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 作品

第二百六十九章 此生非你不娶

    身后传来了司凌少寒的拒绝声,声音中没有平日里的高冷,似乎还带着一丝的乞求,“这段时间的确发生了很多事情,一时无法和你说个清清楚楚。 ”

    “你明明是担心我的,那就留下来,以后有时间我一定会把事情都告诉你!”

    林姗停下了脚下的动作,连头都没回。

    她知道司凌少寒是真真正正的中了枪,也明白司凌少寒被抢救整整三个小时是一个事实;她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司凌少寒在手术后就醒了过来,合着约翰文演出这么一场戏。

    的确很生气,可是内心里的那种叫做亏欠的东西居然在她的心里泛滥。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亏欠司凌少寒,为什么要把肖婉儿的罪孽揽在自己的身上。

    以至于她看到司凌少寒醒过来时,为这样一种欺骗而怒气腾腾。事实上,她心里却没有因为司凌少寒这一个玩笑而生气。

    因为,至少司凌少寒并没有变成植物人。

    “不用了。”背对着床上的司凌少寒,林姗摇了摇头,“我确实担心你。但我担心你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你在关键时刻帮我挡了一枪而已。”

    仅此而已!

    林姗在心里默默的念着,似乎这样就能够把自己内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压制下去。

    身后的司凌少寒,因为身上枪伤的原因动作也不能过大。当他听到林姗口是心非的话时,他忍不住的怒吼出声,“难道真的只有我成了植物人,你才会用最真实的自己面对我吗?!”

    他心里是生气的,因为林姗的一句话,可更多的还是在气自己。

    若不是自己这段时间来做了太多伤害林姗的事情,以至于林姗把真实的想法都掩藏在心底。如今又何须用这样一个办法使林姗表明心迹呢。

    可是他却忘记了,林姗的性子向来都不由地自己拿捏,尤其是这种特殊时期。

    他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利用林姗是杀母仇人女儿这样的“真相”把林姗留下来,可是司凌少寒也很明白,若真的这般,等到事情败露的那一天,他和林姗真的会分道扬镳。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而他,不希望自己和林姗之间再一次出现这样的事情。可是,若不这样自己该用什么样的办法来留下林姗?

    背对的林姗因为司凌少寒怒吼的话全身都哆嗦了一下,想到这一天一夜来司凌少寒好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床上,她的心就忍不住的揪痛。

    “司凌少爷说笑了,您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变成植物人呢。”

    不知道该用什么话回答司凌少寒的一句话,林姗只能勉强扯起笑容,背对着司凌少寒有些匆忙的开口道,“司凌少爷若没有其他的事情,那我先走了。”

    说完,她作势离开却在她手刚摸到病房门们把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紧接着传出了司凌少寒痛苦的抽气声。

    没有多想,林姗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司凌少寒出事了!

    瞬间回过头来。

    当她看到从病床上掉落在地上的司凌少寒时,眸孔缩紧。她惊呼出声箭步走到了司凌少寒的身边,试图把司凌少寒扶起来时却被司凌少寒一个动作压在了身下。

    “你又骗我!”

    看着司凌少寒的嘴角处扬起了一抹得逞的笑容,林姗生气而用力的想要推开司凌少寒。当她的手触碰到司凌少寒的胸膛时,却是发现有些黏糊糊的液体沁透了他的衣衫。

    伤口裂开了!

    “约翰……”顾不上其他,林姗仰起头就往病房外准备呼喊着约翰文,却是被司凌少寒一个深吻堵住了她的话语。

    瞪大一双眼睛看着压在身上的司凌少寒,明明伤口裂开脸上苍白,饶是如此他威风依旧。

    “真是不可爱。”一个深吻落下,司凌少寒舔了舔自己的嘴角,似乎有些意犹未尽,“我不喜欢听到从你嘴里喊别的男人名字。”

    像是回到了以前宠溺而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