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白兄 作品

第一千两百一十七章歹心

    韩珠节很快就将朝官们的动静禀告永昭帝。

    韩珠节身为九公主驸马,又是皇家暗卫副首领,对朝官们的动静可谓一清二楚。

    他不欲参与太子之争,故而启奏的都是暗卫所见所听,并没有在其中添减什么。

    末了,他这样总结道:“皇上,朝官们暗中认为二十一皇子更为合适,尤其是吏部出了叶安世的任命书之后。”

    身为皇家暗卫,他也知道这些朝官真正是属于谁的势力,也知道朝官们是另有打算。

    但,请立废二十一皇子为太子的呼声,的确比十八皇子的要高。

    永昭帝听了沉吟不语,也没有追问什么,就令韩珠节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帝王便召来了吏部尚书崔沅,这样吩咐道:“将叶安世的任命书截回来,考功司郎中一职,朕另有人选。”

    崔沅大吃一惊,忍不住脱口道:“啊……皇上,这、这……”

    他万万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吩咐!

    任命书都已经下了,皇上竟然下令要截回来?!这是怎么回事?

    叶安世不出任考功司郎中,那岂不是他们的心血都白费了?

    永昭帝冷冷看着崔沅,并没有说话。

    崔沅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迅速反应过来,忙不迭弯腰请罪道:“皇上。臣……臣知道了,臣立刻就去办。”

    皇上需要向他交代原因吗?当然不需要!

    皇上既然这么吩咐了,那他这个臣子要做的,就是按照吩咐办事!

    崔沅离开紫宸殿之后,第一时间就将这个消息送去了坤宁宫。

    韦皇后自然震怒异常,任命书都已经下了,皇上竟然还要撤回来?

    叶安世没有返回京兆,没有接任吏部考功司郎中之职。那么,那个最佳时机就不会到来!

    如此,将纯妃及汪印势力一举拔除的机会,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来了。

    她不得不再次唤来了郑训,一是为了商量对策,二也存着刺探郑训底细的意思。

    面对韦皇后的质问,郑训倒是不慌不忙。

    “母后,您不用着急。父皇现在改变主意,定然是有人在其中作梗。但孩儿认为此事关系不大。”

    韦皇后心生不悦:先是说一定要想方设法将叶安世调回京兆,现在又说关系不大,以哪个为准?

    “母后,孩儿之所以想让叶安世回来,就是为了营造纯妃势力庞大、能直接威胁到父皇的假象。但先前孩儿想岔了。”

    “若是动叶安世和叶向愚这两个人的话,想必纯妃和汪印会极力阻止,就像叶安世此事一样。若是动那些纯妃不怎么在意的叶家人呢?”

    郑训说罢,微微笑了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纯妃不怎么在意的叶家人?

    韦皇后皱眉,一时还没能明白郑训所指。

    “母后,叶家除了叶安世和叶向愚,还有叶居谯和叶安泰在朝为官。”郑训提醒道。

    叶居谯和叶安泰……韦皇后眉头还是皱着,心中依然疑惑。

    这两个人她当然知道,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叶安泰走的是五皇子的路子,与纯妃并不亲近。

    叶居谯和叶安泰若有什么事情,对纯妃影响估计不大。

    郑训摇摇头,道:“母后,不管叶居谯叶安泰走的是谁的路子,他们都是叶家人。是纯妃的祖父和大伯,他们出了事情,纯妃能置身事外?”

    郑训能想到叶居谯和叶安泰,自然是得到了蒋新芝的提点。

    见韦皇后不语,郑训继续解释:“母后,我们之所以将叶安世调回京兆,就是为了让纯妃势力如日中天。既然现在事情生变,父皇不愿意让叶安世回来,那么这个事情,由叶家其它人来做也是一样的。”

    韦皇后打量了郑训半响,才道:“说说看吧,你想对那两个人做些什么?”

    她边说着,边拿起了茶杯喝了一口,掩饰心中警惕大作。

    不知从何时起,这个不被她放在眼内的皇子,却有了这么多谋划,针对的还是太子和皇位。

&