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作品

第 120 部分阅读

    “平家的家臣八百年哇,我真无法想像”

    “听说直到明治初期前,我家代代都当村长,但后来就以投票决定了,所以现在只不过剩下一座空壳子吧可是村里的人来访时,还会因从前的关系而对我们心怀敬意,很奇妙的事吧”

    “你倒说得满不在乎的,现今要找到有佣人的家庭可不是件容易的事,简直像做梦一样”

    做梦一样,我在心中呐喊。(一一一一)与爸蚂和琴美共同生活的日子,的确像做梦一般,可是,双亲死于非命,使我与琴美两人梦一般的日子,一瞬间成为恶梦。我逃避,恶梦却仍纠缠我不放,至少现在还是。

    “心情变差了吗可能我说的话太冒昧了吧”

    “啊┅不,不是的,对了,我刚才被逼急了才说那种话,你不要介意┅”

    “未婚妻的事吗没关系的,而且这样办事便利多了,本来是吓了一跳,可是被揭穿的话就糟糕了”

    “说的也是,不过既然要装的话就继续装下去吧,反正又不打算待多久,在这期间我想就这么蒙混着过比较好。不好意思,你能暂时当我的未婚妻吗当然我没有吃你豆腐的意思,不愿意的话也不要紧,可以吗”

    我的提议,令她脸上显露出复杂的表情,我们4个小时前才刚认识,就算是演戏,要她当我的未婚妻也太不像话了,可是我想不出别的好方法。

    “嗯,可是,我有条件┅”

    她提出的条件,是彼此要称呼对方“俊彦”c“茉莉香”,我当然立即允诺,接着问她是否还有别的条件。

    “没了,就这样,契约成立了,俊彦”

    “喂喂,就只有这个条件吗”

    原本猜想会有不少严苛条件的我,多少有点惊讶,于是再度确认。当别人的未婚妻这种事,能够如此轻率答应吗

    “高木原先生好像是很遵循伦理道德的人,不会要求我一起入浴或者一起睡觉这类的事吧那么,赶快来决定婚约的详细内容吧”

    “是c是啊,照你刚才说的话,我们要在三个月以后结婚对吧另外还有什么需要确认的地方吗”

    “嗯┅例如一开始时怎么认识的,还有求婚时所说的话等等。”

    茉莉香边说边开始构想假婚约的细节部份,我不禁对她产生好感,一方面兴致勃勃地观察她中等长度的羽毛剪发型c淡紫色衬衫等令人深刻印象的外型。她浑身流露出律动合宜的品味,和因循守旧的发绪岳村,或者高木原家都毫不相衬,可是却又不相斥。她一边竭力表现自己的性格,又一边若无其事地融入周围环境,这是她的特殊之处,也是个性使然吧

    “大概就是这样,喂你有没有在听啊”

    “啊有,有啦┅”

    “什么嘛,那样一直看人家,难道,你在想什么不应该想的事”

    “多管闲事”

    我再望她一眼,她扭了一下身体。均匀的体态,略带害羞地摇摆,脸颊上泛起红晕,涂着淡色口红的唇轻轻颤动。

    “可是,你的视线太认真了,可不可以别叮着我看,喂,俊彦,你这样看的话我会┅我会受不了”

    微微娇嗔的表情,隐约散发出害羞的性感,然后,终于┅

    “啊啊我不行了脚麻了”

    大概是不习惯跪坐,脚部血液无法循环。

    “你不用跪坐没关系啊。”

    “因为,第一次来这里嘛,我会紧张┅”

    “喔,连你都会紧张啊”

    “太过份了我难道那么粗鲁吗”

    茉莉香笑着假装生气,随之,我的神情也缓和下来,不知何时,我们之间已像真正的恋人般气氛融洽。

    这时,通往走廊的纸门哔啦啦地被拉开,出现了一位可爱的少女。一瞬间,我双眼发直,可是仔细一看,才发现她是长得酷似妹妹的表妹,名叫神田望。

    “俊彦┅先生好久不见了”

    “啊,才几年不见,你长这么大了啊,我以为认错人了呢”

    为掩饰将她认为是妹妹的尴尬,只好夸她两句,她也害羞起来。

    “俊彦先生感觉上也好像连续剧里面的演员喔”

    “是吗我只是一个没名气的插画家而已”

    “那个┅我可以进去吗”

    我点了头,请她进屋。穿着可爱淡粉红色连身裙的小望,向茉莉香轻轻行礼后,问我她是谁。

    我和茉莉香对看了一眼,她给了我互相配合的确认。

    “她叫茉莉香,是我的未婚妻”

    “我是茉莉香,请多指教”

    茉莉香对她亲切地微笑,小望则羞涩地回礼。

    “我来介绍,她是我的表妹神田望,呃,我记得你15岁,国三吧┅”

    “人家16岁高一已经到合法结婚的年龄了”

    “是吗抱歉抱歉,不过,法律快要修正了,到时结婚年龄也会改变。”

    “现在还可以”

    小望嘟着嘴生闷气,思春期的女孩子想结婚是很平常的,干嘛不高兴呢

    “那么,小望,你找到想结婚的对象了吗”

    “嗳这个┅呃,嗯┅”

    羞得无地自容的少女,说话变得语无伦次。她偷瞄我一眼,害躁的表情十分惹人怜爱,她总让我连想到自己的妹妹。

    “对了,小望,琴美最近怎么样了”

    “琴美好像还好吧我也不太清楚,因为她现在住在别馆┅”

    “别馆为什么果然她的病还是很严重吧”

    我的胸中再度震汤,这时,走廊传来典雅的声音。

    “俊彦少爷,你回来了┅”

    说话的人在走廊上跪下,垂下双眼望向我们。

    这位带着稳重气息┅不c应该说忧郁感觉的女性,是在我的双亲过世后,跟随他们自杀的总管的女儿─高野澄江,小时候她的母亲就因病去世,五年前随着担任高木家总管的父亲一起住到家里来。对我与琴美而言,她不但是幼时玩伴,还像是我们的大姐姐。

    那时她决定就读名古屋的护理学校,当时告诉我们说她要去住校时的情形,我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年幼的琴美哭个不停,紧紧抱住澄江和我,要我们不能离开。与澄江最后一次会面,是在她父亲的葬礼上,父亲自杀的冲击并未击溃她,她说她仍然会继续努力成为一个好护士。

    历经这些事的澄江,现在身穿简单的女佣服装,必恭必敬地跪坐着。

    “我回来了┅”

    “那么,我带您到琴美小姐的住处去”

    “啊,好的┅那,茉莉香┅”

    我一开口,澄江立即说道∶“因为是病人,麻烦请俊彦少爷一个人去”

    “是啊,我在这里等好了”

    “您的房间也准备好了,请您到那里等候┅”

    澄江请小望带领茉莉香,然后要我跟她走出房门。

    长谷川说琴美的病不要紧,如果属实,那么电报是怎么回事呢我在走廊上询问澄江,她歪着头,告诉我她不清楚。也许是我多心吧,总觉得她在隐瞒什么。

    “是吗司机长谷川先生也说他不知道┅”

    “长谷川先生现在是这里的总管┅”

    澄江的表情变得阴沉,也许因为长谷川的升职,是他父亲的自杀间接造成的吧。我不知该做何回应,同时,我对她过度谦卑的用词也感不悦,她从小说话就很庄重,但现在这样子,却给人见外的感觉,听起来只觉得厌烦。记忆中的澄江不会叫我俊彦少爷,而且也能开诚布公地聊天。

    “那个,不要叫我少爷,很别扭耶像以前一样叫我俊彦就好了。”

    “佣人尊敬主人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是您的命令,我一定会遵从,但若以我个人的意见┅”

    命令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吧我不禁困惑。与许久不见的澄江之间,我感觉有些无法理解的鸿沟存在。不过,顽固的个性倒与她过世的父亲一模一样。

    “好吧,我可不想命令你,随便你吧”

    “是,另外,也请你叫我澄江”

    “不行,对我来说你是澄江姐,你又不是奴隶。”

    她默默不语,表情愈显复杂,是不满我说的话吗我感到气氛僵硬,连忙改变话题。“呃,澄江姐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一年前辞去医院的工作,搬回来这里担任佣人的职务,主要负责家事以及照料琴美小姐。”

    “这样啊,琴美的状况如何呢不是说她住在别馆吗”

    “她原本就有病在身,现在时好时坏。目前居住的地方设备完善,病情比较稳定,不过还是必须时时刻刻小心。”

    “原来如此,可是,住得太远也令人担心,万一发生状况的时侯怎么办呢”

    “那里和我的房间有呼叫铃可以相通,而且我每隔四个小时都会去看她一次,您可以安心”

    每隔四小时她彷佛不当一回事,但那是辛苦的劳力工作,而且澄江还必须做家事,也需要有自己的私人时间吧更何况,她付出了自己的睡眠时间。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总之,感谢你所做的一切┅”

    “谢谢,俊彦少爷”

    就这样,我们一路无言的来到琴美住处所在的中庭。

    虽简称中庭,但我家的庭院并非一般的山水庭园,别馆和仓库是当然有的,连森林与小山丘都有,拥有比一般住宅区公园大得多的面积。不论房舍的大小,或庭院的规模,都可说在远离市区的深山中才找得到吧。正如茉莉香所言,现今这种房子找遍日本也很难找到。

    庭院的景致,和我离家时没多大改变,从小我就看惯了,而且是与体弱多病的妹妹游玩的场所。那时,我们兄妹与花草树木c微风c阳光共同嬉戏,和双亲一同过着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

    从那一天,对,就从父母身亡的那天起,我和妹妹,还有这个家,都被封闭在扭曲的时空中,我们变得不安c焦虑c烦躁,被恐慌层层包围与侵蚀。

    那种状况持续了将近一年,那个夏夜,我终于无法忍耐的对琴美下手。尽管未超越最后的防线,但偶然瞥见的镜中的自己,却把我赶入恐怖的深渊,于是,我就此离家出走。

    已经回不来了,以前的幸福日子,再也回不来了。

    已经回不来了,这个家,我再也回不来了。

    “俊彦少爷,我在此失陪,您请进”

    在别馆之前,澄江对我说道。

    “如果有什么事,请按呼叫铃,我立刻就过来”

    我看着澄江身后的别馆,这栋在大小或造型上,都比不上主栋的建筑物,朴素且灰暗,充满了疾病的晦气。据说原本曾祖父是建来当书斋的,但却只留给我隔离小屋的印象;事实上,母亲也在此与病魔奋战了六年以上,当时我很担心母亲,常偷偷的跑到这里来看她,别馆中总传出母亲痛苦的哀号及父亲鼓舞她的说话声。

    不久母亲病好了,回到家中后,我总觉得不对劲,在我心中,多病的母亲和健康的母亲,并不一定是同一个人。很可笑,但我认为差别太大了,难道,我的妈妈有两个人吗我甚至这么想,结果我并未向双亲提及这个疑问,因为我很害怕,害怕妈妈┅幸福┅都失去了┅。

    “俊彦少爷”

    “啊啊┅嗯,我知道了,谢谢”

    看着澄江离开后,为了和妹妹见面,我进入别馆之中。

    当我环顾着母亲也使用过的房间时,一位少女从床上起身。

    那是三年不见的妹妹琴美。

    一见到妹妹,我的背上彷佛有电流急遽流过,体内的温度急速上升,心脏被压迫,脑中几乎烧焦,中枢神经麻,眼前的景色颠簸,身体冒着冷汗,激烈地耳鸣及头痛,喉咙灼烧,唇舌干涸,想润泽也挤不出一滴唾液。我拼了命,绞出一丝嘶孔。

    但实际上我只是嘴唇微微一动,别说声音,连气息都呼不出。尽管如此,少女却诧异地慢慢转向我,无助的神情,即刻转变为惊异而后静止。然后,有如慢动作般,又如冰块融解为水一般,表情渐渐微妙地变化着。

    “哥哥”

    夹杂着无奈,又蕴藏着爆发情感的一句,直击我的脑门。我全身的血液逆流,泪腺解放而蒙胧的视野中,只有琴美的轮廓鲜明地浮现。

    “哥┅哥哥┅哥哥回来了”

    没出息的我,几乎快要晕倒,抽搐着身体,无法依意识行动,只能注视着琴美,凝听她的声音。

    然后,我支持不住身体,就要向前倾倒。几乎同时,琴美飘扬着长发,飞奔进我的怀中。

    “哥哥哥哥”

    泣不成声的琴美,紧紧依偎着我,我也用力环抱她窈窕的身躯。这三年间,琴美的确成长了许多,与我记忆中的模样有若干相异,但腕中的人确实是妹妹琴美,是我最疼爱的妹妹。

    我有如倾吐积郁在胸口的思念一般,轻声呼唤妹妹的名字。

    “琴美┅”

    “是哥哥的声音,是哥哥的气味,真的是哥哥”

    使力紧抱住我的琴美,以全身确认我的存在,甘美的香味刺激着我的鼻腔。从她贴紧的躯体中,灼热的体温,激烈的心跳,如洪水一般流进我的体内,琴美一定也同样感受到我的体温和心跳吧

    在我们之间,除了衬衫和薄薄的浴衣之外什么都没有。发育之中的柔软质感,被我的胸膛压挤成一团。我感觉到顶上小巧坚挺的突起,从那个夏夜以来一直压抑的思潮,化为强烈的晕眩向我袭来。我任由排山倒海的激情冲击,使劲抱住琴美。

    “你回来了,哥,琴美好担心,哥,你到山里去后一直都不回来┅”

    “找到爸和妈了吗你是去找他们的吧”

    “什c什么你在说什么”

    “哥,对不起,琴美的身体不好,不太能到外面去,所以没能陪你去找爸蚂┅”

    她的记忆混乱了吗还是┅我的背后冒起冷汗。

    “怎么了哥你也生病了吗你脸色不大好唷,该不会是琴美把病传染给你了吧”

    “不c不是的,我没事,不要紧”

    “那就好,要是哥也生病了,琴美真不知该怎么办”

    “别担心,你要好好休养,赶快好起来”

    “嗯,琴美会尽快恢复健康,再和哥哥一起┅咳,咳咳”

    妹妹开始咳嗽,没能把话说完,和我一起做什么有点想知道又不愿知道,有点了解又不太了解。我一边想着这些,一边想呼叫澄江,但她看来又没事了。

    与病危比起来,像这种程度从小就是家常便饭。

    “总之,你比我预想的要健康,真是太好了,不过还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我要走了”

    “哥哥,不要再丢下琴美一个人┅”

    走出房间时琴美对我恳求,我只能默默点头。

    妹妹确实并非病危状态,我越来越在意电报的事,假设是有人故意恶作剧,那么是谁呢东京的友人中,没有人知道我的过去,家中的人与村里的邻居,都不可能知道我的住处,既然如此,是谁又为了什么

    也许因为安下心的缘故,我开始对电报的事不着边际地思索。无意间,我发现长谷川挡在我的前方,以地狱使者般的冷酷眼神,俯视着我。

    “你见到琴美小姐没事,已达到目的了”

    毫无昂扬顿挫的声调,他好像想尽快将我赶出去。其实我也压根儿没有长居此处的打算,可是,这男人为何把我当成瘟神司机时代的他,是个沉默寡言的好人,我不在的期间,这里一定发生了些什么事

    “算是吧,静子呢”

    “她出去了,暂时不会回来”

    电报的寄信人是静子叔母,我原本期待能从她那儿找到些蛛丝马迹,可是她却不在就没办法了。

    “总之,晚餐准备好了,请到餐厅去吧”

    煞有介事的态度。我耸了耸肩,再度向大厅走去。

    献给哥哥第二章茉莉香

    来到餐厅后,茉莉香已在那儿等我。

    “俊彦,怎么这么慢”

    “嗯┅有一点事延误了,怎么不进去”

    “因为一个人会不安嘛。刚才小望也问了我一大堆事,我想应该没穿梆┅”

    我有点着急起来,如果茉莉香是假未婚妻的事穿梆了的话,真不知该怎么面对长谷川总之,先进去餐厅再说说。

    二十张榻榻米左右大小的室内,坐着叔父神田康之及两个小孩,晋吾与小望兄妹。澄江往返在厨房与餐厅之间,默默准备晚餐。

    一踏入室内,叔父就先开口。

    “唷,俊彦,真是好久不见,看来过得不错嘛”

    “好久不见了,托您的福,我过得还可以,大家也都很健壮嘛”

    “还好还好,儿子和女儿很健壮,我的小弟弟更健壮,哈哈哈”

    叔父好像很满意自己开的低级玩笑,开始咧嘴大笑。当然,笑得出来的只有他一人,茉莉香甚至明显的露出厌恶的表情。

    “可是,是谁寄电报给我的呢还写说琴美病危”

    “琴美病危开玩笑也该有个限度,我不晓得,有人知道吗晋吾小望”

    神田兄妹异口同声说不知道,大概真的是恶作剧吧

    “是吗不过,寄信人的姓名写着静子叔母的名字┅”

    “她今天不在,晚上不会回来,等她回来你直接问她吧”

    我心中纳闷着,在餐桌旁坐下,茉莉香也坐在我隔壁。

    “那些先不管,听说你今天带着未婚妻凯旋归来是吧这位就是茉莉香小姐吧,真是大美人哪,不错嘛,俊彦你真有两把刷子”

    在我介绍茉莉香,说明近况的时候,叔父也同样笑容满面,偶尔插嘴说个无聊的笑话,一个人自得其乐。和兴高采烈的康之叔父正好相反,餐桌上的气氛越来越尴尬。

    不只中年而已,已经开始进入衰老期的叔父,个性就和他猥亵的肥油容貌如出一辄,我从没见过如他这般能令每个人都不愉快的人。

    “不过啊,你的工作又顺利,而且还找到个美女未婚妻,虽然我不知原因,可是你离家出走还满有代价的嘛”

    哪壶不开提哪壶。看着不吭声的我,小望畏畏缩缩地插话。

    “爸爸,差不多该开饭了啦”

    小望和琴美同年龄,从小两人长得就很像。我离家前还不大的小望,只要学校连休都会来玩。她和琴美不同,总是朝气蓬勃,常常跟我去风景写生,自己也会胡乱涂鸦。

    坐在旁边的晋吾,应该已经蛮大了。和我家相反,神田家好像哥哥比妹妹心思细密,金属框的眼镜与遗传自他母亲的尖下颚,给人神经质的感觉。他一言不发,只用眼角不停瞄着四周,似在思考什么事的样子。

    “爸,吃饭了啦俊兄,不,俊彦先生他们一定也饿了┅”

    “啊,是我不好,歹势啦,开饭吧不要客气,尽量吃吧,喂,澄江,多端一些菜出来”

    澄江做的家常料理极为美味,可是一看到叔父的样子,我和茉莉香就不太大胃口。

    “怎么了澄江做的菜不合口味吗”

    “不,非常好吃”“那就多吃点吧,反正,今天晚上你要好好享受一番吧”

    享受什么我一出口就后悔了,提出问题无外乎火上加油,这是很容易想像得到的。不用说,叔父露出满面下流的笑容,开始喋喋不休。

    “在这荒郊僻野中说到享受,当然只有一件事,不用说也知道是打炮吧喔,这句话是从哪学来的呢最近年轻人说的名词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叔父”

    “害什么羞啊你们有婚约在身,做这种事是正常的啊,对吧茉莉香”

    茉莉香不理他,他居然问出更难堪的问题。

    “对了,你们平常喜欢用什么体位办事”

    “在晋吾和小望面前说这种事,不会不好意思吗对茉莉香也很失礼吧”

    “你想说我性骚扰吗我家这两个孩子你可以不必担心,他们都已经不是小孩了,况且现在都市里的年轻人,不都流行什么援助交际吗早就进入自由性爱的时代了;茉莉香在认识俊彦之前,和几个男人睡过呢”

    叔父依旧淫猥地笑着,一副挑衅的态度。我的拳头在餐桌下不觉中握紧,这时茉莉香的手盖了上来。

    “我┅三个人,和三个男人睡过,我本来就没打算隐瞒,所以你对我有什么看法那是你的自由。”

    她这番逼不得已的发言,让我为之一惊,浑身僵直。

    “哇哈哈真是个诚实的好女孩,太棒了太棒了。俊彦,这种女人你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别说三个月后,我现在就举杯祝福你们”

    叔父愉快地咧嘴大笑。看到他的笑脸我就起鸡皮疙瘩,浑身不快。老实说,我恨不得立刻就飞奔出这屋内;既然确认了妹妹没事,加上考虑到伪称茉莉香是未婚妻这件事,再待下去也没用;而且,叔父下流无耻的言语,更叫我无法忍耐,我甚至认真考虑是否干脆带茉莉香走路到邻村,但我之所以没这么做;是因为她对叔父毅然采取了对抗的姿势,我既然让她淌了这趟浑水,就有义务照料她。至少在明天早上一起离开之前,我绝对会彻底保护她。

    澄江所做的美味料理,很可惜的被迫吃来索然无味,终于晚饭的时间告一段落了。

    “俊彦,这里是你的家,你爱待多久就待多久,今晚就伸长你的大棒子,狠狠地把茉莉香搞得欲仙欲死吧,哈哈哈”

    叔父最后不忘再开个下流的玩笑,走出了餐厅。紧接着,神田兄妹也由椅子上站起,小望看着我,似乎有话想说。

    “呃,俊彦先生,那个┅下c下次请再教我画画┅”

    “啊,当然好”

    “哇,谢谢”

    愉快地微笑的小望身旁,绷着脸的晋吾小声开口。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