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作品

第 89 部分阅读

    碌乃齑鹩Γ珂滦闹衅母行牢俊h缃瘢t蝗盟p牡模褪一率乘柚兜耐炼沽恕br

    获悉淑媛和董事长奸情的土豆,肆无忌惮的要求淑媛,满足他旺盛而变态的情欲。(一一一一) 尤其甚者,当他知道淑媛已不再和董事长幽会后,更变本加厉的,索取了小套房的钥匙。他性致一来,就自行至套房内等待,并猛打电话催促淑媛,俨然一副喧宾夺主的架式。

    淑媛对于这心思细密,身体粗壮,充满侵略性的邪恶男孩,越来越感惧怕。

    土豆不但占有她的身体,还想更进一步的占据她的心。每次一见面,他总是要求淑媛,像情侣一般的和他亲吻,淑媛拒绝,他就以暴力强吻。

    他也利用淑媛濒临高潮,精神恍惚之际,提出一些尖锐的问题,以刺探淑媛内心的秘密。像有一次他就故意问淑媛,自己的床上功夫是不是不如小钢。淑媛虽掩饰得当,未露马脚;但对他这种超乎年龄的深沉邪恶,却也感到不寒而栗。

    土豆自从尝到淑媛成熟美妙的滋味后,无可自拔的便陷溺于肉欲的漩涡中。

    淑媛的美足c玉腿c丰乳┅┅在在均激发起他强烈的欲念,他随时随地都想着淑媛,想要搂着她疯狂的作爱。

    但淑媛要上班,他要上学,实际上能利用的时间并不很多。因此每次碰面,他总是疯了似的猛作;淑媛被他弄得欲仙欲死,婉转娇啼,他也就更加的兴奋得意。今晚约好了见面,但左等右等,淑媛就是没来。仅着内裤的土豆,等得焦躁不安,他正待打电话催促,淑媛匆匆的开门走了进来。

    情急的土豆迎上前去便动手动脚,淑媛不高兴的道∶“你总要让我坐下来,先休息一下吧”。土豆充耳不闻,他将淑媛推到沙发上坐着,三把两把,就将淑媛的鞋子c裤袜c内裤全给剥了下来。淑媛气得伸腿踹他,他顺手一捞,握住淑媛的脚,放在嘴边,便舔了起来。

    在鞋里了一天的脚,混杂着皮革与脚汗的味道,土豆特别的喜好。他边嗅边舔,仔细异常,就连脚趾缝也不放过。不一会功夫,淑媛那原本就细致嫩白的双脚在口水的清洁滋润下,就更显得光滑润泽。此时淑媛将脚一抽,揶揄的道∶“怎么样过瘾了吧你先休息一下,我有事跟你讲。”

    土豆伸出舌头,喳了喳嘴,一副回味无穷的模样。他惫懒的道∶“有事你就说嘛;你边说,我边舔,等你说完,我也把你的小骚给舔干净了。”话说完,他两手一分,拨开淑媛的大腿,把脸往前一凑,便起劲的舔吮淑媛的屄。淑媛气得脸色铁青,但也无可奈何;过了会,她哼哼唧唧紧抱着土豆的头,看样子,土豆想不舔,还不行呢

    土豆逞足了口舌之欲后,站起来扯下内裤;他扛起淑媛的大腿,身体向前一趴,直接就捅进了淑媛体内。被舔得全身趐软的淑媛,“噢”的一声,双手环抱着土豆,俩人在沙发上就弄了起来。

    犹穿着银行制服的淑媛,在土豆眼中,有着一股特殊的异样风情。这几乎已成了固定的模式,淑媛虽厌恶惧怕土豆,但在他粗犷又略带暴力的侵袭下,敏感的身体很快的就起了反应。她内心虽极不愿继续和土豆发生关系,但生理上的自然反应,又非她所能控制。何况土豆握有她的把柄,她也怕土豆翻脸,因而摧毁了自己幸福的家庭。

    矛盾的心理,反而激发强烈的欲情,淑媛每次和土豆在一起,几乎都是以冷漠始,以激情终。

    在过程中,她总可获致无数次的高潮;这也让土豆产生一种错觉,认为淑媛是离不开他的;只有他,才可以带给淑媛,欲仙欲死的销魂滋味。

    土豆心有不甘的道∶“┅┅你说老师回来后,要断绝我们的关系老师都五十多了,他能满足你吗你真的舍得我这一根吗”他一边说,一边炫耀的将粗大的阳具凑近淑媛的面颊。

    淑媛气极,但仍委婉的道∶“话不是这么说,老师是我先生,我本来就不应该对不起他;何况如果被发现了,因而破坏了我的家庭,你难道愿意这样”

    土豆拿起淑媛的白色三角裤放置鼻端嗅了嗅,阴沉的道∶“嗯味道不错,这小裤裤我带回去作记念。要不要分手,到时候再说啦”。淑媛又急又气,呐呐的道∶“你┅┅你到底想怎样”土豆粗鲁的摸了淑媛屄一把,猥亵的道∶“我想怎样你这里最清楚了”

    老天特别眷顾淑媛,替她除去了心头大患。土豆当天回家途中,骑机车出了车祸,当场就结束了他年轻的生命。

    淑媛第二天看报纸才知道这件事情,报上轻描淡写的报导了这起交通事故,但重点却放在死者口袋中的女用内裤∶“┅┅该内裤脱下应不满三小时,且沾有分泌物,唯与死亡原因无关,已发交家属领回┅┅”

    淑媛看了这则新闻,真是百感交集如释重负,自己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后来听小钢说,土豆的家属经过一番争执,最后将那条内裤当陪葬物,和土豆一块火化了。淑媛听了,心中五味杂陈,心想∶“这还真是别出心裁的创举呢”

    德光见淑媛娇美更胜往昔,小钢虎臂熊腰已经像个大人,心中真有说不出的欢喜。三人回家途中,像是有说不完的话,一路上叽叽喳喳,颇不寂寞。时差带来不适,德光到了家,精神松弛下,便倒头大睡。待得醒来,已是午夜时分;他悄悄起身至浴室沐浴,浴毕出来,只见淑媛蜷曲而卧,胴体尽裸,真是说不出的性感诱人。

    仅着白色三角裤的淑媛,搂抱着棉被,臀部及整个大腿都裸露在外;窄小的三角裤紧绷在浑圆的屁股上,衬托的那两团嫩肉更显迷人。那圆润丰盈的美腿,柔细嫩白,曲线优美┅┅德光看得欲火熊熊,那蓄积了一年的水库,迫不及待的需要宣泄他悄悄的趴伏在床边,将脸孔贴近淑媛的腿裆,隔着内裤就舔了起来。

    睡梦中的淑媛“嗯”的一声,翻转身躯,醒了过来;她见德光一副欲情难耐的模样,便主动的褪下内裤,将下体凑向德光。德光胡乱的舔了两下,便匆匆的提枪上阵;他憋得久了,泄的也快,没抽个几下,已是水库泄洪,一榻糊涂。

    德光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他呐呐的道∶“唉太久没亲热了,你又这么性感,我实在忍不住┅┅”

    才刚被挑起兴趣的淑媛,虽说骚痒难耐,但老公刚回来,也不好埋怨,于是柔声道∶“你太累了,等时差调过来,就不一样了。”两人到浴室清洗一番,复行就寝。

    欲情不满的淑媛,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一旁的德光也不安分的蠢动了起来。

    德光再次进入,淑媛生怕他又半途而废,因此卖力的挺耸,想早一步到达高潮。

    德光只觉娇妻的下体,就像榨汁机一般不断的吸吮挤压,他一阵哆嗦,又已先行溃败。濒临高潮的淑媛,难过的几乎哭了出来,她气的转过身,不再理会德光。

    一会,德光又趴到她身上歪缠,淑媛真想一脚将他踹下床去;但德光动作迅速,先一步已捅了进来,淑媛只得搂着他,虚应故事。可是这一回感觉却大不相同,德光的家伙突然变得又粗又长,抽动起来也是强劲有力,次次到底。愉悦的滋味来临,她禁不住风骚的哼出声来。

    到了紧要关头,她扭腰摆臀,疯狂挺耸,德光居然坚挺未泄,并继续强劲的抽动。她彻底的舒服了,方才累积的郁结,也一扫而空。她诧异的开灯察看,德光那判若两人的肉棒,结果却大吃一惊。只见德光腰上套着一根,硬梆梆的假阳具,而他自己的那根真货,却软趴趴的垂在那儿。

    淑媛好奇的伸手触摸假阳具,只觉它硬中带软,韧性十足,简直比真的还要好用。她娇媚的道∶“你刚才就是用这个骗我”德光尴尬的道∶“我是看你难过,所以才拿出来用的。怎么样还不错吧我带了好几种不同尺寸c类型的回来┅┅”

    德光边说边从包包里捧出七c八根形形色色的各类型阳具;淑媛看得眼花撩乱,却也不禁春心荡漾。她拿起一根带有颗粒的黑人阳具,羞赧的对德光说道∶“待会┅┅我们试试这一根,好不好┅┅”

    乱后记∶

    乱之系列,并不仅限于母子乱伦的关系,而是泛指现代社会,男女关系之复杂。21世纪是个变迁快速的时代,男女关系,亦产生本质上的变化。传统男大女小,男强女弱,女子守贞等观念,彻底的被颠覆。年龄c地位c财富c身份,已不再是男女欢好的重要指标,女性性意识的觉醒,更增加了许多,我们认为不可能发生的组合。

    文中的淑媛,是现代职业妇女的缩影,她给人的印像是∶端庄娴雅,雍容华贵,但掀开她外在的包装,她一样是有血c有肉c有情c有欲的。另一女角蔡美丽,在淫荡的外表下,亦有善良的本性;只是在现实生活压力下,她必须作出自我的选择。在我们周遭,有许多淑媛c蔡美丽,只不过我们不认识她们。

    乱之系列,如纯以色文的角度来看,应该还算可以,但如进一步,以探讨现代男女关系的观点而言,那就差得远了。好的作品在达到娱乐效果之馀,也必须要能发人省思,色文也不应该例外。我的功力不够,当初也没想到这点,因此在本文中,表现的相当肤浅。

    以长远的眼光而言,写色文的朋友们不需妄自菲薄,也应该在文字c修辞c论理上下功夫。因为有一天,情色文学终究也会如武侠小说一般,跃上台面。

    届时如满篇都是污言秽语,男的都是变态色狼c女的都是淫娃荡妇,毫无道理就胡搞一通,莫名其妙就唉唉直叫;那又如何能传之久远,而在文坛博得一席之地呢拉杂闲扯,谨与有心创作色文的朋友们,共勉之

    ,

    聋哑姐妹花

    聋哑姐妹花

    哑巴,是个不能说话不能听话的残障同胞。他们生活上的缺陷,使他们无法领略到听觉上的享受,更无法以言语来表达他们所想的,所要说的话,惟有以变化无穷的手语,来表达他们的思想他们的言语。

    机缘凑巧,在我四处飘泊,四处流浪的途中,在回高雄的途中,我认识了一位女哑巴,我虽然认识了她,可是却不容易沟通,我又不懂手语,只好拿笔和纸,慢慢的写c慢慢的聊,到最后终于聊出一点眉目,原来她也是高雄人,于是我告诉了她,我回高雄的自的,哑女写字告诉我。

    “如果你不嫌弃寒舍的话,不妨到寒舍小住几天。”

    “方便吗我是男的,你是女的,孤男寡女相处一室,旁人会说闲话。”

    “不是孤男寡女,我还有一个妹妹,家里有两个房间,没关系。”

    “好吧不过我先声明,我只住几天。”

    “随便你要住几天,你要走,我也不会留你。”

    “到高雄,你就带路吧”

    车行很快地到高雄,一下车她立刻领我到自强路一段她所居住的地方,那是一栋四层楼房式的公寓住宅,她住在叁楼,是一间约莫卅五枰左右的房子,里面陈设的装璜,并不是挺豪华气派,但是却秀致适中,干净整洁,不落俗套,可以看得出来,这些摆设是经过一番设计和布置的。

    “不好意思,房间不太好,你随便坐,不要客气。”

    “那里,很好,整理的非常乾。”

    “你坐一会儿,我去弄个吃的,想吃什么”

    “有现成的东西,就弄现成的,不用太麻烦,需要我帮忙吗”

    “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会找你的,你坐着休息好了。”

    望着哑女在厨房忙进忙出,不一会已弄好了叁菜一汤,唉我心里想,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结婚了,我的太太会不会像她一样体贴我,关心我呢,我将来是不是和现在一样四处飘泊,四处流浪呢

    哦,她在叫我吃饭了,望着菜肴,我不由的多看哑女一眼,好手艺,真的是色香味俱全,这一顿饭吃得我几乎快撑死了,饭后,略做整理,哑女带我到了她的房间,并为我脱下袜子,问我要不要去冲个凉c洗个澡,等会好睡觉,我想想也好,天气这热,冲个凉,会比较舒服一点,于是我走进浴室,拿起莲蓬头,简简单单冲洗完毕,出来之后我告诉她。

    “我想睡个觉,你这里方便吗”

    “可以,我不会吵你,你慢慢的睡吧。”

    棉被一拉,闭上眼睛,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睡到一半,朦胧中,我感觉似乎有人在摸我的脸,摸我的胸膛,摸得我痒痒的,张开眼睛,原来是她,她也躺在我的旁边,感觉上她身上没有穿衣服。果然我用一摸,真的没穿衣服,我想说话,可是她又听不见算了,此时真的是无声胜有声。

    哑女两眼一眨也不眨看着我,似乎想把我的心事看穿,我笑一笑,拍拍她的肩膀,拍拍她的脸,耸耸肩,装出没什么事,无所谓的样子,哑女此时却趁势倒入我的怀里,手还在我面前比东比西,比的我眼花撩乱,一头雾水,搞不清楚,她到底是什干意思。

    最后,她比了一个右手食指穿过右拳,来回的伸入,哦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她是想和我打炮,我懂了,这就是为什么要带我回她家的用意,原来她也是要和我做那种男人和女人的事为什么会如此呢我心里不禁想道

    “反正我也不亏什么,顶多住个几天就走了。”

    想着想着,冷不防哑女的嘴突然印上了我的嘴,丁香暗渡,我和她真的是亲的啧啧有声,她的胴体磨擦着我的身体,燎起阵阵的原始本能。

    我的大鸡巴也在这个时候,胀了起来,我的双手更是不闲,一只手爱抚着她的乳房,拨弄着她的高起的乳头,另一只则一边细数她的阴毛,一边又扣弄着女人最敏感的部位阴蒂。

    哑女的经验似乎也不差,用手做成管状,上下套弄着我的大鸡巴,我还是速战速决吧,于是我比了个手势,要她躺下,比了个好半天,她似乎弄不楚该用什么姿势,干脆我一把推倒她,提着大鸡巴,毫不留情直入她的屄。

    肏呀c干呀,我要弄死入死这个不会说话的浪女人,干死她,哑女被我干的很爽的样子,不停的猛摇头,双手紧紧地抱着我的屁股,臀部更不停地上下摇摆,入的我舒服透了,哑女也不知在叫什么,只听得

    “哦呀哦呀哦呀。”

    我也不管哑女听不听得懂我舒服时呻吟的叫声,舒服自然就会叫出来。

    “哦小浪货哦你真骚哦呀哦呀。”

    “我肏死你这个小屄,我要肏死你,好哑巴哦哦我快了啊我了。”

    从开始入屄到我精,整个过程是狠c猛c快,可是只有短短的六分钟,这次的肏屄,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快的一次,哑女一直是那么的善解人意,体贴入微,拿了卫生纸,将我软软的巴,上上下下,前前后后,从头至尾擦了个干净,又再比手语,我还是不懂,最后还是让她自己来吧,只见哑女扶住我软绵绵的鸡巴,一含了下去。

    哇她嘴上的功夫,可是高人一等,吸c吮c咬c含c套。样样都来,弄得我的鸡巴又恢复生机,也因为哑女口的润滑,我的大鸡巴一跳一跳的,在她的小嘴里蹦蹦跳跳,使得哑女的脸上露出一股钦佩又赞美的表情。

    她也不管我的反应,站起来一屁股就往我的大鸡巴上坐,滋哦。

    “呀哦呀哦呀哦。”

    “你真浪,好吧我给你玩哦。”

    “哦呀哦呀哦。”

    她拿起我的手,要我抓她的乳房,为了满足她,我当然是很大力的抓。

    “呀呀哦嗯呀。”

    “好美你的屄好棒你真会玩哦”

    “啊呀哦呀叮。”

    “你快了吧哼对赶快动大力的转。”

    哑女在一阵高速的运转之下,了,哈哈她了,软软的趴下来,不住的喘气。

    这下该我再次上场了,我该用什么姿势呢对用侧交的方式,于是我帮哑女摆好姿势,大鸡巴斜斜直直剌入哑女的浪屄里,〃双手提着她的右脚,我不知道我这到底是什么姿势,半跪不跪的,所幸大鸡巴抽送不必费很大的力气,在这个时候,在我的第六感里,天似乎快黑了,咦,门口突然有一声轻响,我想我大概知道是谁,我也不问哑女,她那个时侯怎么回答我,她只有享受挨肏的乐趣,接受大鸡巴摧残。

    “呀哦呀哼。”

    “小浪屄你的屄夹累我的鸡巴,好舒服呀哦哦。”

    “呀呀哼嗯啊。”

    我知道时间不能拖太久,天已黑了,于是我提起神威,狠狠的干,狠狠的肏,一下又一下根根入底,哑女突然以手抓住我臂膀。

    “啊呀啊呀。”

    “好屄美死我了啊啊美死我了啊。”

    我和哑女同时双双身,我也不理哑女等一下还要干什么,但我猜想那一定是上的事,我先好好的休息睡一觉再说,念毕,我倒头就睡,心中也盘算着,今晚该如何去引诱另一个哑女。

    当我昏沉沉的醒来,哑女和她妹姝,已分别坐在我床边,哑女递上纸条。

    “起床,我们一块去吃饭。”

    我望旁边的小哑女,约莫十七c十八左右,长得甜甜的,原来她就是傍时分的偷窥者,好极了好极了,晚上大家一起来,看我不肏死你们两姐妹才怪。

    因为补充睡觉后,我的体力各方面都显得相当的充沛。

    小哑女滋牙裂嘴的对我笑一笑,接着跟哑女又比手划脚的不知谈什么。哑女似乎有心讨好我,又是炖鸡,又是猪肝,给我好好的补一补,好让我晚上大开杀戒,狠狠的入她们姐妹两,让她们姐妹两知道我的厉害,哈

    哈心想着嘴上不知不觉中露出了笑意,是那得意的笑容。

    “哈哈一箭双雕。”

    “这辈子活了这么久从来想都没想过,会同时和两个女人做爱,乐歪我了。”

    用完了饭,哑女姐妹两便请我去客厅休息,又泡了杯咖啡,哈好骚屄,大概是晚上不想让我睡觉,存心设计我,和我豁上了不管了,刚吃饱先消化消化,有了战备存粮才可以持久不败,才不会犯兵家大忌,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等待着她们姐妹两的来临。

    俗语说“等久了就是你的。”,终于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鞋子一放,衣服一脱,一头钻进了棉被里,我搞不清楚,她是怎么同事,既然她们策略是一个一个来,那我也一个个杀,杀得她们臣服于我的大鸡巴。

    我也走到床边,并掀开棉被,欣赏那诱人的胴体,只看到小女孩全身精光,眼睛闭着,我的手一摸到她的身体,她有如触电的抖了起来,呼吸急促,如同等待着什么似的。

    我慢慢的游走,周游天下,我低下头去,轻轻咬着她的乳头,少女的胴体,的确不同于成熟的女人,有弹性,有一股少女的幽香,另一边则扣弄着她那只长有几根毛的屄。

    我用手指先进去探路,只进去一点点便被阻挡,哈,是个原装货还没有被开过封条,心中不禁乐道。

    “这可是千载难逢,好极了,好极了。”

    我连忙迅速地脱掉衣服,鸡巴早在那待命而发,再略一扣弄她的小屄,淫水已有如黄河泛滥般的流湿了床单,此时不上更待何时,于是我将大鸡巴头慢慢肏进了去,我心又想。

    “她早痛晚痛还是要痛,硬上再看情形。”

    我一挺腰,一送力,大鸡巴便进了一半多,我立刻感觉到那种鸡巴被夹紧的滋味,但是她呢

    “啊啊啊”

    小哑女双手猛推我的身体,眼角也淌下几滴泪水,看到这种情形,我立刻停止动作,并吻她的嘴,直到她用手比叫我才又将残馀露在外面一截的大鸡巴完全肏入,可是我又马上停下来关看她的动静。

    一看她不再推我,我又开始进行我的工作,继续抽肏,力量不敢太大,只是轻出浅入,让她适应这根大鸡巴,如此的抽肏,大概已经有二百下左右,小哑女开始叫了,她的叫声几乎跟她姐姐一模一样。

    “呀呀哦呀哦”

    突然,她姐姐进来了,赤裸上身,我们才刚刚开始进入状况,她就前来助阵,只见她走到小哑女身旁,轻扣着妹妹的乳头,以增加她妹妹的快感和淫兴。

    “呀呀哦呀哦”

    我依然不管她们听不听得到我的叫声,继续我的惨叫。

    “哦你妹妹的屄真紧哦好小屄大声的叫扭动你的屁股哦。”

    一阵阵,一股股的熟浪立刻侵袭着我的大鸡巴,小哑女了,我抽出大鸡巴,大鸡巴整根红红的,又带着如液体般的精水,大哑女一看,飞忙的立刻把我的大鸡巴擦拭干净,并用嘴舔我的蛋蛋,我的鸡巴头,乃至送进她的嘴里。

    姐妹轮番上阵,姜是老的辣,大哑女深得个中滋味,懂得如何做好安排前奏曲,此时,我不能再存有怜香惜玉之心,能摆平她们姐妹两,我想唯一的方法,就是让她们多几次身子。

    于是我立刻推倒大哑女,大鸡巴驾轻就熟的滋一声进去了,我要给她来狠的,小哑女似乎知道我的心思,低头去吸吮着大哑女的乳头,哈,这个厉害,叁路进兵,非弄得你丢盔弃甲。

    “呀嗯嗯哦啊。”

    “小浪屄美吗大鸡巴干的你可舒服”

    “呀呀嗯哼哼呀。”

    “哦小骚屄我会干死你哦哦。”

    “呀嗯哼哼嗯。”

    我的大鸡巴对大哑女的小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