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远方 作品

第九十六章 白莲教在行动

    望着波光粼粼的秦淮河,彭子云沉默了。

    他思考了一会儿,转头看向妻子,正色道:“清音,你是不是害怕了?”

    “害怕?怎么会?”

    刘清音略显夸张的笑容消失,转头看向河岸,语调有些不自然的道。

    “胡濙!”

    “”

    刘清音身子轻颤,胡濙这个名字,已经成为白莲教众的梦魇了。

    事情还要从两年前说起。

    建文六年,为了就近指挥朝鲜征服和东北开拓战事,皇帝朱允炆巡幸北京,至年底战事结束后方才返回京师。

    就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朱允炆的弟弟台王朱允熥和叔叔楚王朱桢起了不该有的心思,闹出了一些事端。

    为此皇帝设立了安全司,胡濙和纪纲分任正副司长。

    纪纲本是个落地秀才,可谓平步青云,一飞冲天,所以干劲十足,杀气冲天;而胡濙则不同,他是两榜进士出身,对这种刺探同僚机密进而希冀上进的差使很是不喜。

    因此胡濙对安全司的事情并不是很上心,凡事都交给纪纲去办,自己根本不愿意出面。

    这种不作为,酿成了后来的惨祸。

    纪纲不自量力,竟然参与到了最高层的博弈当中,指使手下以拘捕为名杀害了魏国公徐达的小儿子徐增寿,这在朝野引起了轩然大波,军方、勋贵、朝臣唯恐洪武年的特务政治再起,所以纷纷主张严惩凶手。

    最后皇帝雷霆震怒,处死了纪纲,免掉了胡濙的司长职务,令其捉捕白莲教众自效。

    这是朱允炆的恶趣味,毕竟胡濙可是另一个时空中是捕捉自己二十年的专使,总该有些能耐吧!

    另外,朱允炆也有些不满,这个胡濙,真是给脸不要脸啊!

    一个“白莲教捉捕大使”的任命,彻底警醒了胡濙,当然,某种程度上,这也符合胡濙的理想,毕竟抓捕白莲教,比刺探同僚、打探小道消息要好上不少,而且这也是他最后的机会了,所以他振奋精神,开始了疯狂捕捉白莲教众的生涯。

    胡濙确实很有能力。

    他首先将事情列出优先级,优先级最高的当然是青州叛乱的“伪帝”田万家和“伪公主”田玉儿等一干人犯,次之是江北白莲教,根据种种迹象,青州叛乱与江北白莲教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据此判断,江北白莲教总坛应该在山东附近;优先级最低的是江南白莲教,那里邻接京畿,暂时闹不出太大花样。

    田氏姐弟称帝逆天,罪不容诛,另外他们本是陕西汉中一带的羌人,相貌、口音等特征非常明显,同时他们对山东一带地形不熟,是最容易抓捕的对象。

    除此之外,优先抓捕田氏姐弟,胡濙还有更深一层的考虑,那就是——拔出萝卜带出泥,只要江北白莲教涉事其中,无论他们是选择保护田氏姐弟还是追杀他们,都要露出蛛丝马迹;如果他们选择袖手旁观,那么更简单了,只要抓住了田氏姐弟,就可以从他们口中得到江北白莲教的消息,所谓殊途同归,结果没有太大的区别。

    在抓捕的过程中,胡濙发现,白莲教选择了追杀,而田氏姐弟则早有准备,青州城破后立刻向北逃窜,因为向西的道路已经被胡濙派人严密封锁,向南是黄河、长江,向东是大海都是绝路,所以她们只能选择向北。

    胡濙之前只是转不过弯来,如今知耻后勇,再加上朝廷巨大的人力物力,其能力立刻就发挥出来了。

    在其指挥下,白莲教的杀手纷纷落网,而田氏姐弟的队伍则逐渐星散,最后只余十余人随其一起逃亡关外。

    到了关外之后,白莲教的杀手逐渐稀少,应该是已经超出其能力之外了。

    但田氏姐弟的困难则才刚刚开始。

    最开始,田氏姐弟以为自己来对了,因为东北人员混杂,女真人、倭人、朝鲜人、、蒙古人、汉人纷纷杂杂,筑路的、经商的、淘金的、挖参的,来来往往,田氏姐弟的口音、相貌立刻隐没在人群中,再也算不上什么问题了。

    只可惜东北实行的是军管。

    当时主持东北的常升、李远一声令下,军队出动,围剿白莲教徒。

    雪上加霜的是,女真人很快也加入了抓捕的大潮。

    原因很简单,因为明军出动过程中,顺手屠了几个疑似窝藏教匪的女真部落,这让女真部落风声鹤唳,不得不排出人手协助搜查,以表清白。

    在三个月的抓捕过程中,东北女真部落怨声载道,苦不堪言,明军的屠杀、勒索、中饱私囊等等行为,客观上促进了之后的女真叛乱。

    最后,在建文八年十一月,田万家、田玉儿两个独苗在通化城外的一个山村被擒,身边没有一个部下,而姐弟二人也形容槁枯、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