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 作品

第二百零六章 迟早被逼出精神病

    来人正是司凌少寒。

    他上身穿着一件白衬衫,钻石袖扣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下身是一条藏蓝色西装裤,笔挺的料子,衬得他一双腿格外修长。

    许是觉得夜魅的温度高了,他的袖扣此时向上挽着,衬衫的扣子也解开了两颗。

    那样子既休闲,又不失贵气,看起来闲适得很。

    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公司还有多少事没处理。

    他却忍不住丢下一切,迫不及待的来了夜魅。

    一路飞车,他一直告诉自己,来夜魅只是为了看戏,看他亲手导演的一场戏。

    顺便看看林姗这个女人还能坚持多久。

    或者,今天就妥协了,向他求助也说不定。

    然而,结局却让他大失所望。

    他亲眼看着女人被逼的无路可退,主动送上来等着她求。

    却不想,还没等他走到近前,宫离漠便出现了,还手段凌厉的收拾了残局。

    他根本没想到,苏婉柔竟然这点本事都没有,竟然没能拖住宫离漠。

    原本他还想再看会热闹,让林姗明白,她有多么的不堪一击。

    他忘了,她还有一个宫离漠。

    他的女人,还有另一个男人帮衬,照顾。

    这个认知让司凌少寒格外不爽,表面上却不得不装作云淡风轻的模样。

    如果让他去接戏,估计他的演技会比林玉娆要强上百倍。

    若不是那个女人胸大无脑,今日,林姗根本等不到宫离漠回来,就会乖乖妥协。

    “又见面了,宫少爷。”站在宫离漠面前,司凌少寒的语气风轻云淡,却掩不住浓浓的火药味。

    上次,他踢了宫离漠一脚,就已经做好了和宫家为敌的准备。

    这一次,他又坏了他的好事,他更加不想放过他。

    “嗯!”宫离漠淡淡的应了一句,表情平淡无波。

    他不是傻子,自然看出司凌少寒的来者不善,只是不想搭理他。

    看似没有半点反应,搀着林姗的手,却是紧了那么一些。

    很明显,知晓司凌少寒前来的目的,正是林姗。

    林姗还不知道两人已经因为她争吵一次,甚至还大打出手了。

    感觉到两人之间的气氛充满了火药味,很识趣退后一步,没做声。

    那姿态已经表达的很明显,不想因为自己连累宫离漠,也不想搭理司凌少寒。

    只是,一想到司凌少寒把刚刚的场景都看在了眼里,心底却还是止不住的升起怒意来。

    今天的事情,恐怕也和这个男人脱不了干系吧!

    他定是一直在旁边冷眼看着的。

    看着她小丑一样,被人欺负,刁难,他心里是不是很舒坦?

    心底闪过一抹抽痛,她垂下眼睑,绕过宫离漠,一声不吭迈步就走。

    此情此景,多看一眼那个男人,她都觉得难受。

    可就在与司凌少寒擦肩而过的时候,男人冷冽的声音飘了过来。

    “阿姗,你没发现吗,你那好哥哥林天赐看着你的眼神,就像……视觉强暴!”

    “你说,如果让他知道你的真实长相后,会不会更加疯狂?到时候,为你收拾残局的人又会是谁呢?宫少爷,该不会每次都这么及时吧!”

    似笑非笑的说着,司凌少寒连对林姗的称呼都带着嘲讽。

    他的声音很小,想必是只想说给林姗一人听的。

    很不巧,却被宫离漠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

    他眉头皱起,蓝眸中瞬时涌起一抹暴怒,大手紧握,手背上的青筋都蹦了起来。

    却是咬牙忍着,没做声。

    他了解林姗,她不喜欢别人插手她的事情,哪怕是好心的帮助。

    现在,她能留在夜魅,他已经很满足。

    至于和司凌少寒的较量,放在背后就好,没必要让阿姗承他的情。

    林姗自是不清楚宫离漠的想法,原本怕他因为自己和司凌少寒对上,见他没做声,悬着的心这才放下了。

    心底,则是狠狠的咒骂起司凌少寒来。

    这个卑鄙无耻的男人,他在威胁她,用她的真实面目。

    自己一再退让,躲闪,他还没完了是吗?

    素手紧紧地攥着,任凭尖锐的指甲戳着掌心,林姗牵强的扯出一抹笑,笑得要多嘲弄有多嘲弄。

    “司凌少爷,你的司凌集团要倒闭了吗,让你闲得没事做,跑来刁难我?”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现在这幅模样,不但无聊透顶,而且很讨人厌?和我一个舞娘过不去,这就是你的家教,司凌家当家人的风范?”

    一连串的疑问,她不屑的撇下这句话,转身便向相反的方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