己死倒是小事,何朝阳的死,王春生的死,万明军的死,魏万贵的死,甚至还有红山矿的那些事情就永远也不会查清了,那些人将继续作威作福,继续肆意妄为着,自己怎么能让那些人得计?

    一边开着车,一边思考着眼前的这些问题,种纬渐渐的冷静了下来。事情已经发生了,如果自己感觉得不错的话,肖妍的提醒就意味着对方对自己动了杀机。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想什么都是没用的,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境地,自己除了破釜沉舟之外,已经没什么别的办法了。接下来,自己就该小心提防了,他需要在对方的算计中,或者说是谋杀中活下来。只有活下来,他才能想办法把这件事揭出来,把那些高高在上的恶人全都拉下马。

    想到这儿,种纬终于安稳了下来。他开始又变成了当年特警团的优秀战士,准备迎接他的下一场战斗。有的时候,人在面临着最危险的情况的时候,反而会变得更加的集中精力,也更加的冷静高效,种纬就是这样一个人。

    当种纬的车子启动,并且调头向市区开去之后,一辆摩托车从路边的树丛里钻了出来,然后悄悄的跟上了种纬的车子。

    车上的骑手还拨通了电话,向电话那头的人报告道:“老板,他往回走了,应该没发现什么问题。”

    “好,接下来的事情你办吧!别让我再担心了,也别给我找麻烦。”电话那头的老板吩咐摩托车手道。

    “是!”摩托车手恭敬的回答道。

    从港湾俱乐部回市区,大约要开上二十分钟左右的车。种纬的车是没到港湾中心就调头的,因此他用不了二十分钟就能回到市区。

    最近这几年,天海的经济发展态势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只是由于经济发展局势太好了,天海的各种工程数不胜数,搞得天海一年四季都有工程都在施工。工程车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路上跑,弄得市民们都调侃天海已经成了一个大工地。市区还好些,白天是限制工程车通行的,但出了市区以后工程车就不受控制了,所以这个时间种纬开车回市区的时候,便时不时的会遇上一些程车。

    看得出来,这些工程车应该都是同一个工地的。和种纬交会的车一般都是满载,而种纬超过的车则是空载,显然这些车是把一些工程垃圾运离市郊某工地的。

    工程车!在和越来越多的工程车会车之后,种纬脸上已经露出了苦笑。难道这伙人又要在自己身上再复制一出何朝阳的事故吗?他们可真是太胆大包天了。

    有了心理准备,种纬开起车来倒从容了许多。他也想打电话给林萍,或者给自己的父母,交待一下后事什么的。万一自己失了手,也好有人给自己报仇什么的。但真等他拿起电话来之后,种纬犹豫了一会儿却又没拨出去。

    说什么?说王春生的死是个阴谋?说曾有位公安局长是被人谋杀的?自己也即将被谋杀?没法说出口嘛!而且这些话即便说出去,他们也没有半点办法,也一点忙都帮不上,还凭空让他们担心揪心。搞不好他们知道的越多,那些人报复起来也就越凶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